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公孙琴自食恶果
    :

    公孙琴就在这时站了出来。

    “我是御兽师,我看看发生了什么。”公孙琴说着,就挡在了众人的面前。

    独孤衡再次怔住了,这刁蛮丫头真的改邪归正了?

    兽潮汹涌,浓烈的杀气扑面而来!

    近了近了!眼看着就要扑上来了!

    公孙琴手里形成一道光,光亮照耀奔腾的兽群,那些兽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公孙琴发出两声奇怪的声音,就像从喉咙里发出来的一般,而兽群最前方的头兽也发出了‘吼’的叫声,两人几个来回,就像在谈判一样。头兽最后一声是朝着秋明月吼的,就像要扑上来一样。

    公孙止有些急:“琴儿,这些魔兽要做什么呢?”

    公孙琴看了秋明月一眼,道:“兽群的头兽跟我说,它们看上了我们这里的一个雌性。”

    公孙琴没有说是谁,但是她的眼神已经告知了。

    其余人都愣住了。

    什么?

    魔兽看上明月了?

    雄性魔兽会被女人的雌性所吸引,这样的事并不罕见,就曾经有女御兽师被魔兽看上,委身于魔兽。

    “不行!”独孤衡立即站在了秋明月的这边。

    公孙琴故意道:“是啊。这位姑娘委身于魔兽,失去的是清白,如果不,那我们失去的命。当然,在独孤城主的眼里,我们这八条命都比不上某人的清白啊。”

    “独孤城主,你这样未免太自私了一些啊。”

    “我们这里的某些人,就是太喜欢拈花惹草了,连野兽都不放过。”

    “这位姑娘,你招惹雄兽的后果,却要我们来承担,我们还真是倒霉哟。”

    冥王这下该看清这贱女人的真面目了吧!

    吼吼吼!

    兽群的吼叫声越来越大声。

    公孙琴心中得意,贱人,姑奶奶看你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牺牲一个人,还是全军覆没?公孙琴觉得,只要稍微脑子正常一点,都能做出选择。

    谁愿意为一个淫、荡的女人付出自己的生命呢?

    这贱女人很快就要成为众矢之的了吧。

    秋明月看了公孙琴一眼,就刚好对上公孙琴得意的笑容。

    贱人,看你怎么办?!

    片刻的沉默后,秋明月走了出来。

    “明月,你要做什么?!”独孤衡忍不住道。

    秋明月走到了公孙琴的身边,看着那些乌压压的兽群,眼睛里闪过一丝了然的笑。

    公孙琴就想用这些垃圾来对付自己?

    “诸位有没有发现,这些魔兽的等级都不超过三品?”秋明月看向公孙琴,“三品御兽师,能控制三品以下的魔兽吧。”

    公孙琴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秋明月看着公孙琴,眼睛里闪耀着一丝冷光,“公孙小姐控制了这些魔兽!”

    “你胡说八道什么?”

    “胡说八道?那就来验证一下,只要杀了御兽师,这些魔兽就不会被控制呢。”

    秋明月笑眯眯道,公孙琴突然觉得一股寒意从背后冒了出来,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你不能杀我!”

    秋明月冷笑道:“你说不能就不能?”

    她已经受够了公孙琴了,懒得留着慢慢折磨了,她的主要目的是找到九品还魂丹,先杀了这女人再说,省的碍眼。

    秋明月手里的灵力球直接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公孙琴的肚子上。

    砰!

    公孙琴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你居然敢打本小姐。”

    砰!

    “打的就是你。”

    “你、你找死!”

    “公孙琴,要死的是你。”

    秋明月的攻击随之而来。

    轰轰轰!

    一道又一道的灵力球挡在了公孙琴的身上,公孙琴的身体都蜷缩了起来,根本无法躲避。

    “不准动我女儿!”公孙止冲了过来,冥王同时出手,公孙止根本无法靠近公孙琴!

    秋明月出招狠辣,依旧单纯成了单方面的虐杀。

    公孙琴倒在地上,眼睛里迸发出仇恨的光芒。

    第三次了。

    这是第三次这个贱女人给她生不如死的感觉了!

    她好恨!

    噗!

    咔嚓!咔嚓!

    几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公孙琴的手骨和腿骨全部碎裂了。

    “接下来,还有更爽的呢。不然怎么对得起你将我推下深坑,又给我找来这么多雄兽呢?”

    秋明月突然靠近,毛骨悚然的声音在公孙琴的耳边响起。

    公孙琴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她后悔了!

    她不该招惹这狠毒的女人的!

    秋明月伸出手,落在公孙琴的丹田处。

    砰!

    公孙琴的丹田直接炸开了。

    丹田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尤为重要,没了丹田就是一个废人。

    公孙琴如破布一样倒在地上,秋明月从空间里取出一枚丹药,喂她吃了下去。

    公孙琴本来倒在地上,浑身骨头碎裂,没灵力,被无穷的痛苦折磨着。

    然而,秋明月永远能叫她知道什么叫更绝望。

    公孙琴吃下那粒丹药后,浑身就热了起来,她就看到一片乌压压的魔兽朝着自己涌了过来……

    另一边,公孙止知道现在的自己不是冥王的对手,抛下疼爱的女儿,逃脱了……

    女儿,爹留下也是死,爹只是为了保存实力为你报仇啊。琴儿,不要怪爹……

    秋明月看着公孙琴凄惨的样子,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这就是三番两次招惹自己的下场!

    独孤衡走了过来:“明月,手疼了吗?快休息一下。”

    一般人都会觉得秋明月残忍,独孤衡却问她手疼不疼,这护短得十分明显啊。

    秋明月脸上的冰冷消失,笑着摇了摇头:“不疼。”

    冥王道:“那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秋明月点头。

    她还想快点找到九品还魂丹救甄宝呢。

    一行人继续前行。

    ……

    日落,黄昏的光晖笼罩着大地,草原上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公孙止在草丛里潜伏了很久,确定冥王一行人离去后,他才走了出来。

    他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一群魔兽侵犯!

    我的女儿!我的女儿!

    公孙止冲了过去,直接击杀女儿身上的魔兽!

    公孙止将公孙琴抱进了怀里。

    公孙琴并没有死,她是活着忍受着那些羞辱的,这才最痛苦。公孙琴瞪着眼睛里,眼睛里没有一丝光亮。

    “琴儿……都是那个贱人害得你!”

    “琴儿,爹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将那女人碎尸万段!”

    公孙琴的目光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爹……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