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再次破阵
    :

    “好!”

    独孤衡道:“我退出。”

    天羽道:“我也退出。”

    秋明月拿着剑站了起来。

    冥王手上没有武器。

    独孤衡的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明月的修为明显不如冥王,就算冥王不用武器,明月也不是他的对手。

    秋明月率先发起攻击!

    这里空间狭小,但是冥王还是灵巧地躲开了,黑衣只是一闪而过。

    秋明月立即收住了身形,转身攻去。

    秋明月感觉到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她的修为远远不如冥王,但是,她还是想拼一次!

    她已经努力了,如果还出不去,那默寒就不会怪她了。

    秋明月手下的攻势越来越狠,冥王的闪避越来越快速,狭小的空间里,灵气充斥在每一寸空气里。

    独孤衡在其中,几乎喘不过气来。

    秋明月手里的剑朝着冥王刺去!

    独孤衡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明月输了。

    因为冥王身周的灵力形成了强大的保护罩,明月发出的攻击,最终会反弹到自己的身上,而自己则被撕裂成一片片的血肉。

    独孤衡扭过了脑袋,不忍再看。

    这生死的机会,冥王更强,想要自己活下去,他也不能责怪冥王。

    砰!

    一声巨响,热血喷洒在脸上的情景并没有发生。

    独孤衡扭过头来,就看到明月的剑已经刺入了冥王的胸口。

    怎么会这样?

    独孤衡震惊!

    秋明月夜同样震惊。

    她拼死一搏,没想到关键时刻,冥王居然收了防护罩!

    她想要收回剑,却已经来不及,直直地刺进了冥王的胸口。

    “你是故意的!”

    秋明月的鼻子酸了。

    秋明月这才发现,冥王和独孤衡,这两个男人虽然态度不一样,但是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为了让她走出这个归一阵。

    冥王的手段比独孤衡还要高端一些,他知道秋明月不会出手,所以选择这样的方式,让她杀了自己。

    冥王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的胸口处汩汩流了下来。

    秋明月冲了过去,跪在他的面前。

    “为什么?不是说好了决一死战吗?你这样让着我算什么意思?!”秋明月歇斯底里喊道。

    秋明月伸出手去捂住他的伤口,但是鲜血还是不停地流了出来。

    “你怎么不止血啊!用灵力止血啊!”

    “快,快把这里丹药吃下去!”

    冥王根本不接,嘴巴也紧紧闭着。

    冥王轻笑一声:“傻丫头,本王怎么会让你死呢?”

    “你……你到底是谁?”秋明月瞪着他。

    “掀开我的斗篷,但是丫头,掀开了可是要嫁给我的哦。”

    秋明月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掀开了他的斗篷,一双风流的桃花眼顿时映入了她的眼帘。

    熟悉,但是不是很熟悉。

    姬九玉,居然是姬九玉!

    赌石的子虚阁阁主,他们只有一面之缘。

    子虚阁阁主居然是冥王。

    姬九玉的脸色有些白,脸上依旧挂着一抹风流的笑:“女人,别哭,哭了会难看。”

    轰!

    又是一声巨响。

    密室已经变成最原始的十分之一,四个人呆在里面都显得拥挤了。

    “明月,快,杀了我,否则冥王就白死了。”独孤衡连忙道。

    再晚一些,他们四个人都要被挤成肉酱了!

    秋明月不动,独孤衡就捡起地上的剑,递到了她的手上。

    夺刀自救的事不少,但是拿着刀让人杀了自己的恐怕鲜少。

    “明月,快啊!”

    秋明月握紧了剑,朝着独孤衡刺去。独孤衡闭上眼睛,脸上没有丝毫惊恐。

    呼!

    强大的灵力扑面而来。

    独孤衡没有感觉到钻心的疼,反而觉得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独孤衡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秋明月将丹药碾碎了,直接放在了姬九玉的胸口,止住了血。

    刚刚还笑得风流的男人,脸上的笑突然凝固了。

    “女人……”

    秋明月直接坐在那里:“要死就一起死好了,这阵法的主人想要我们自相残杀,我就偏不!我就是不信命的人!”

    秋明月的小脸上露出意思坚毅的表情,眼神里透出一股不怕天不怕地的傲气。

    不就是压成碎片吗?

    她本来就不怕死!

    只是,现在心里有了牵挂……

    秋明月闭上眼睛,努力记住萧默寒的脸,就算是自己死了,等转世之后也会去寻他的。

    默寒,别难过,我不是死了,只是分离的时间长一点而已。

    等数年后,你从床上醒来,推开窗户,看到窗台上绽放的花朵,就可能是我回来了。

    默寒,那个时候,你一定要认出我来啊。

    秋明月的手里紧紧捏着那颗九品还魂丹,要是默寒来寻自己,能找到这颗丹药救活甄宝就好了。

    娘,对不起了。女儿不孝。

    云泽,对不起了。

    轰!

    又是一声巨响,四面墙壁即将严丝密缝,他们四个人即将被挤成标本,生生碾压的巨疼即将来临……

    秋明月的左手握住了姬九玉的手,右手握住了独孤衡的手等着死亡的那一刻。

    一秒钟过去了……

    两秒钟过去了……

    一分钟过去了……

    预想中的被压成碎片的事并没有发生,秋明月睁开了眼睛,有些发怔。

    没有门的密室变成了她们刚刚进来的石室的模样,炼丹炉在那里,门也在那里。

    冥王和独孤衡的脸上都露出诧异的表情……

    “恭喜四位,破了归一阵。”丹炉上,一抹白衣飘飘、仙风道骨的老头子盘腿飘在那里,面上露出一丝笑。

    “破归一阵不是要自相残杀,只剩最后一个人吗?”

    “善者见善,恶者见恶,破解归一阵的方法有很多种,看你选择哪一种了。众心归一,不也是归一吗?只是你们这样的实属罕见,所以老夫才现身。老夫就是这洞府的主人,这洞府里的东西就是老夫的奖赏,看上什么东西,直接拿。”老者道,身影就模糊起来。

    “文绉绉的,听不懂。”独孤衡是武夫,皱眉道。

    “听不懂就不要懂,结果就是我们破了归一阵,不用死了。”秋明月道。

    她要是死了,萧默寒就成了鳏夫,年纪轻轻守寡,秋明月想着都觉得不忍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