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跟着灵兽寻宝?
    :

    公孙止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说出的话,最终报应在自己女儿的身上。

    公孙止迅速分辨了目前的形势。

    冥王是站在秋明月那个贱人那边的,自己不能和他们撕开面,自己要在灵域秘境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必须……

    公孙止替公孙琴止了血,咬着牙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冥王道:“冥王,我知错了,这样的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公孙止朝着秋明月鞠躬道:“姑娘,对不起。”

    堂堂家主向一平民女子道歉,这确实需要一些勇气。

    众人便没有话可说了。

    过了一会儿,公孙琴才幽幽转醒,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秋明月在她面前晃动着。

    公孙琴尖叫出声:“爹,她怎么还活着,杀了她替我报仇啊!”

    啪!

    公孙止一巴掌就甩了过去,打得公孙琴面上火辣辣的。

    公孙琴愣住了,她爹从来没打过她!

    “爹,你怎么打我?”

    “不准你说这位姑娘的坏话!”公孙止道,一边朝着公孙琴使眼色。

    公孙琴还记恨着秋明月的那些话,早就气疯了。

    “爹,你不帮我报仇,我自己去杀了她!”

    公孙琴说着,就伸出手,朝着秋明月打去。

    秋明月一个闪身就避开了。

    啪!

    公孙琴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手掌拍来,狠狠地拍在她的脸上!

    “秋明月,你居然敢打姑奶奶!”

    啪!

    又是一巴掌,将公孙琴愈合的血肉一下炸裂了!

    啪啪啪!

    秋明月的巴掌像雨点一样,朝着公孙琴甩去。

    砰砰砰!

    秋明月一拳一拳打在公孙琴的身上。

    喀嚓!

    骨头碎裂,公孙琴的身体几乎缩成一团。

    “疼,好疼,爹,快救救琴儿啊。”公孙琴哀求道。

    公孙止看了一眼,只能生生地转开了脑袋。

    琴儿,你就忍忍吧,等时机到了,爹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将这贱人加诸在你身上的伤害百倍奉还!

    秋明月狠狠揍了公孙琴一顿,终于停下了手。

    秋明月本来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的,但是公孙琴找打,自己只能动手了。

    公孙止连忙冲过去,将她抱了起来,喂她吃下一粒丹药。

    过了一会儿,公孙琴才醒来,浑身像被马车碾压了一遍。

    公孙琴被秋明月揍怕了,根本不敢大声说话,而是抱怨道:“爹,你为什么不救我?”

    “琴儿,在这秘境里不宜和他们起冲突,毕竟他们还有些用。”

    “等出了秘境,爹一定要狠狠地折磨秋明月,让她生不如死!

    灵域是上古秘境,呆的时间越久,危险就可能越大。

    冥王丝毫没有为公孙琴浪费时间的意思,只能由云初背着公孙琴前行。

    灵雾森林无边无际,他们不敢使用坐骑,因为要仔细分辨方向,坐在灵兽上,很可能就迷失了方向。

    他们只能用脚走,等他们走出的时候,公孙琴已经恢复地活蹦乱跳了,除了那张脸依旧有些惊悚,外加断了一只手臂,和之前无异。

    走出灵雾森林,外面是一大片平整的草原。草原生机勃勃,各种稀奇的魔兽在上面欢乐地奔腾着。

    小魔兽们萌萌的,都是一品或二品的魔兽,毫无威胁。

    秋明月的怀里,几只小灵兽忍不住探出了脑袋,重明鸟从怀里爬了出来,欢乐地加入了魔兽的队伍里。

    灵犀用小短腿戳了戳小白猪:“我们也下去玩玩吧。”

    小白猪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小孩子的玩意,老……老夫……才不去。”

    灵犀从怀里跳了出来,前腿抬起,追着重明鸟在草丛间飞舞着。

    小白猪端着的下场,就是两只前蹄扒着,眼巴巴地看着。早知道、早知道它就顺势下去玩玩了。

    但是小龙猫玩得忘乎所以,根本忘了来邀它了。

    一行人坐下来开始清点自己的战利品。

    “我拿到一件九品神器……”

    “我摘到一颗八品灵力果……”

    “我这个东西用处可大了,穿在身上刀枪不入……”

    秋明月也拿到一些东西,但是没有九品还魂丹,所以没有什么开心的感觉。

    唯有公孙琴和公孙止的面前,依旧空无一物。两个人都有些慌了。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们居然一件战利品都没拿到,其余人看他们的目光都带上了一丝同情。

    姑奶奶才不要你们的同情!

    姑奶奶会比你们拿到更珍贵的东西!

    “琴儿,你说那贱人为什么能拿到那么多珍宝?你看到那只重明鸟了吗?这种灵兽对灵气极为敏感,可以帮助人寻找宝物。”

    公孙琴顿时眼睛一亮:“只要我们跟在那灵兽之后……”

    草原寻宝之旅开始……

    “吱!”

    秋明月突然听到崽崽的尖叫声,脸色一凛,迅速朝着它发出叫声的地方而去,等到了的时候,就看见公孙琴止手里拿着剑,朝着小白鸟刺去!

    崽崽是一只灵力还没有觉醒的灵兽啊!

    砰!

    秋明月手里的剑飞了出去,和公孙琴的剑撞上了,公孙琴手里的剑就落在了地上。

    崽崽还要朝着公孙琴身上撞去,公孙琴猛地挥开,崽崽小小的身影就飞了出去,秋明月连忙抓住,将它护在怀里。

    “为什么要杀我的灵兽?”

    公孙琴躲在公孙止的身后:“它要和我抢宝物,这宝物明明是我先看到的!冥王不是说了吗?谁先找到就是谁的!”

    只见一把剑刺进了草地里,只剩下一个剑柄在外面,四周萦绕着强大的灵力,可见其不凡。

    “啾啾啾啾!”崽崽急了,疯狂地叫道。

    “你这灵兽是在说是它先发现的吗?那又如何?冥王说的可是第一个发现的人,灵兽又不是人!”公孙琴早就想好了理由,有恃无恐道。

    公孙琴说着就要去拔。

    “啾啾!”崽崽再次朝着公孙琴飞了过去,狠狠地啄在她的手上。

    “该死的灵兽!”公孙琴怒极!

    秋明月一伸手,就将崽崽抓了回来。

    “我知道了。”秋明月温柔地抚摸着崽崽的脑袋,小家伙乖巧下来,萌萌地眨着眼睛。

    秋明月并没有教训公孙琴,而是直接转身离去了。

    转身的瞬间,秋明月露出一个冰冷到骨子里的笑容,公孙止父女并没有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