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打脸紫浩辰
    :

    公孙琴的娘,公孙止的夫人,这样的妇人,能是什么好东西?

    刺啦!

    刺啦!

    秋明月连续撕了几下,很快就将公孙夫人的衣服撕光了,一脚踹到了广场上。

    羞耻、愤怒,恨不得找个缝钻下去!

    “老妖婆,我就让你尝尝被当众撕掉衣服的感觉。”秋明月道。

    “你!你!”公孙夫人指着她的手,眼睛里冒出火。

    秋明月伸出手,‘不小心’一碰,公孙夫人的手指就断了。

    “我,我什么我?”秋明月笑眯眯问道。

    公孙夫人夫人打了一个寒战,连忙爬到了紫琉焰的身边,抱住了他:“国师,快救救我!”

    “哟,公孙夫人还真是饥渴哟,当众就往人家身上扑了。公孙夫人的年龄都比人家大几轮了吧。”秋明月笑得花枝乱颤,将公孙夫人刚刚说的话都还给了她。

    被一个几乎半赤/裸的中年夫人抱着,紫琉焰尴尬极了,他想要推开,但是公孙夫人抱得很紧。

    围观的人都对他们指指点点。

    “秋明月,侮辱世家夫人,可是死罪!”紫琉焰道,强行推开了公孙夫人,朝着秋明月攻去。

    杀了她!

    杀了她!

    公孙夫人恶毒地想着。

    紫琉焰出生皇族,但是醉心修炼,是紫云少有的玄鬼境高手,他的修为在秋明月之上,很快,秋明月就处于劣势。

    紫琉焰手里的灵力球朝着秋明月袭去,秋明月几乎避无可避。

    哈哈哈!

    贱人,要死了!

    等你死了,我就扒光你的衣服,将你扔进发、情的野狗群里,才能报我今天所受之辱。

    突然,一个人挡在了秋明月的面前,轻松地化解了紫琉焰的攻击!

    “冥王?”紫琉焰一愣。

    冥王也没死!

    冥王还活着。

    独孤衡也没有死,站在冥王的身边。彩云城的人顿时欢呼起来。

    “冥王,浩辰所言……”

    “本王今天就当着全城百姓的面将灵域秘境里发生的事解释一遍。公孙止和公孙琴父女贪生怕死,引来兽群想要害死我们,明月出手,化解了危机。公孙止为了保命,抓走了天羽。本王和明月去救天羽,杀死了这对无耻的父女,却意外被困在一个阵法里。紫浩辰和云初不仅抛下了队友,还先行离开了秘境,关闭了秘境出口,差点害得我们出不来。”

    冥王在百姓心中本来就颇具威信,他这话一出,没有人会怀疑。

    一下,事情瞬间有了反转。

    紫浩辰才是撒谎的那个人。

    秋明月并不是荡妇,相反,她还救了很多人。

    公孙止并非被秋明月所害,而是个无耻小人!

    公孙世家和云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公孙夫人更是觉得晴天霹雳。

    丈夫女儿死了,还是罪有应得,她自己居然还落到这样的地步!

    关键这话出自冥王之口,她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这里的事已经处理地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大的仇人紫浩辰了……

    ……

    紫云皇宫。

    威严的帝王坐在龙椅上,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他的面前站着两个人,分别是紫浩初和紫浩辰,这是他最骄傲的两个儿子。

    “父皇,这是儿臣从灵域秘境里得到的九品灵力丹,吃一颗能提升十年的修为呢。”紫浩辰道。

    “好!好!辰儿,你这次果然没叫朕失望!”皇帝大笑道。

    皇帝顿了一下:“辰儿,你确定姬九玉死在了灵域秘境里了吗?”

    “父皇,儿臣确定。姬九玉被困在了棋盘阵法里,他会下棋吗?”

    皇帝摇头:“他痴迷于修炼和功法,哪里会下棋?”

    “父皇,这是第一重保障,还有第二重。儿臣出来后,秘境的出口已经关闭了。就算万分之一的可能,姬九玉能从阵法里出来,他能走出秘境吗?”

    “不能。”皇帝脸上露出一个笑,“辰儿,这些年,朕一直被姬九玉压着,很多紫云的子民,只知姬九玉,不知有朕。前年大旱,姬九玉拿出百万玄晶,去年瘟疫,姬九玉以身试药,他这样收买人心,将朕置于何地?!”

    “朕想了无数种办法想要除掉他,最终发现他根本无懈可击,没想到朕的儿子做到了!辰儿,你是朕最骄傲的儿子!”

    “死于美色,哈哈哈,这将是姬九玉最大的污点。”

    紫浩辰心中狂喜,得意地看了紫浩初一眼。

    以往,父皇都是夸紫浩初成熟稳重,而他总是被压了一筹。

    他出秘境时做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

    他们说他忘恩负义,这本来就是个讲究权谋的世界,他用点谋略,又有什么问题呢?

    “父皇,儿臣以为,冥王或许并无谋反之心。如果他要谋反,那他当初为何不直接选择继任?”紫浩初道。

    紫浩初此时说这样的话简直是找死。

    皇帝手里的杯子直接砸到了紫浩初的脸上:“他还不是装模作样要人家说他高风亮节!浩初,你居然为姬九玉说话,太让朕失望了。”

    “儿臣只是觉得皇族不与冥王为敌好一些。就像这一次,要是冥王并没有死在秘境里,出来会不会报复皇族呢?”紫浩初语气平静道。

    “没有这种可能,姬九玉肯定死了,我百分之百、千分之千肯定。”紫浩辰果断道,“三哥,你不能因为父皇夸赞了我,就说出这样的话来啊。”

    皇帝顿时有些不悦:“是啊,没有这种可能。浩初,辰儿是你的兄长,要兄友弟恭。姬九玉已经死了,他活着对于紫云来说是个祸患,但是死了却要厚葬。要让天下人看到朕对他的好啊。”

    皇帝的心情顿时好起来:“朕要亲自去给冥王挑选棺木。”

    “陛下!”

    内侍的声音突然响起。

    “朕和两位皇儿在商议事情,谁让你进来的?”

    “陛下,是……是冥王,说有重要的事找您商议,让奴才赶紧来禀报您。”

    什么?冥王?

    紫浩辰一伸手,就将内侍拉了进来。

    “你刚说谁?”

    “冥王……冥王爷……”

    “他在哪里?”

    “就……就在殿门口啊。”

    刚刚还百分之百、千分之千肯定死了的人,居然出现在殿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