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紫浩辰,本小姐记住你了!
    :

    公孙府。

    公孙府知道老爷和小姐是被冥王杀死的,但是又不敢直接去得罪冥王,只能将罪撒在秋明月的身上。

    “老爷那么正直的人,对夫人都是一心一意的,哪里会被女色迷惑?肯定是秋明月用了什么**术!”

    “琴儿知书达理,那么善良,那个贱人居然忍心对琴儿下手。”

    “这个贱人,就是整个公孙府的仇敌,一定不能放过她!”

    但凡秋明月住过的地方,全部被砸了。

    公孙夫人甚至还让人雕铸了秋明月的雕像,脸上刻着‘贱人’二字,放在公孙府的门口,受人唾弃。

    无论是谁进出,都要往秋明月的雕像上吐一口口水。

    天澜宗。

    “我的羽儿啊,就这样没了,我就说不该让羽儿去冒险的!你说什么历练,这下历练把羽儿历练没了!你还我儿子!”

    宗主夫人狠狠捶在宗主的身上,美目里全是责怪和怨恨。

    宗主的脸色也十分难看,毕竟那是他最疼爱的幼子,要是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他绝对不会让羽儿去历练成长。

    他宁愿羽儿做一辈子的孩子。

    “我没办法让羽儿起死回生,但是一定会替羽儿报仇的!”

    他几乎咬牙切齿说出了仇人的名字:“秋明月!”

    秋明月,本宗主要用你的骨血来祭奠羽儿的在天之灵!

    初王府。

    云苏擦着眼泪,知道明月死了后,她已经大哭一场,眼眶通红。

    明月死了,名声还要被污蔑,云苏又忍不住哭起来。

    “明月、明月不是这样的人,肯定哪里弄错了,我不相信。”

    紫浩初搂着新娶的美娇娘:“苏苏,别哭,六弟那个人的话不能相信。”

    “我也知道明月是无辜的。但是……但是现在全城百姓都这么说啊。浩初,不能让明月这样被冤枉啊。”

    紫浩初心疼地抚摸着她的小脸:“放心,本王去求求父皇,让父皇好好查查这件事。”

    ……

    秋明月几人来到秘境出口的时候,就发现出口居然已经关上了。

    “肯定是紫浩辰和云初那两个忘恩负义的人!”独孤衡愤怒道。

    明明没有到秘境关闭的时间,提前关闭了,只能说明有人已经出去了。毕竟,秘境的出口只能用一次!

    秋明月的眼睛微微眯起,闪过一道冰冷的光。

    很好,她的仇人名单里又添了两个人,紫浩辰、云初,等她出去肯定会会狠狠教训这两个人!

    “秘境的门关上了,难道我们要一直被困在这里了吗?”天羽道。

    “当然不可能,这是我们知道的出口。”

    秋明月露出一丝笑意道:“但是我们现在有地图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秋明月说着,就取出了地图。

    她摊开地图,其他人也都凑了过来,秋明月指着一个地方:“这里还有一个出口。”

    冥王看了一眼,迅速分辨了方向:“跟我来。”

    很快,大家就到达另外一个出口。

    “我们带着这么多宝贝从秘境里出来,怎么没一个人欢呼一下啊。”天羽有些失落。

    “没人知道你从这个出口出来,你可以往这个方向,骑个马,就骑个三天三夜吧,就到我们进去的那个出口,那里可能有人会欢呼一下。”

    三天三夜……

    天羽的肩膀塌了下来:“那算了。”

    秋明月招来了冯玉。

    “秋姑娘。”

    秋明月将九品还魂丹递给冯玉:“把这东西带回乾坤学院,让甄宝服下去。”

    “姑娘不回去吗?王爷的脾气最近有些暴躁啊。麋鹿山底的妖兽不敢作祟,但是他们感觉十分灵敏,王爷一走,他们就开始作妖。王爷只能呆在乾坤学院。”

    “告诉默寒,我还有一些事没做完,做完了立即回去。”

    冯玉领命而去。

    秋明月对其他几人道:“我得到九品还魂丹的事,请大家不要说出去。”

    稀世珍宝很珍贵,同样也会招来灾难。

    秋明月不知道的是,当她从出口出来的时候,一道隐晦的红光在她的头顶亮了一下,这是转瞬即逝的事,但是却被玄沧大陆上的很多隐世大门发现了。

    天降异象,不世之珍宝诞生。

    再厉害一些的,便发现那珍宝是九品还魂丹,可救一切神魂还在之人。

    普通世家门派觉得这是极为普通的一刻,但是隐世大门已经轰动了,一颗夺宝之心,蠢蠢欲动。

    一行四人来到大街上。

    姬九玉脱下了标志性的披风,居然没有人认出他来。独孤衡和天羽不经常来紫云城,也没有认识他们。

    总之,四人走在大街上,完全没人认出他们的身份。

    “听说了吗?公孙世家联合天澜宗以及冥王府和彩云城的人,要对秋明月进行招魂了!”

    “是啊,一个贱女人,害死了这么多人,她死了,都不能解恨呢!所以几大世家和门派联合召唤她的魂魄来狠狠教训一番呢。”

    “这困在秘境里,能召唤出来吗?”

    “试试吧,总要想想办法解心头之恨。”

    “这样的贱人,活着不安分,死了肯定也不安分吧。”

    那人话音落。

    啪!

    一巴掌突然甩在他的脸上。

    “你说谁是贱人呢?”

    秋明月想不通自己刚从秘境出来,怎么就成了贱人了?

    自己活得好好的,干嘛要对自己招魂?

    “秋……秋明月……”

    啪!

    又是一巴掌。

    秋明月甩出鞭子,卷住了他的脑袋靠近。

    “你说谁是贱人?”

    那人吓得脚发抖:“我……我是……”

    “这招魂,是怎么回事?”

    “就……就是在灵域秘境里,秋明月为了得到宝物,和几个人勾搭成奸,害得几个男人互相残杀,最后只有不被她迷惑的辰王爷和云家公子活着出来了。”

    “这话谁说的?”

    那人觉得眼前女人的眼神格外瘆人,他浑身像在冰窖里,想逃却逃不掉。

    “不……不是我,是辰王爷说的。”

    辰王爷?紫浩辰吗?

    很好,这个男人在忘恩负义、狠心毒辣之外,又可以加一条满嘴胡言了。

    紫浩辰,你做的这些事,本小姐和你一条一条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