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陛下,你成功惹怒本王了
    :

    断魂崖。

    坚硬的玄铁门打开,十个玄鬼境高手从外面走了进来,要将秋明月和十大恶人押送出去。

    “老大,我被抓进来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从断魂崖出去,怎么你一来,我们就能出去了?”鬼机灵凑到了秋明月的面前,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

    秋明月托腮沉思:“这要去的,估计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血手被揍得跟个球似的,还没消肿,走到秋明月的面前:“老子在这里呆了十几年了,早就待腻了,就算去粪坑,老子也愿意。”

    秋明月瞥了他一眼:“文明用语。”

    秋明月细声细语的,粗壮的汉子却像听到圣旨一样,一下怂了:“是的,老大。只要不呆在这里,我就是去粪坑,也愿意。”

    鬼机灵踹了血手一脚:“你去粪坑,我们才不跟你去粪坑!”然后趁机拍马,“跟着老大,肯定是要去一个牛轰轰的地方啊。”

    血手突然有些委屈。

    以前他做老大的时候,他说什么都是对的,鬼精灵都要把他夸到天上,现在,无论他说什么,鬼精灵都要怼他一顿。

    这种感觉,大概就叫‘失宠’。

    鬼精灵被血手哀怨的眼神盯得打了一个寒战。

    “秋明月,十大恶人,该走了。”

    秋明月走在前面,十大恶人按照秋明月重视的程度前后排着,一起走出了断魂崖。

    那些来押送的高手们面色都十分精彩,这一幕太诡异了,一个娇柔的小姑娘领着十个奇形怪状的恶人……

    当然,谁都没想到十大恶人居然会栽到一个小姑娘手上。

    一行人整齐有序地往前走着。

    十大恶人都有十几年没看过外面的世界了,但是老大教育他们要站有站相,所以只能用眼睛的余光四处扫着。

    咦,那是什么,看起来好好吃。

    咦,那个娘们真带劲,好想耍耍。

    只是看了一眼最前方的老大,便按捺下了蠢蠢欲动的心思。

    吼!吼!吼!

    凶兽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震天,震得脚下的地都抖了起来。

    鬼机灵的脚步顿住,面色凝重起来:“是斗兽场。”

    “斗兽场,那个人间地狱?我一个好兄弟就是死在里面,我那兄弟比我厉害好多倍……”

    “血手,我想去粪坑……”

    血手也有些怂了:“他娘的,老子还是回断魂崖吧。”

    押送的守卫本来看着十一人无所畏惧的样子,还有些郁闷。现在看着他们一个个脸上露出畏惧的表情,才稍微平衡了一些。

    只有走在最前方的女子,她的脸色依旧平静,没有害怕,没有恐惧。

    这是守卫们见过的第一个不害怕斗兽场的人。

    这女人,不会是不知道斗兽场是什么吧?

    不知者无畏,等她到里面,就哭都哭不出来了。

    秋明月是不知道斗兽场是什么,但是能让十大恶人害怕的地方,肯定是比断魂崖还凶险无数的存在。

    不过,她秋明月活到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一群老爷们,哭哭唧唧地做什么?”秋明月冷声道。

    “要是实在害怕,就躲在我的身后,我保护你们。”

    十大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脸没了。输给一个娘们、认一个娘们做老大本来就够丢脸了,现在还要一个娘们保护他们……

    “我们才不怕,斗兽场就斗兽场,凶兽就凶兽,最多死法丰富多彩一些。”

    斗兽场的大门打开,秋明月和十大恶人被赶紧了斗兽场里。

    吼吼吼!

    巨大的兽吼声吞没一切,也将吞没掉十一条生命。

    ……

    冥王府。

    “王爷,秋姑娘收服了十大恶人做小弟。”

    冥王听到属下禀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诧异的神情,因为那个丫头完全能做到。

    没过多久,冥王又听到另一则消息。

    “王爷,秋姑娘和十大恶人全部被陛下押到斗兽场去了。”

    斗兽场!

    姬九玉猛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这一下,他坐不住了。

    皇宫。

    “陛下,冥王求见。”王公公道。

    皇帝正在作画,听闻公公的画,手顿了一下。

    姬九玉终于不做缩头乌龟了啊。

    不过这样才更有趣不是吗?

    姬九玉一直缩在家里,他都不知道怎么在姬九玉的面前展现自己帝王的威严了。

    他要姬九玉知道,天下在他的手里,天下人的命都在他的手里,包括姬九玉和秋明月。

    “没看到朕在作画吗?等朕画完了再让他进来。”

    “是的,陛下。”王公公退了下去。

    皇帝一笔一笔地勾勒着,他没发话,姬九玉不是只能在门口等着吗?现在外面太阳那么大,他就要他好好晒晒。

    过了一刻钟,王公公再次走了进来。

    “陛下,冥王……”

    “不是让他等着吗?就说朕刚刚午睡,还没起身。”

    “陛下。”

    皇帝转过头,就看到冥王站在了门口,阴而不柔的脸紧紧绷着,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皇帝直接拿着砚台,朝着冥王砸了过去。

    “姬九玉,大胆,没有朕的命令,你居然敢擅闯朕的寝宫!”

    姬九玉伸出手,就抓住了砚台,他冷着脸盯着皇帝,皇帝突然觉得背后冒起了一股寒意。

    他怕一个缩头乌龟做什么?

    现在的冥王早就不是昔日的冥王了!

    姬九玉就是个闲散王爷,挂着王爷的名号,没有权力,没有兵权,除了一点民心,什么都没有。

    事实证明,民心也没什么用。

    “罢了,看在你护国有功的份上,朕就不计较你的无礼了。冥王,你来找朕有什么事吗?”皇帝问道。

    姬九玉道:“请陛下放了秋明月。”

    皇帝等得就是这一刻。

    “原来是有事求朕啊,求人就该有个求人的样子啊,比如先跪下来,磕两个响头。”

    姬九玉脊背挺得笔直。

    皇帝很期待姬九玉那笔直的脊背弯曲,像条狗一样求自己的景象。

    “请陛下放了秋明月。”姬九玉道,眼神更冷了。

    皇帝并没有注意到。

    “冥王,你就只会说这两句话吗?那秋明月说和你是朋友,看来是她乱造谣的,冥王对她的死活一点都不在乎啊。”

    “陛下,我不想说第三遍,事不过三。”

    冥王的眼睛微微眯起,眼睛里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

    “过三了会怎么样?”皇帝冷笑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