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明月就是高明!
    :

    冥王和独孤衡一前一后,但凡魔兽来犯,有两人守着,中间的人一点伤害都没有受到。

    秋明月发现,越往里走,空气可见度就越低,像是预示着什么危险即将来临……

    “诸位休整一下吧。”冥王道。

    众人都停了下来,围成一圈坐了下去。

    秋明月用自己在河道里摘来的紫色花朵煮了一锅水。那水瞬间紫了,还散发着一股怪味。

    公孙琴忍无可忍:“你这贱女人,是存心恶心我们吗?”

    秋明月没有理她,而是给除了公孙止、公孙琴及云初之外的人倒了一杯。

    她是故意的。

    “这么恶心也喝得下去吗?”公孙琴嫌恶道。

    “你们喝了她的汤,小心被毒死啊!”

    独孤衡看了秋明月一眼,没有多问就喝了下去,这丫头这样做肯定是有道理的。

    冥王也喝了下去,其他人见状,也都全部喝了下去。

    秋明月也喝了一口,一行人启程。

    越往里,森林越密。

    “那是什么?”有人忍不住惊道。

    等近了,就发现那居然是一具白骨!

    有白骨的地方就预示着危险,白骨前方不远处是黑沉沉的雾气,翻滚着。

    秋明月看着那雾气,这就是冥王说的有毒的雾气?

    秋明月看向冥王,冥王戴着帽子,本来看不到她的,此时却像是感觉到她的视线,微微地点了点头。

    真是毒雾?

    不过她喝了那花煮的水,已经不怕了。

    “那、那到底是什么?”

    “感觉好可怕,里面像是藏着一只怪兽。”

    “琴儿别害怕,爹在呢。”

    公孙止低声安抚着公孙琴。

    “冥王,这浓雾太蹊跷了,我们最好不要同时过去,还是派一个人过去先看看吧。”公孙止道。

    冥王刚想解释,就发现秋明月拉了一下他的袖子。

    秋明月的眼睛里闪过一抹阴谋的味道,像是想到什么坏点子,笑得有点坏,透着一丝可爱。

    她已经想到折磨公孙止和公孙琴的法子了。

    冥王没有再说话。

    秋明月道:“我去看看吧。”

    公孙琴和公孙止都是一喜!

    这贱人出生牛犊不怕虎,居然自己要去送死!

    想展现自己的大无畏牺牲精神吗?

    那真是太好不过了。

    公孙琴装模作样道:“那姑娘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什么危险立即退回来。”

    公孙止道:“这样吧,秋姑娘要是一个时辰后都没出来,我们就一起冲进去。”

    “明月……”独孤衡的眼睛里有一丝担忧。

    秋明月道:“衡叔放心,我没事。”

    秋明月朝着浓雾走去,很快,她的身影就被浓雾淹没。

    独孤衡的脸上充满了担忧,心也揪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公孙止和公孙琴脸上的笑几乎要忍不住了。

    公孙止做出一副痛心的样子:“这么久了,这位姑娘还没出来,恐怕是凶多吉少。她也是为了大家才这样的,就为她立一座衣冠冢吧。”

    独孤衡脸色一凛:“不行!”

    明月不会死的!

    公孙止道:“独孤兄,你是对那位姑娘有偏见吗?她为我们付出这么多,给她立一个衣冠冢都不行了吗?”

    公孙琴立即帮腔道:“是啊,平时‘明月、明月’叫得亲切,没想到都是假的。”

    云初也道:“独孤城主,您怎么能这么无情?”

    独孤衡被这三人气得气血上涌,恨不得一拳打过去。

    “三位这么着急替我立衣冠冢,看来是恨不得我死啊。”

    只见浓雾里走出一个完好无缺的人,正是秋明月!

    公孙止和公孙琴的表情都凝固在脸上。

    这女人怎么没死?

    难道说那浓雾没有问题,是安全的?

    秋明月走到了独孤衡的面前:“衡叔,别气,我知道你担心我就够了。”

    独孤衡看着她活着,就松了一口气,此时听闻她的话,脸色好看了许多。

    公孙止立即改口道:“姑娘这说的什么话呢,老夫也是担心你啊。”

    公孙琴急于挽回自己的形象:“爹,为了让大家看到我们的付出,我们走在前面吧。”

    公孙止连忙应声:“好,好,要是有什么危险,后面的就赶紧跑。”

    独孤衡忍不住嘀咕:“真无耻,明月刚刚探过了没问题才这样说……”

    公孙止和公孙琴假装没听到,走到了最前面。

    秋明月看着那对父女的背影,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她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道:“衡叔,等着看好戏吧。”

    秋明月的声音阴气森森的,独孤衡有预感,那两个人要倒大霉了。

    他还真有些期待呢。

    公孙止和公孙琴走在前面,其余人走在后面。

    距离浓雾越来越近,公孙止父女的脸上并没有惊恐。

    公孙止和公孙琴率先走进了雾气中,其余人也走了进去。

    那浓雾里像是有无数只虫子蠕动着,靠近了,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爹,我怎么觉得有些痒?”

    “可能是错觉吧。小琴,别怕。那女人试过了,没问题的。”

    公孙琴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

    公孙止觉得自己身上有些痒,停下来,抓了抓。

    “爹。”

    公孙琴停下脚步,扭头看他。

    公孙止看着公孙琴的脸,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琴儿,你的脸怎么了?”

    “我的脸怎么了?”公孙琴迷茫地摸上了自己的脸,当摸到一脸都是包的时候,发出一声尖叫。

    脸上的包迅速红到了极点,越来越鼓,里面包含着脓液,脓液溃烂,流了出来,整张脸恶心极了。

    这一切,只发生在短短的时间里。

    “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

    “好痒啊,我的脸怎么这么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公孙止、公孙琴,还有云初,都尖叫了起来。

    再看其余五个人,都完好无损。

    “冥王殿下,求求您,救救我们!”

    “好难受,我的脸全烂了。”

    公孙琴哀求道。

    但是冥王没有说话。

    独孤衡幸灾乐祸道:“不是你们说有危险别管你们,让我们赶紧跑吗?怎么现在又要来救你们了?”

    独孤衡算是知道了那丫头的鬼主意,她知道这对父女的德性,所以故意进入浓雾,让他们以为没有问题,再引他们进来……

    看着公孙止父女生不如死的样子,独孤衡就觉得十分解气。叫你们虚伪!哼哼!

    这样的报复,比狠狠揍他们一顿解气多了。

    明月就是高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