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紫浩辰,拔舌!
    :

    紫浩辰和紫浩初本来是最有希望继承皇位的人,但是在流言之下,紫浩辰当上太子的希望越来越小……

    紫浩辰满脸怒意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要是本王知道是谁散布这些谣言,一定不会放过他!”

    “王爷,查到了!”侍卫匆匆冲了进来。

    “查到散布谣言的人了?”

    “是,就在平昌酒家,有人专门编造了话本来诋毁您呢。”侍卫道。

    平昌酒家。

    “……只说这娘子生得娇滴滴,那皮肤嫩得能出水,辰王爷的腿脚也软得走不动路了,就往上一扑,将小娘子搂进了怀里,往人身上亲去,淫、笑着道‘小娘子,你就从了我吧’。

    小娘子一边推,‘王爷,奴家是有妇之夫,王爷自重。’

    辰王反而抱得更加紧了一些,‘本王去杀了你那死肥猪的丈夫,你不就是小寡妇了吗?’

    这当晚,小娘子的丈夫就暴毙在房间里,第二日,小娘子就成了辰王的第八房小妾。”

    秋明月在台上说得眉飞色舞,大家感觉身临其境,十分精彩,都鼓起掌来。

    “原来辰王爷现在的美娇妾是这么来的啊。”

    “这也太无耻了,连人家的娘子都不放过!”

    “简直是禽兽!”

    此时,紫浩辰刚好带着人出现在酒楼里。

    “贱人,你胡说八道什么?散布谣言可是要拔舌头的!”紫浩辰指着秋明月,怒道。

    紫浩辰带着一堆人冲上了台,将秋明月围在了中间。

    秋明月伸出一根手指,放在眼前晃了晃:“第一,我讲得是真人真事,并没有散布谣言,紫浩辰你敢保证你的第八房娇妾不是这么的来的吗?”

    秋明月直直地看着紫浩辰,看得紫浩辰有些心虚。

    他确实有好美色的习惯,见到美人儿都想弄到手,但是一向处理得很干净,这女人是怎么知道的?

    “第二,你散布了谣言,怎么没被拔掉舌头呢?还是说,紫云的律条,只对百姓有用,对你这个将来可能继承皇位的人,完全没用啊?”

    秋明月话一出,群情更加激愤起来。

    “天啊,这样的无耻小人当皇帝,那紫云肯定要灭亡了。”

    “这样的人能当皇帝,我还是申请去其他国家好了。”

    紫浩辰怒道:“满嘴胡言,来人,把这个满嘴胡言的女人拿下!”

    这些人又怎么会是秋明月的对手,很快,一个个都摔在了紫浩辰的脚下。

    紫浩辰也直接攻了上去,但是没两个来回,就也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紫浩辰,为了紫云的律法,我今天就拔了你的舌头!”秋明月道。

    “拔!”

    “拔了他的舌头!”

    “为了冥王!”

    “冥王是我们的神,他竟然敢侮辱我们的神!”

    紫浩辰感觉到了危险,转身想走,却被众人组成的人墙挡住了。

    转瞬,秋明月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敢!”

    “你这样对我,父皇不会放过你的!”

    “贱人,找死啊!”

    秋明月眉头一皱:“吵死了!”

    说着就直接伸出手,手里的灵力凝成匕首,伸进紫浩辰的嘴里。

    啪的一声,紫浩辰的舌头就掉了下来,鲜血很快浸满了他的嘴巴。

    “啊啊啊啊!”

    紫浩辰张大嘴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痛!

    他的舌头!

    然而,秋明月并没有放过他,而是狠狠地揍了他一顿。

    砰砰砰!

    无数拳脚落在他身上,其中也包括早就愤怒不满的民众。

    很快,昔日里高高在上的皇子就躺在一片血泊里,鼻青脸肿,各种液体混杂在一起,让人不敢靠近。

    ……

    平昌酒楼发生的事很快传到了皇宫。

    紫浩辰的生母公孙贵妃差点晕过去。

    “又是那个贱人?”

    公孙贵妃出自公孙世家,是公孙止的妹妹,公孙琴的姑母。

    刚刚,她的嫂子来哭诉了一番,说这贱人害死了她哥哥和侄女,转眼,她就欺负到她的儿子身上了!

    公孙贵妃立即去皇帝面前哭诉:“陛下,您一定要救救浩辰啊,这肯定是冥王指使的,陛下难道要看着冥王一个个杀光您的儿子吗?”

    皇帝立即怒了:“朕亲自去。”

    皇帝带着四个玄鬼境修为的护卫就去了平昌酒楼。

    “谁是秋明月?”

    皇帝亲自驾到,人群迅速冷静下来,分开了一条路。

    皇帝走了过去,就看到血泊里的紫浩辰,他气得脸色发青,揉着额头后退两步才稳住了心神。

    “是谁?谁将辰儿打成这样的?”皇帝的声音里带着无尽的寒意。

    秋明月走了出来:“我。”

    这贱人居然答得这么无所畏惧。

    “你竟……竟然敢殴打皇子!你们四个,把她抓起来!”

    秋明月道:“慢!你就是紫云的皇帝吗?你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呢?”

    “辰儿都被打成这样了,你还狡辩!”

    “散布谣言着就该拔掉舌头,这是你们紫云的律令。我并不是紫云人,但是入乡随俗,维护你们律令,这有什么错吗?”秋明月道。

    “朕是紫云的皇帝,朕就是紫云的律令。现在,朕要把打过辰儿的人抓起来,狠狠处置!”皇帝直接道。

    秋明月差点被这老头气笑了。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蛮不讲理的人,亏得对方还是皇帝。

    紫云能成为三大国里最富强的国家,还真是个奇迹啊。

    “快,快把她抓起来!”

    这位姑娘没有错,错的是辰王啊,陛下居然还这样维护辰王,每个人心中都生出了强烈的不满。

    “陛下,我也打了辰王。”

    “陛下,我也打了,把我一起抓起来吧。”

    “还有我。”

    “还有我!”

    “我!”

    “我……”

    很快,酒楼大半的人纷纷都站了起来。

    他们没办法接受这样不公正的事。

    皇帝气得差点吐血:“好,好,全都抓起来!”

    皇帝从平昌酒楼抓走了几百人,全部关进了天牢,这一天在紫云的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天牢里。

    秋明月看着面前的一群人,每个人脸上都精神昂扬,没有畏惧。

    “这里是天牢,你们就不怕吗?”秋明月问道。

    “不怕,最多就是死。”

    “皇帝这样蛮不讲理,现在不站出来,说不定哪天就莫名其妙死在紫浩辰手里了。”

    “这个时候死,有价值多了。”

    秋明月道:“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