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秋明月破阵
    :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老修士被她烦得不行,转瞬,秋明月的面前就堆了一座小山一样的书,而对面老修士的身影彻底消失了。

    “明月。”

    冥王和天羽都走了过来,看着那小山堆一样的书,天羽忍不住道:“明月,你真的要学?”

    不仅老修士觉得不可能,冥王和天羽也觉得不可能。棋艺高深莫测,天赋重要,还需要长年累月的积累,而现在,他们两者都没有。

    “不学,难道在这里等死?”

    女人的脸上满是认真,眼神也极为坚定。

    她要离开这里,她还有爱人和朋友呢!

    冥王沉默了片刻:“本王陪你。”

    秋明月和冥王都看起书来。天羽本来就心怀愧疚,要不是因为救他,也不会沦落到这样的境地,天羽也看起书来。

    秋明月过目不忘,一本书迅速翻过,很快就了解了下棋的几本套路。

    一本,又一本,眼前小山堆一样的书,渐渐减少。终于有一天,她全部看完了。

    她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纵横交错棋盘……

    看完这些书,秋明月依旧没有头绪。

    秋明月走人了自己脑海编织的棋盘里,盘腿坐在棋局外,托腮沉思着。

    她已经学习了理论的知识,还需要一个人来练习……

    秋明月睁开眼睛,看着冥王:“我们来练习吧。”

    这本来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是看着明月认真的样子,冥王和天羽都被感染了。

    与其等死,就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秋明月和冥王开始练习下棋,时间飞逝。

    数日后。

    “老东西,快出来,本小姐来破你的局了!”秋明月大叫一声。

    老修士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哈哈哈,狂妄的小娃娃,你还真以为能破老夫的局吗?那老夫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绝望!五招内赢了你!”

    秋明月先落子,老修士有些漫不经心,落了第一子。

    秋明月再落子,老修士脸上的鄙夷更加明显了,他就是傻了才和这小娃娃比试。这小娃娃下棋根本就是乱七八糟!

    老修士落下第四子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一个死局!

    “妨碍老夫睡觉!”

    秋明月沉思了一会儿,落下第五子。

    老修士露出震惊的表情,看向她,原本毫无规律的下棋法,在她落下第五子的时候,竟然井然有序起来!

    老修士渐渐来了精神。

    两人各下了八个子后,秋明月看着面前的棋局,道:“这盘,我认输。”

    即使小娃娃认输了,老修士对眼前的小娃娃刮目相看。

    短短的时间,她居然能在自己手下坚持八招,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天才了!

    噗噗噗!

    秋明月的面前瞬间又出现了一堆小山堆一样的书。

    “小娃娃,继续看,老夫期待你的下一次挑战。”老修士的身影消失。

    秋明月迅速看完了这些书,将里面的精华全部记下来,下棋的时候,她的脑袋高速转动起来,匹配出最好的走法。

    一段时间后,秋明月再次发起挑战。

    这一次,她落下了十二个子!

    老修士比秋明月更兴奋:“有趣有趣!”

    自从他的老友陨落后,他就一直处在独孤求败的状态,几万年了啊,他没想到,自己还会遇到这么厉害的小娃娃!

    又是数日,秋明月再次发起挑战……

    “小娃娃,你先下。”

    秋明月先落子,老者落子,秋明月落子,老者落子……

    渐渐的,棋盘的局势渐渐明显起来,但是又分外诡谲。

    从局势上看,下一颗子,老者就要赢了,但是秋明月却总能找到突破重围的办法。

    局势越来越紧张,老者的眉头皱起,落子的速度越来越慢。

    老者的棋子咄咄逼人,有几次,都败局已定,秋明月并没有放弃,而是搜索着脑袋中所见的所有棋局,分析、判断,落子。

    老者觉得自己要不是魂魄的话,肯定已经一身汗了,不过他的心里又隐隐兴奋,他已经几万年没有遇到这样的对手了。

    老者觉得自己很幸运。

    阵法之中无岁月。

    这场棋局之中,时间像是凝固了,冥王和飞羽都完全投入其中。

    冥王偶尔抬起头,看向那凝思的少女,心里便不禁有一丝悸动。

    她自信、骄傲、认真,蔑视一切,却又可以为了朋友两肋插刀。

    这样的奇女子,他今生能遇到,即使不是他的女人,是否也是一种幸运呢?

    棋局依旧胶着,老者掌控着全场,她应付地越来越吃力,冥王却觉得她会赢了最后。

    棋盘阵法外。

    独孤衡、紫浩辰、云初三个人站在那里。

    “冥王出不来了。”紫浩初道,“再等下去,我们只能困死在这里。”

    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即使跟在冥王身后安全一点,但是冥王根本出不来了。

    “过不了多久,秘境可能就关闭了,到时候谁也出不去。你们要跟我走吗?”紫浩辰道,“我们何必为不相干的人搭上性命?”

    云初有些犹豫,他是背负着家族重任进来的,纠结片刻就道:“我跟你走吧。”

    紫浩辰看向独孤衡:“独孤城主……”

    独孤衡道:“紫浩辰,我们是一个队伍,你就这样抛下他们吗?”

    紫浩辰笑了:“独孤城主,这不是我们想救就能救的。这是上古棋艺大师设立的阵法啊,这就是他们的命。”

    “他们的命是要死在阵法里,而我们的命就是要获得更多的珍宝,活着离开秘境。”

    “你!我不走!”独孤衡怒道。

    紫浩辰露出一个莫名的笑:“那独孤城主就在这里等着吧。云初,我们走。”说完就转身离去了,云初跟在他的身后。

    只剩下独孤衡一人。

    独孤衡心里也没底,毕竟这是上古阵法,明月跟冥王的棋艺怎么能赢得了上古的棋痴?

    不会的,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没这么容易死的。

    独孤衡这样告诉自己,但是心里的希望也十分渺茫。

    独孤衡等了一天又一天,每多等一天,明月出来的希望就越少一些。

    明月难道真的要永远落在这里面了吗?

    独孤衡盯着那石碑,一脚狠狠地踹了过去。

    该死的阵法!为什么要把明月这么好的人困在里面!

    该死的!

    独孤衡一脚又一脚,那石碑岿然不动,他的脚却已经流血了。

    “衡叔。”

    独孤衡听到一个声音,几乎以为自己要听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