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打不死的小强又作怪
    :

    独孤衡虽然气,但是公孙琴居然无耻地天衣无缝,他只能气愤地跟在秋明月的身后。

    冥王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也和秋明月一起离去了。

    天羽也转身离去。

    紫浩辰有些想留下来,但是就算留下来,他也是抢不过公孙止的,只能转身跟上大部队。

    “爹,他们走了!”

    “哈哈,琴儿,这宝物是我们的了!这宝物比他们所有的人都要珍贵啊!”

    他们扬眉吐气的机会终于来了!

    “爹,还是你聪明,知道跟着那只重明鸟!爹,我来拔吧,我拔了就是我的了!”

    这剑很重,是男人用的,但是看到女儿闪闪发亮的眼睛,公孙止还是纵容地点了点头。

    ……

    “明月,灵兽也是你的啊,你怎么那么善良,将那么好的宝物让给他们?!”独孤衡忍不住道。

    秋明月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衡叔,崽崽并不是在和公孙琴抢宝物。你知道崽崽在说什么吗?”

    秋明月卖了一个关子。

    ——“‘不能拔,拔了会有危险!’衡叔,有人要送死,我们怎么能阻止呢?”

    秋明月笑了。

    独孤衡看着那个笑,不由得抖了抖。

    谁说他们明月善良了,得罪明月的下场可是很惨的!

    ……

    公孙琴惊喜地拔起了剑!

    她就要得到稀有的珍宝了!比他们所有人都贵重!

    轰!

    一声巨响!

    公孙琴和公孙止的笑凝固在脸上。

    将剑柄拔起来后,下面竟然空无一物,随之,那草下藏着的泥沙,迅速形成了一个漩涡,将周围的东西全部卷了进去。

    “秘境漩涡!”公孙止大叫一声。

    秘境漩涡是秘境中的一种极为危险的东西,通过吞噬一切有灵力的东西来壮大自己的灵力,其中就包括修士!

    秘境漩涡的力量极大,很快就将公孙琴卷了进去。

    “爹!”

    公孙琴疯狂地大叫道,她看到漩涡里居然有许多白骨在翻滚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啊啊啊!救命!”

    “爹,救我啊!”

    公孙止伸手去拉公孙琴,很快,就连他也被漩涡卷了进去。

    啪啪啪啪!

    两个人身上的血肉都被巨大的力量撕扯开了,撕心裂肺的痛侵袭着每一寸肌肤。

    公孙琴以为自己要死了。

    为什么会这样?

    她以为的珍宝变成了这么危险的东西?

    她好不甘心。

    她好后悔!

    要是让秋明月拔了就好了!

    “黑蛟!”

    公孙止大叫一声,一条黑色的身影就出现了,直接钻进了漩涡里。

    公孙止和公孙琴紧紧地抓住黑蛟的尾巴,借着强大的力量抵抗漩涡的吸引力,冲出了漩涡的包围!

    两个人倒在地上,惊魂甫定。

    两人都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要是再慢一点,两人就彻底没了活路!

    公孙止拿出两粒丹药,两个人吃下后,才止住了血。

    父女俩休整了很久,才恢复过来。

    两次遇险,导致公孙止的修为大减。他现在根本不是冥王的对手了。

    公孙琴的小脸白白的:“爹,那贱女人又摆了我们一道!”

    公孙止点头:“是的,她走得那么干脆,肯定就是知道刚刚那剑有问题。明知道有问题,还故意让我们拔剑,一点人性都没有。”

    “而且,冥王还站在那个女人那边,我真搞不懂冥王怎么会喜欢她,那张脸还没有我的百分之一好看,难道说……”

    “琴儿,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并不单纯看脸,还可能因为那女人能……”公孙止顿住,露出一丝略带**的笑,“满足那个男人。”

    公孙琴的眼睛里喷出了火:“爹,你的意思是那女人勾引了冥王!太阴险了!爹,冥王是我的。”

    公孙止沉思了片刻,脑海里闪过一个主意。

    “琴儿,那贱女人不是淫/荡吗?我们就满足她!”

    “爹,你的意思是找人……”

    “找人岂不是便宜她了?像她这么淫、荡的女人,只有魔兽能满足她呢。琴儿,你别忘了,你可是御兽师啊。”

    公孙琴顿时一喜,一下就跳进了公孙止的怀里,抱住他的脑袋狠狠地亲了一下。

    “爹,你太聪明了!要是那贱女人被魔兽糟蹋后,冥王哥哥肯定不要她了!我比她好那么多,冥王哥哥肯定会喜欢我的。爹,那时候,你就是冥王的岳丈了。”想到这里,公孙琴不由得兴奋起来。

    她几乎有些迫不及待了。

    ……

    秋明月和冥王并排往前走着,草原太广阔,许久都走不出去。

    九品还魂丹……她在这秘境里能寻到九品还魂丹吗?

    “冥王。”

    挡住他们去路的竟然是公孙止和公孙琴。

    秋明月目露惊诧,一闪而逝,眼神冰冷,没想到这两人还真命大,居然还没死去。

    公孙琴看着秋明月。

    呵呵,贱女人,没想到吧。

    姑奶奶活着回来,就是来索命的!

    公孙琴心里恶毒,脸上却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冥王殿下,你们去哪了?我跟爹去拔剑,等拔完的时候就看不见你们了,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找到你们呢,脚都起泡了。”

    冥王没有应声。

    云初却当真了,凑过去心疼道:“琴儿妹妹没事吧?”

    没得到想要的人的关心,公孙琴想要一脚将他踹开,刚伸出又忍住了,转而用手推开。

    这一路上,公孙止和公孙琴都没做什幺。公孙琴像是变了一个人,知书达理了很多。

    “大家都累了吧,喝点水吧。”

    “这里有点脏,我来擦一下。”

    “天羽,你流了好多汗,来擦下汗吧。”

    独孤衡忍不住凑到秋明月的身边:“这刁蛮丫头吃多了苦头转性了?”

    秋明月也不知道公孙琴在搞什么鬼,她的眼睛微微眯起,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从日出到黄昏,他们依旧没有走出草原。

    轰轰轰!

    蹬蹬蹬!

    脚步声从远方传来,脚下的地都像晃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都有些凝重。

    公孙琴微微垂下眸,眼睛里闪过一丝得逞的光芒。

    来了!

    响声越来越大,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一片乌压压的奔腾的兽群就出现在了不远处。

    “是兽潮!”

    “兽潮是极为凶险的情况,魔兽的数量多,速度快,很多修士根本无法阻挡!”

    “兽潮这么近了,我们逃不掉了!”

    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格外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