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紫浩辰的阴谋
    :

    这下好了,不用死了。

    独孤衡的药性过去,已经活蹦乱跳了。

    姬九玉一口气吃了好几颗丹药,虽然受了伤,但是修为已经恢复七八成了。

    秋明月并没有立即离去,而是把怀里的灵犀放了出来。

    灵犀在空间里被闷坏了,跳出来就开心地手足舞蹈,小龙猫用两条后腿走路,前腿缩在胸前,到处跑着。

    “东西尽管吃。”秋明月道。

    “娘亲最好了!”

    秋明月搜罗了一些自己炼不出的丹药,又往里面走去,发现这里竟然是一片灵植园!

    这灵植园里的东西比她空间里还要丰富很多。

    这算不算因祸得福呢?

    灵犀如鱼得水,跳进了灵植园里!

    秋明月采摘了很多种子,打算放在自己空间里种。

    这灵植园里灵气浓郁。

    姬九玉和独孤衡干脆盘腿坐在这灵植园里修炼起来。

    秋明月将种子搜罗完,也开始盘腿修炼。

    小龙猫和小白猪有模有样地盘腿,而小白鸟则站在秋明月的肩膀上……

    ……

    灵域秘境出口处。

    紫浩辰和云初都是收获满满,两人的空间里已经堆满了宝物,分别为皇室和云家带来了大笔的财富。

    他们空间里的宝物,可都是外面没有的,前者想到父皇对自己刮目相看,后者想到族人仰慕的目光,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

    “殿下,我们真的要出去吗?这秘境只能出一次,我们出去了,秘境的出口彻底关上,独孤城主他们就出不去了。”云初忍不住道。

    “云初,冥王和秋明月肯定是出不来了,独孤衡要是出来,把我们抛下队友的事宣传出去,我们还能在紫云混下去吗?”

    云初迟疑道:“不能。”

    “这不就对了?我们更要现在出去。独孤衡是自找的,叫他走不走。”紫浩辰道。

    云初咬了咬牙,点头:“那我们走吧。”

    紫浩辰和云初走出秘境,外面已经乌压压地等了一群人。

    有紫云皇帝派来的人,有彩云城的人,有公孙世家和云家的人……

    “殿下和云公子出来了!”

    “殿下和云公子身上都挂满了东西,是空间里堆满了,直接挂在外面了吗?”

    “那是神级神器啊,天啊,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

    “老爷派公子去,果然很对呢,公子为云家带来了很多好东西呢。”

    众人纷纷道。

    紫浩初和云初高昂着头,享受着众人的敬意。

    “辰王爷、云公子,我们家老爷呢?”彩云城的人忍不住问道。

    “我们王爷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出来啊。”冥王府的侍卫也过来问道。

    云初被问得有些心虚,不禁看向紫浩辰。

    紫浩辰面不改色。

    他当然不能说冥王为了救他们被困在了阵法里,而他们却抛下冥王离开……

    紫浩辰叹了一口气。

    “辰王爷为何叹息,是我们老爷……”彩云城的人脸色微微变了。

    按理说,大家该一起出来才对,为何等到现在,只有紫浩辰和云初出来了呢?

    “独孤城主恐怕遭遇了不幸。”紫浩辰道。

    “辰王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彩云城的人面色已经惨白。

    “红颜祸水啊,这一次进入灵域秘境的有一个叫‘秋明月’的,她为了得到宝贝,把里面的每个男人都勾引了一个遍,让大家自相残杀,不小心困在了一个凶险的阵法里,再也出不来了。”

    紫浩臣这样说,就完全把自己的原因撇清了。

    而且,冥王在紫云的人气很高,功高盖主,父皇早就不喜了,自己抹黑了冥王的名声,父皇一定会很高兴的。

    冥王和彩云城的脸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云初,你说是吗?”紫浩初问道。

    云初:“……是。”

    “秋明月?这个名字我怎么觉得有些耳熟啊?”

    “不就是那个将怡小姐从乾坤学院赶回来的贱人吗?”

    “独孤衡都比她大几轮了吧,她居然也勾引!”

    “该死的贱人,居然害死了我们的老爷和小姐!”

    “这么恶毒,困在阵法里死了真是便宜她了!”

    也有少量的人为秋明月说话。

    “秋小姐上次炼的丹药救了整个彩云城啊,不像是这样的人啊。”

    “是啊,独孤城主说秋明月是彩云城的恩人呢,要所有彩云城的人都尊重她呢。”

    这样的声音,很快被讨伐声淹没了。

    公孙世家和冥王府的人都恨不得将她抽筋剥皮,秋明月这样死了,确实是便宜她了!

    云初心里有些不安,紫浩辰说的那些事,秋明月并没有做过啊。

    云初将自己拿到的东西交给了家族的人,并没有立即回去,而是悄悄走到了紫浩辰的身边。

    “辰王爷,您说的那些都是编造的,要是秋明月从秘境里出来,那不是暴露了吗?”

    紫浩辰露出一个冰冷的笑:“你觉得秋明月能够破了棋盘阵法,并且打开已经关上的秘境的门,出来吗?”

    “这是不可能的事,云初,不用想那些。无论谁问你,你都要按我刚刚的话说。这件事你知道我知,天知地知,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紫浩辰是皇帝第六子,和三皇子紫浩初,是最可能继承皇位的人。

    紫浩初娶了云家的女儿,赢了他一筹,所以现在,他要趁机赶紧扳回一城,让父皇对他刮目相看。

    现在,已经开了一个好头。

    紫浩辰回到辰王府。

    “散播出去:秋明月水性杨花,也试图勾引过本王,但是本王不为所动。本王呵斥过秋明月的放荡行为,但是差点被她所害,推入了兽群之中,九死一生。”

    属下遵命。

    流言继续在紫云城发酵,很快,秋明月变成了水性杨花的恶毒女人,成了人人唾弃的对象,紫浩辰则是不为女色所惑、正直勇敢的男人。

    “辰王爷高风亮节,真是个君子。”

    “之前说初王爷乃是翩翩君子,今天看辰王爷也不遑多让嘛。”

    “是啊,之前那些说辰王爷阴险毒辣的,肯定是谣言!”

    紫浩辰听到这些议论声,不由得勾起了嘴角。

    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