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陷入阵法
    :

    轰!

    秋明月发出的灵力直接和公孙止发出的灵力撞上了。

    砰!

    飞出去的不是秋明月,而是公孙止。

    公孙止摔在地上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怎么可能?

    自己是玄鬼境的修为,这女人怎么可能打得过自己的?

    看她的年岁,和琴儿差不多大,怎么可能到了玄鬼境?

    自己打不过冥王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一个小姑娘都打不过了?

    秋明月并没有给公孙止思考的时间,再次发起了攻击。

    公孙止再次狠狠地摔在地上。

    冥王的身形也在瞬间出现在了公孙止的面前,直接伸出手,狠狠地击在公孙止的丹田上。

    砰!

    丹田碎裂。

    他几十年的修为就这样毁于一旦了。

    公孙止瞪大了眼睛。

    “我的修为!我的修为!”他的脸变得极为狰狞。

    秋明月想到公孙止连续作幺:“斩草除根吧。”

    冥王点了点头,直接将公孙止的神魂扯了出来,魂飞魄散!

    公孙止就这样倒在了地上,彻底没了气息。

    公孙止和公孙琴父女彻底没了命,再也不能作妖了。

    秋明月站起身,看着身处的环境,这里不是一座高山,而是处在一大片平地上。

    平地里寸草不生,画着纵横交错的网格,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涌现过来,将秋明月和冥王困在中间。

    秋明月的眉头微微皱起:“这似乎有些不对劲。”

    冥王也发现了。

    他们本来是一起来追公孙止的,突然,只剩下他和秋明月两个人,就像闯入一个陌生的空间。

    ……

    “棋盘阵法。明月和冥王闯进了棋盘阵法。”

    独孤衡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石碑上写着的‘棋盘’二字,面色凝重道。

    “独孤城主,棋盘阵法是什么?”紫浩辰忍不住问道。

    独孤衡道:“棋盘阵法是棋盘中的一种。上古修士里有痴迷于下棋者,设立了这样的阵法,将一缕神识留在了其中。有误入的人必须破解了棋盘才能出来。如果破解,会得到上古修士留下的一份礼物。”

    “上古修士留下的东西肯定是宝物吧!”紫浩辰道,眼睛里露出贪婪的目光。

    “那也得赢得了才有用,上古修士、痴迷下棋,这棋艺肯定出神入化了。冥王和明月,这两人谁会下棋?”

    紫浩辰的表情也凝重起来:“如果破解不了会怎么办?”

    “就会被一直困在里面,生老病死。”独孤衡说着就叹了一口气。

    明月怎么这么倒霉呢?

    他知道明月厉害,但是破解这棋局……

    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阵法内部。

    冥王道:“这是棋盘阵法。”

    “棋盘阵法?破不了阵就一直被困在里面吗?直到生老病死…………”

    秋明月难以相信,这样的事都被她遇到了?

    天羽的脸有些发白,充满了自责:“都是我,是我的错,要不是为了救我,冥王和明月你们就不会被困在里面了。”

    秋明月没有怪他,而是认真地思考一下:“让我进来,大概就是为了让我破阵。天羽,这不是因为你,而是天命让我来到这里。”

    天羽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不该追究谁的问题,最重要的事是破阵。冥王,你说是吗?”

    冥王点头。

    这丫头对待公孙琴,那手法狠得他都背后发寒,但是对着朋友的时候,却又这样善良,变着法子安稳着。

    这丫头……还真是越来越吸引人了。

    “会下棋吗?”

    秋明月摇头。

    “我会下棋。”天羽弱弱地举手。

    冥王看向天羽:“棋艺在真个玄沧大陆排第几?”

    天羽:“我没参加过职业比赛,是业余的。”

    冥王:“……明月,我们还是在这里生孩子吧。”

    冥王的语气十分不正经,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大家一起相处的时候,冥王高冷、寡言,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就变得不正经。

    天羽弱弱举手:“那我呢?”

    “你就做宝宝吧。”

    天羽:“……”

    秋明月:“……”

    这又不是角色扮演游戏。

    秋明月可不想被困在这阵法里,她还想早点找到九品还魂丹,回到乾坤学院,早日跟萧默寒相聚呢。

    “冥王,你能不能将斗篷摘下来?”秋明月忍不住问道。

    “看到本王的脸可是要和本王成亲的。”

    “……那还是算了。”

    秋明月起身,她的脚下,就是一个巨大的棋盘,她站在黑子的位置,对面是白子。

    秋明月在黑子的位置走了一圈,突然,对面一阵白光,一个白发白须的影子渐渐清晰起来。

    “哈哈哈,几万年了,老夫终于等来了有缘人。”老修士浑厚的声音响起。

    当他看到秋明月的时候,眉头不禁皱起:“小娃娃?”

    秋明月就这样盯着他:“这棋局是你设下的?”

    “几万年前,老夫设下这棋局,因为老夫身怀异宝,许下重诺,只要赢了老夫,老夫就赠送一样东西。那时,灵域子民万千,无数人蠢蠢欲动,进入老夫这棋局,最后都变成了枯骨。”

    “你这小娃娃,又是一个送死的,没意思。”

    老修士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身形渐渐透明,眼看就要走……

    秋明月眉头一皱,眼前这个老头是突破口,不能让他走!

    “老东西,你要走,是怕了吗?”秋明月道。

    老修士透明的身体又逐渐清晰起来:“小娃娃胡说八道,论棋艺,老夫从来没怕过!”

    “那就好,我不喜欢太软弱的对手。”秋明月双手负在身后,冰冷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倨傲。

    老修士气得笑了:“小娃娃,别太狂妄。你入棋行多久了?”

    秋明月:“现在入行可以吗?”

    老修士:“……”

    他等了几万年,就等来了这么个东西吗?

    现在入行就想打败他?这是他出生开始听到最好笑的事了!

    “小娃娃,现在的后生都像你这样狂妄了吗?真本事没有,吹牛倒是厉害!”

    “老头子,你这么痴迷下棋,肯定有不好关于棋艺的书吧,拿几本来看看。”

    老修士嗤笑了一声:“你居然想现学来打败老夫?小娃娃,你知道原来的那些,有的已经学了几百年吗?”

    现在学,打败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