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死人复活
    :

    秋明月走了过去。

    巨大的魔兽伸出了爪子,做出一个攻击的姿态……

    草丛里伸出脑袋的小魔兽,都忍不住屏住呼吸。

    这人肯定要被凶悍的魔兽拍成肉饼了!

    这人类是疯了吗?

    有些小魔兽甚至捂住了眼睛,太凶残了,不敢看。

    睁开眼睛的小魔兽却惊得目瞪口呆。

    巨大的魔兽的爪子朝着人类挥去,但是再靠近她的脸的瞬间,生生止住了。

    它巨大的身体像是石化了,完全僵在了那里。

    而那娇小的人类,居然踮起了脚,摸了摸那巨大的魔兽的脑袋。

    要知道,魔兽可是最忌讳人家摸脑袋了。

    就算是它们这样的小家伙,要是有人类敢摸它们的脑袋,它们也会冲上去拼命。

    然而,更震惊的事发生了,那巨大的魔兽居然扑进了人类的怀里,还用脑袋蹭了蹭她,明显是在撒娇。

    “娘亲……娘亲好坏……不要灵犀了……灵犀好难受啊……”灵犀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得一抽一抽的,还打了一个哭嗝。

    秋明月紧紧地抱住怀里的魔兽。

    “娘亲不是不要灵犀了,娘亲其实早就认出灵犀了,但是那个假灵犀很厉害,娘亲将计就计将她制住,然后杀了她。”

    “但是灵犀还是好害怕啊。”

    小龙猫跑进了丛林里,整只兽都是绝望的。它多么渴望娘亲突然冲到它的身边,把它抱进怀里。每次有声音,它都会竖起耳朵。

    一次一次希望,又一次一次失望。

    “娘亲,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找灵犀啊……”灵犀带着哭腔道。

    秋明月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娘亲错了,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抛下灵犀了。”秋明月郑重许诺道。

    巨大的魔兽像是漏气一般变小,变成一只通体白色的小龙猫,被秋明月抱进了怀里。

    寂静的山林里传来一段温馨的对话。

    “娘亲,你怎么处置了那个假冒灵犀的家伙?”

    “我给了她几颗九品灵力丹。”

    “什么?娘亲,你怎么能给它那么好的东西?!”灵犀有些不开心。

    “不过,我在灵力丹上加了一点料,让她肚子打架那种。”

    灵犀忍不住笑出声:“娘亲,你太坏了!还有呢?”

    “我还把脖子上的项链给她了。”

    “什么?!”

    “她把项链戴在脖子上,然后项链变成了绳索,将她捆住了。”

    灵犀笑得打滚:“娘亲,这就叫自作自受。”

    “我狠狠教训了她,那灵犀你原谅娘亲好不好?”

    灵犀的小脸板着:“哼,灵犀再考虑考虑吧。”

    ……

    四个玄鬼境高手,竟然有三个都死在秋明月手里,接下来只剩下一个了。

    “鬼母。”

    阵术士尝试用传音联系鬼母。

    但是很久,鬼母都没有给他回应。

    阵术士的心里产生一个极为可怕的想法——鬼母……会不会也遭遇不测了?

    不会的!

    秋明月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阵术士又叫了两声,鬼母依旧没有回应。

    阵术士有些惊疑不定,最后,他决定耗费巨大的灵力,打开灵眼,来看看鬼母究竟怎么了。

    结果,他一看,就彻底震惊了。

    只见鬼母躺在山洞里,一柄剑从她的背后刺了进去,她的身下除了红色的血,还有……

    阵术士连忙关上了灵眼。

    太惨了,太狼狈了,太恶心了。

    他简直不敢再看第二眼。

    阵术士一屁股坐在地上,心情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秋明月,居然杀了四个玄鬼境的高手。

    “都死了?”一个雄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阵术士回头,看到来人,顿时一喜,他不是一个人,还有夜宗主呢!

    “夜宗主,秋明月杀了四个玄鬼境的高手,这下怎么办!”

    夜宗主一身黑衣长袍,白发白眉,连胡须都是白的。

    夜宗主大声笑了起来:“都死光了,对我们来说才是好事情啊。这样,我们杀了秋明月,功劳才更大,而且没人跟我们抢功劳。”

    “夜宗主,关键问题是秋明月太强大了,我们会不会……”

    夜宗主的脸色一冷:“当然不会!只要你配合本宗主,本宗主会让秋明月插翅难逃!”

    “夜宗主的意思是?”

    夜宗主问道:“你听说过傀儡术吗?”

    “驭兽师的最高境界就是驭人!这是上古秘术,难道夜宗主……?”

    “对,本宗主会傀儡术。施行这种上古秘术的条件极为苛刻,很难实现。但是这一次,可谓天时地利人和。傀儡有了,就是死掉的那四个人。然后在阵法里,你必须保证他们四人不能出阵法,这样,他们就不会在杀死秋明月后,开始反嗜施行秘术的人了。”夜宗主道。

    阵术士隐隐有些激动:“夜宗主,我保证!夜宗主,秋明月杀死他们四人,是用了计谋,而且各个击破。傀儡术能让傀儡的修为放大,面对四个修为提升的玄鬼境高手,秋明月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夜宗主点头,嘴角扯出一丝狠戾的笑。

    秋明月,你的死期来了!

    本宗主这就送你去地下见本宗主的徒儿!

    ……

    秋明月在密林里走着,尝试破阵。

    她对阵法的认知仅限于理论知识,总而言之,就是知之甚少。

    简单的,她能破,稍微复杂点,她就有些迷糊了,更何况,她还有轻微的路盲。

    秋明月四处转着,不由得有些烦躁起来,难道她要一直被困在这阵法里吗?

    “娘亲,有些不对劲……”灵犀拉了拉秋明月的袖子,仰着小脑袋道。

    “刚刚,我和小魔兽们玩得正开心呢,结果,它们一下就跑了。”

    秋明月的眼神也变得凝重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危险气息,这比之前的三拨人加起来,还要可怕。

    风越来越大,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烈,灵犀吓得瑟瑟发抖,紧紧地抱住秋明月的大腿。

    秋明月站在那里,四道影子由远及近,瞬间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鬼啊!”灵犀不由得爆发了一声大吼。

    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正是死去的鬼母等人!

    红衣鬼母、灰衣老者,还有一黑一白的黑白无常,本来早就死去的人,就这样站在他们的面前,更可怕的是,鬼母的心心口处居然还有一柄剑,而且还在流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