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老妖婆,满足吗?
    :

    紫云广场。

    公孙世家、冥王府、天澜宗,以及彩云城的人齐聚这里。

    除此之外,还有半个城的百姓都来看热闹了。

    负责招魂的是紫云的国师紫琉焰,他白衣飘飘、仙风道骨,盘腿坐在广场中央的高台之上。

    他的面前摆放的是一个稻草扎成的人,扎出的人面目狰狞,十分丑陋,盘起的头发,依稀分辨出是女性。

    “你们说,国师既然能将秋明月招魂回来,他们干嘛不选择召唤自己的亲人?”

    “你懂什么?国师的招魂之术是用于招魂穷凶极恶之辈的,据说被召唤的魂魄会受到极大的痛苦。招回来又不能活过来,有什么用?”

    “是啊,这极端痛苦,怎么能对付自己的亲人?当然要用来对付穷凶极恶之徒啊。”

    紫琉焰开始做法。

    他手里拿着一张符纸,咬下手指,在符纸上滴下一滴血,符纸就飞了出去,贴在了稻草人的头上。

    秋明月,魂兮归来。

    秋明月,魂兮归来。

    公孙夫人和天澜宗宗主夫人的眼神都紧张地盯着高台之上。

    琴儿,娘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天羽,娘会为你报仇的!

    “风好大,国师的法术好厉害。”

    “是啊,我都感觉自己的魂魄会被扯出去了。”

    突然,稻草人的旁边出现了一个粉衣女子。

    她歪着脑袋,脸上挂着娇笑,憨态可掬,面容虽然普通,但是那双眼睛却散发夺人心魄的光亮。

    “快看,国师召唤出来一个女人了,那个女人是秋明月吗?”

    “就是她,我在鼎天拍卖行上见过她,灵域秘境的门票就是她拍走的!”

    “国师成功了,将秋明月的魂招回来了!”

    紫琉焰盯着眼前的人影,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招回来的魂魄因为极端痛苦,都会面目狰狞,这粉衣女子怎么会笑呢?

    笑得那样灿烂,却让人生出

    紫琉焰再次扔出一道符箓,结果直接被那女子接住。

    “画得真丑,国师,你是灵魂画手吗?”粉衣女子笑嘻嘻道,就将符箓扔到了地上,踩着走了过来。

    紫琉焰这才知道奇怪的地方在哪里,因为这根本不是魂魄,而是活生生的人!

    “秋明月,我要杀了你!”一妇人突然从座位上冲了出来,愤怒地瞪着秋明月。

    她就是天澜宗的宗主夫人,天羽的娘。

    天夫人不分青红皂白,手里的剑就朝着秋明月刺去,天澜宗的其余人见状,也都纷纷发起攻击。

    砰砰砰!

    轰轰轰!

    拳脚交加,剑光闪烁,灵力球更是到处乱飞。

    一时间,广场上一片混战。

    “夫人,我们要上吗?”公孙府的人不禁问公孙夫人。

    公孙夫人秀气的眉一拧,眼神狠戾::“这魂魄挺厉害的,有人做打手,我们就等着瞧。等下再狠狠地折磨她!”

    “夫人真高明。”

    天澜宗是紫云第一大宗派,天夫人的修为自然也不低。她心里全是仇恨,恨不得将秋明月挫骨扬灰,招招狠戾,再加上人多势众,所以秋明月应付地有些吃力。

    公孙夫人紧紧地盯着场上,再狠点,时机就要到了!

    咻咻咻!

    天澜宗四人分别用四根绳索捆住了秋明月的手和脚,天夫人手里的剑就朝着她刺去!

    这一击之后,公孙夫人准备出手——

    然后,宗主夫人的剑在距离秋明月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突然停住了,掉在了地上,发出哐当一声。

    因为一个人挡在了秋明月的面前。

    天夫人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少年,面上心疼和欣喜交织着。

    “天羽?天羽你的魂魄也被国师招回来了吗?我可怜的孩子!招魂的感觉难受吗?”天夫人扔了剑就朝着天羽扑了过去,眼泪不停地流下来,很快将天羽的肩膀哭湿了。

    “娘,我不是魂魄,我没死啊。”

    天羽没秋明月快,等他到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娘亲和宗门朝着明月大打出手,他本来有些不高兴,现在娘哭了,他一下又慌了,手忙脚乱地忙着安抚娘亲。

    天夫人的睫毛上还挂着眼泪,在天大的惊喜面前,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她的儿没死?

    “娘,我要是魂魄,你怎么能抱住我?而且我身体是暖的。”

    天羽连珠炮似地说了一大段。

    “娘不是做梦吧?我的儿啊,你真的没死!”

    “娘,没死!哪个兔崽子造谣说我死了啊?”

    “他们都说你死了,是这女人害死你啊。”

    “娘,明月才没有害我,她是我的恩人。”

    恩人?

    天羽这话一出,围观的众人都震惊了。

    秋明月不是害死了天羽吗?

    怎么天羽说秋明月是他恩人呢?

    “那辰王爷怎么说……”

    “娘,你是相信紫浩辰,还是相信你自己的儿子啊。”

    天夫人笑道:“当然相信我儿子。”

    “那您这样对我恩人?!”

    “快住手!”天夫人大喝一声,又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秋小姐,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谢谢你救了天羽,天澜宗感激不尽。”

    天羽也凑过去,拉住了秋明月的袖子:“明月姐姐,原谅我娘吧,我娘就是一个无知妇人。”

    “对对,我太无知了,秋小姐见谅。”

    母子争相道歉。

    秋明月道:“罢了。”

    众人都没想到事情来了一个大反转。

    “秋明月没有害死天羽,那是谁说谎了?”有人不禁问道。

    “那是因为天羽和秋明月是一伙的,没看到他们亲密的样子吗?秋明月你这个贱人,这么小的都不放过,你到底有多饥渴啊?”公孙夫人怒骂道。

    是这样的吗?

    围观群众再次兴奋起来。

    秋明月看向公孙夫人。

    刷刷刷。

    两人的眼神迅速在空中交锋。

    “没死就好,贱人,你不是饥渴吗?来上去扒掉她的衣服,满足一下她!”公孙夫人叫嚣道。

    公孙世家的人立即冲了上去。

    然而,那些人还没靠近秋明月,就一个个全都狠狠地摔在地上了。

    秋明月瞬间就出现在了公孙夫人的面前,一伸手——

    刺啦!

    公孙夫人的衣服就被撕开了!

    公孙夫人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瞪大眼睛看着秋明月。

    秋明月的脸上露出一丝笑:“老妖婆,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满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