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四个只能活一个
    :

    “衡叔。”

    又是一声!

    独孤衡转头,就看到秋明月、天羽还有冥王站在他的身后。

    明月、明月他们出来了!

    独孤衡几乎狂喜。

    “明月,你们破了棋局!”

    秋明月点头。

    “不是我们,是明月一个人破的。”冥王觉得自己不能居功。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不会有事的,太好了,太好了!”

    明月一个人居然破了棋局,这丫头真是太聪明了!独孤衡的眼睛里闪耀着亮光。

    秋明月意外收到老年迷弟一枚。

    欣喜过后,独孤衡道:“紫浩辰跟云初走了,忘恩负义的狼崽子!”

    秋明月的表情没有特别的变化:“走了正好,这好东西就不用分他了。”

    秋明月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地图:“这是我的战利品——灵域秘境的地图。”

    这地图不是简单的东西,上古秘境,错综复杂,有了地图就能更快更准得找到珍宝!这地图比很多珍宝都珍贵百倍。

    此时的紫浩辰和云初正在初级洞府里翻找着宝贝,还在因为少了几个人分宝贝而沾沾自喜,完全不知道再等几天,他们就能得到更加珍贵百倍的好东西。

    这就是所谓的捡了芝麻丢了绿豆,等他们知道的时候,悔得肠子都青了。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独孤衡问道。

    秋明月将地图摊开,手指在了一个洞府:“去这里?”

    这洞府靠近阵魂,有一座洞府是上古炼丹大能玉虚道长的洞府,里面肯定藏着无数灵丹妙药,那里是最可能有九品还魂丹的地方了!

    冥王道:“可以。”

    独孤衡道:“我没意见。”

    于是敲定了接下来要去的地方。

    ……

    玉虚道长洞府。

    秋明月盯着眼前的洞府,心里有些隐隐激动。

    上古炼丹师……这里面肯定会有九品还魂丹吧!

    洞府的大门上就镶嵌着两颗巨大的丹药,秋明月率先走进去,一股丹药的清香扑面而来。

    先是较为窄小的过道,这里不愧是炼丹师的洞府,就连装饰品各种颜色的丹药,往里走突然豁然开朗,是一个石室,这里面药香更浓,中间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炼丹炉,药香就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

    “神级丹药!居然是神级丹药!”独孤衡兴奋地有些失态。

    冥王虽然没表现出来,但是一连捡了好几颗丹药藏起来。

    秋明月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九品还魂丹……

    石桌的盒子里,没有。

    四周的草丛里,没有。

    巨大的炼丹炉里,没有。

    秋明月越翻面色越难看,如果上古秘境都没九品还魂丹,那她还能去哪里找?

    甄宝就要一直昏睡下去吗?

    秋明月的目光突然落在最亮的那盏灯上,泛着银白色的光芒……

    和秋明月丹药典籍上看到的九品还魂丹一模一样。

    秋明月伸出手,就将那颗丹药取了下来,放进了空间里。

    “丫头,这里不对劲,快走!”小白猪稚嫩的小奶音突然在秋明月的耳边响起。

    小白鸟也飞了出来,朝着秋明月“啾啾”的叫着。

    从之前公孙止拔剑的行为就知道重明鸟能感知危险。

    秋明月看着似乎对危险毫无所知的冥王、天羽和独孤衡的三人:“快离开这里!”

    四人就要朝外走去。

    轰!

    一声巨响,他们身后的石门突然关上了。四周景致变化,所有的门都消失,这炼丹室居然变成一个没有出口密室!

    “这是怎么回事?”

    “快看墙上!”

    墙上不知何时出现一幅接一幅的画,这些画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秋明月将墙上的画看完,看完之后,只觉得毛骨悚然。

    这是一个古老且恶毒的阵法!

    “这是归一阵。”

    独孤衡也读懂了画的含义:“这墙上画的就是教我们怎么破解这个阵法。这里开始有十个人,他们并肩进来,姿态亲密,可能是亲人和好友。然后,门合上了,阵法开始启动。四面的墙会朝着中间合拢,直到最后连一条缝隙都没有,所有人都会活活夹死在这里面。怎么破解呢?所谓归一,就是只能活一个。看这幅画,刚刚的亲友,此时拿起刀来互相残杀。最后,这个胜利者活着出去了。”

    让最亲密的人互相残杀,即使成为唯一活下来的那个,也将永远活在痛苦中。

    四个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因为墙上那凶残故事,可能就是他们的结局!

    轰!

    一声巨响,四周的墙同时往中间移动,空间缩小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轰!

    轰轰!

    几声巨响之后,秋明月所处的密室,已经比刚刚缩小了一倍!

    过不了多久,这密室就会彻底消失,他们的皮肉会被生生碾压成粉末,凄惨地死去。

    四个人一起死,不如让一个人活着出去!

    独孤衡一咬牙,必须做出决定了!

    独孤衡英武的脸紧紧绷着,直接道:“明月,我本来就欠你一条命,现在刚好还给你。而且,你拿了九品还魂丹肯定是要去救人吧,救一个,又多活一个。你杀了我吧。”

    他希望秋明月能活下去,但是他没权利要求天羽和冥王将活下去的机会让给明月,只能让出自己的机会。

    天羽道:“明月,我的命也是你救的。反正这个打架赢了才能出去,明月,我打不过你……但是,明月,我想求你一个问题,你帮我去看看我爹和我娘,我娘特别脆弱,以往我受了点伤,我娘都能哭半天……”

    秋明月靠坐在墙壁上,看着那渐渐靠近的墙壁,她脑海里浮现出的是萧默寒的脸,她想默寒了,很想很想,很想瞬间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也想去救甄宝。但是……

    她的剑斩渣男杀贱人,心狠手辣,毫不留情,却从来没沾染过朋友的血……

    衡叔让她杀,她更下不去手。

    一直沉默的冥王终于开口:“活下去的机会不能让,就按照画上的来做吧,打一场,谁赢了谁出去。”

    秋明月握紧了手里的剑,这看起来残忍,但是确实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