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这就是残害队友的下场!
    :

    这浓雾有毒!

    只有走出浓雾他们才安全!

    公孙止直接抓起公孙琴,就朝着前方冲去。

    剩下的五人,则在浓雾里慢悠悠地走着,完全不受浓雾的毒性影响。

    “咦,这闪闪发亮的东西是什么?”

    “是金石,相当于上古时代的玄晶,里面的灵力浓郁,身上放几块会有助于修炼。”

    “那我多捡几块!”

    “也别捡太多,后面有更好宝贝等着我们呢。”

    “明月,这个给你做珠钗挺好的!”天羽自来熟地凑到秋明月的面前。

    这位仁兄虽然出生大门大派,但是眼光有问题,喜欢的都是金灿灿的东西。秋明月看了一眼,就嫌弃地移开了目光。

    天羽:“……”

    青年脸上可谓一脸懵逼。

    他以往送女孩子东西,她们都很喜欢的,这姑娘的心思完全猜不透。

    一行人开开心心地走出了毒雾。

    “爹,我好疼。”

    “琴儿,再忍忍,爹将你脸上的脓液挂掉,再涂点丹药,马上就能痊愈了。”

    “爹,啊!轻点!”

    秋明月一出毒雾,就听到一阵惨叫声。公孙琴脸上的肉被剔去,能看见肉和骨头,坑坑洼洼的脸上,娇俏不再,只剩狰狞。

    公孙琴一看到秋明月,眼睛里就露出一丝阴毒的眼神。

    公孙琴咬牙切齿道:“爹,我们变成这样都是那贱女人害的,她明知道浓雾有毒还故意引我们进去,我们一定不能放过她!”

    公孙止猛地点头:“琴儿放心,爹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离得远,独孤衡并没有听到这对无耻父女的对话,不然又要上去喷他们了。

    明明是他们自找的,怎么又怪得到明月头上来?

    奇葩的脑回路都这么怪异吗?

    冥王的人坐下来休整,整理着自己的战利品。

    公孙止和公孙琴以及云初处理好了身上的伤口,走了过来。

    公孙止胖乎乎的脸也十分狰狞,看着冥王:“冥王,您是我们这八个人的队长,在这里,您就有审判权,请您一定要为我们父女做主!”

    冥王这边的人都有些懵,作主?作什么主?

    “冥王,刚踏入灵域的时候,您就说过,我们八个人是一体的,共同的敌人就是这灵域里的位置,但是现在有人离间这八人关系,您说是不是该死?!”公孙止道。

    公孙止的话有道理,但是独孤衡总觉得阴阳怪气的。

    公孙琴装模作样道:“爹,您说的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就是她!”公孙止指着秋明月,“她明知道毒雾有毒,还引我们进去毒雾里!”

    独孤衡丢失了教养,忍不住‘呸’了一声。

    “那我们都没事,明月熬了能抵抗毒雾的汤水,是你们自己不喝的!”

    原来那恶心的汤水竟然能抵抗毒雾?

    公孙琴愣了一下,要是知道那恶心的汤能抵抗毒雾,就算是粪坑里捞出来的,她都吃了。那样,她就不会变成丑八怪了。

    公孙止的反应很快:“那是因为她没有说明那能抵抗毒雾!她明知道毒雾有毒,熬了汤不告知我们用途,还熬得那么臭,不是故意害我们吗?”

    “我们不喝,她就应该劝说我们喝啊。还直接倒了!”

    “是啊,冥王殿下,您要是不处置她,那我们队伍的人心早晚要散了!”

    看着公孙止和公孙琴那一副气愤的样子,秋明月简直想笑。

    她见过无耻的人,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独孤衡气得就要冲上去揍他们一顿……

    秋明月拉住了他。

    这秘境之中,讲究的是保存灵力,何必为了这样两个人渣浪费灵力?

    “对,我就是故意的,就算你们要喝,我也不会给你们喝的。”秋明月道。

    “因为我觉得你们几个人活着就是恶心,要是死了就清净了。公孙止,你这个老头子,又丑又肥的,就像一只出生时脸着地的肥猪,身体长出了猪的特征,脸却还比猪还丑。看着你那张脸,我就觉得眼睛里火辣辣的,你说话的时候,我都想吐出来了。还有公孙琴,你是从来没照过镜子吗?自以为自己很美,其实你原来的样子比你现在的样子强不了多少。别弄得自己像是被毁容似的,其实你根本没毁容。”

    “你……你!”公孙琴气得差点晕过去。

    秋明月一口气说完,她根本没有插嘴的余地。

    天羽和孤独衡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难怪我觉得一进秘境眼睛就火辣辣的,原来是多看了公孙家主和公孙小姐啊。”

    “这么辣眼睛还到处晃,一点自知之明都没啊。”

    “我觉得公孙小姐这样子还好看一些,我都不想吐了。”

    公孙琴头晕目眩,两眼翻白,差点晕过去。

    “冥王,你听到了吗?她残害队友,快处置她!”公孙止气得指着秋明月道,手一直在发抖,显然也是被气到了极点。

    冥王没动,而是问道:“那本王该怎么处置残害队友的人?”

    公孙止一喜,冥王站在他这一边了!

    贱女人,等死吧!

    直接杀了有些便宜她了!

    公孙止道:“冥王英明,我觉得应该先砍去她的右手……”

    “好。”冥王应声。

    独孤衡的脸色很难看,急切道:“王爷,您不能这样对明月,明月是无辜的!”

    冥王爷怎么能颠倒黑白呢?

    明月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与独孤衡的慌乱不同,秋明月相反十分镇静。

    冥王突然出手——

    “啊!”公孙琴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

    只见她的右手臂被完整地砍了下来,鲜红的血液一下喷了出来,公孙琴疼得站在地上打滚!

    她的脸毁了,现在还没了一只手,这对于一个姑娘家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尤其是公孙琴这样爱美好面子的。

    她好恨!

    她好恨啊!

    公孙琴两眼一白,直接晕了过去。

    “琴儿!”公孙止将公孙琴抱了起来。

    “别以为本王是傻子。残害队友的是公孙琴,见死不救的是你公孙止。本王不说,并不代表本王不知道。”冥王的声音一直是温润如玉的,此时却冷到了极点。

    公孙止吓得身体僵住了。

    “这就是残害队友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