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只能智取
    :

    一天后。

    受害者的家属再次聚集在冥王府外,其中混杂着皇宫、公孙府派来的探子。

    “冥王,三日已到,请交出秋明月。”

    冥王府的大门打开,一身红衣的冥王从里面走了出来,声音坚定道:“本王是不会交出秋明月的。”

    冥王的话音一出,众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冥王竟然真的为了那个女人不守信义,不惜毁坏自己在百姓心中的形象!

    冥王府的人也怨恨起来。

    他们怨恨秋明月,是秋明月将冥王置于这样不忠不义的境地的。

    那女人,何德何能?

    那女人,做出那样的事,竟然还理所当然享受王爷的保护!

    “冥王,您怎么能这样?”有人不禁惊呼道。

    冥王居然选择了美人!

    皇帝派来的探子便是一喜,悄悄离开人群,打算回去禀报皇帝,可以出兵攻打冥王府了!

    形势一触即发。

    “本小姐本来就是一个自由人,来去自如,又哪来的冥王交出的说法?”

    冥王厉声道:“明月,回去!”

    秋明月根本不理会姬九玉的话,而是走到了他的身边,看着杀气腾腾的众人。

    “你们不是要见本小姐吗?本小姐来了!你们不是要杀本小姐吗?本小姐就在这里等着你们杀!”

    秋明月的语气张狂至极,神色也是无所畏惧。

    冥王府的侍卫们都愣了一下,这一刻,他们刚刚对秋明月的蔑视和愤怒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竟然意外地觉得两人意外的相配,也只有秋明月这样张狂的女子,能配得上冥王殿下了。

    秋明月转身看向姬九玉:“你走吧,我不想再欠你人情了。”

    杀!

    杀了她!

    那些带着仇恨的人,迅速冲了上去,将秋明月围在其中。

    姬九玉并没有离去,而是坚定地站在秋明月的身边。

    来一个,打一个。

    来两个,打一双!

    轰轰轰!

    几声巨响,地下就倒了一片。

    秋明月和姬九玉联手,根本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一红一白两道身影,站在那里,就像两位永远不会倒去的战神,那般高不可攀,根本没有人能打得过。

    秋明月的眼神倨傲的扫过众人:“还有谁要来找我报仇的?”

    那些人眼里充满仇恨,但是刚刚那骨头摔裂、五脏六腑移位的痛苦记忆犹新,根本没有人敢靠近。

    他们好恨!

    仇人就在面前,为什么他们不能为自己的亲人报仇?

    冥王为什么要不分青红皂白,站在那贱女人的那边?

    从这一刻起,冥王不再是他们的战神了,他们心里的守护神,已经轰然倒塌了。

    踏踏踏!

    整齐的脚步声响起。

    一队穿着黑色铠甲的人涌了进来,姬九玉一眼就认出了这些人。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眼神变得冷凝起来。

    当年,紫云建国之时,开国皇帝就留下一支神秘的军队,这支军队名为虎啸营,里面共有一万人。

    有人死去,就会有新兵入营,所以虎啸营一直保持着一万人这个数目。

    虎啸营里都是精兵猛将,除非谋反这样的大事,虎啸营是不会现身的。

    有一句话叫做,虎啸出,天下平,便足以说明虎啸营的厉害了。

    而现在,皇帝居然调动虎啸营,来对付他这个紫云功臣。

    姬九玉觉得十分可笑。

    “承天之命,皇帝口谕:秋明月放出十大恶人,导致十大恶人为祸百姓,无辜百姓丧命,实乃罪大恶极。姬九玉不仅不将秋明月交出,还千般维护,破坏紫云安定,可谓乱臣贼子,今令虎啸营诛杀!”

    “姬九玉,整个冥王府已经被虎啸营包围了,还不束手就擒!”

    冥王被定性为乱臣贼子。

    若是之前,百姓们肯定会反驳,但是经历刚刚的事,竟是没有一个人开口……

    姬九玉抿着唇站在那里,眼眸暗沉沉的,看不出情绪。

    秋明月却知道,他肯定很难受。

    这是他努力守护的国家,现在皇帝和百姓都要他身败名裂……

    这一万精兵可比刚刚那些乌合之众难对付多了,不能靠蛮力,只能靠脑子……秋明月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脑子里有了主意。

    秋明月道:“冥王并非破坏紫云安定,而不是想滥杀无辜。”

    虎啸营的统领看向秋明月:“你什么意思?”

    秋明月眨了眨眼睛:“我就是无辜的啊。”

    “十大恶人难道不是你放出来的吗?”

    “怎么能说是我放出来的?难道不该是断魂崖的守卫玩忽职守吗?连十大恶人都守不住。毕竟,我就是个弱女子啊。”秋明月满脸无辜道。

    虎啸营的统领被梗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她哪里是弱女子!我们就是被她打成这样的!”那些被秋明月揍得鼻青脸肿的人立即道。

    秋明月轻笑:“那是因为你们太没用了。”

    这……这个女人,嘴巴太毒了!

    “跟面前这位大统领比,我就不是对手了。”秋明月摆出娇弱的样子道。

    那大统领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但是,陛下口谕……”

    “陛下是脑子没转过弯来啊,难道追究的不是守卫的问题吗?冥王就是明白这个道理,知道是这是守卫的错,不惜违背陛下的命令,也不想陛下在千古之后,被留下骂名啊。”

    “还有你们,”秋明月指向自己刚刚揍过的人,“你们忘了冥王是如何守护这天下吗?冥王身上多少伤,都是为了紫云的留下的?现在就因为冥王维护正义,你们居然将冥王定性为乱臣贼子!这该让守护紫云的功臣多么心寒啊?!”

    “你们要报仇,就该找真正的凶手啊,就因为抓不到凶手,就抓人顶罪,这如何让你们死去的亲人瞑目呢?”

    “虎啸营有抓冥王的功夫,早就把罪魁祸首抓到了啊。”

    秋明月一番慷慨陈词,虎啸营和寻仇的人都愣住了。

    秋明月说的……似乎有道理。

    “你们不就是要寻老子吗?老子就在这里!”恰在此时,又是一声大喝。

    所有人都看向声音的来源……

    只见一身形高壮的黑肤汉子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两个大铁锤,大声吼道。

    “那是……”

    “那是十大恶人之首的血手,徒手能撕开一个人!”

    “血手之后的那几个人……”

    “一、二、三……八、九、十!刚好十个!”

    “是十大恶人!十大恶人自己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