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见死不救猪队友
    :

    秋明月觉得有些好笑:“公孙琴,我在找方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他了?”

    “你往他身上贴!”

    秋明月轻笑一声,觉得道理讲不通,于是挑衅道:“我就往他身上贴,你要是愿意,你也可以往他身上贴啊。”

    公孙琴气得小脸通红,却又拿秋明月无可奈何!

    更可恶的是,秋明月说这些的时候,冥王居然没有教训她!难道冥王真的不像传说中的一样不近女色?

    自己长得比这贱人漂亮,身材比她好,出生大世家,冥王能肯这女人贴了,自己的希望是不是更大了?

    公孙琴的眼珠滴溜溜地转着,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秋明月冷笑一声,朝着自己辨别的方向走去。

    冥王也跟了上去。

    其余人也陆续跟了上去。

    轰!

    轰轰!

    地下一阵一阵的巨响,前面的沙子都飞了起来,迷住了眼睛。

    “那是什么?”

    “沙尘暴!”

    “快形成保护罩,不然会被沙尘暴吹死的!”

    秋明月立即用灵力给自己形成一个保护罩。

    公孙琴没有形成保护罩,也没有理会担忧她的公孙止,而是朝着冥王跑了过去。

    “冥王哥哥,沙尘暴好可怕,琴儿好可怕,冥王哥哥保护琴儿好不好。”

    公孙琴撒着娇,就朝着冥王凑了过去,想要粘在他的身上。

    刚刚冥王哥哥都没有推开那个丑女人,自己长得这么娇小可人,冥王哥哥肯定会将自己抱进怀里好好安慰的……

    沙尘暴越来越猛烈,没有保护罩的公孙琴摇摇欲坠,贴着男人越来越紧。男人的眉头皱起,极力隐忍着,终于,在女人的那双小手碰触到自己肌肤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一下就将她推开了!

    “啊!”

    公孙琴一声尖叫,迅猛的沙尘暴迅速将她吞没!

    公孙琴怎么也没想到,冥王会将她推开!

    为了显得柔弱一些,她一点灵力都没用,沙尘暴来得太快,她根本来不及防御!

    所以,结果就有些凄惨了。

    “小琴!”

    公孙止一声尖叫,迅速朝着公孙琴跑去!

    沙尘暴越来越猛烈,秋明月的身体像没有根的浮萍在空气中飘荡着,尖锐的风声在自己的耳边响起,那保护罩差点炸裂!

    沙漠中央形成了一个漩涡,秋明月感觉到自己要被那漩涡吞没……

    就在那瞬间,一股力拉了她一下,秋明月就从漩涡里逃了出来。

    转瞬,拉她一把的人就走了,留下一道黑色的影子。

    居然是冥王。

    本来,冥王作为领头人,拉她一下正常。

    但是,冥王推开了公孙琴,并没有去救她,却救了自己,这就有些怪异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沙尘暴终于停止了,秋明月从沙子里爬起来,比刚刚进入秘境的时候邋遢了很多。

    冥王笔直地站在那里,身上一点沙粒都没有。

    秋明月走了过去。

    “谢谢。”

    男人没有应声,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大家陆续聚集在一起,只剩下公孙止父女,不知所踪。

    “他们可能被风吹得有些远,我们再等等吧。”云初道。

    云家和公孙家交好,所以云初会替公孙世家说话。

    等了一会儿,公孙止和公孙琴才狼狈归来,尤其是公孙琴,身上披着的是公孙止的衣服,头发凌乱,脸上还有血痕,十分狼狈。

    公孙琴再不敢往冥王身边凑了。

    秋明月看了她一眼,公孙琴立即狠狠地瞪了回去。

    她觉得秋明月肯定在笑她,这个无耻女人,自己不会让她笑多久的!

    “那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众人继续往前走。

    身后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被风一吹,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到边缘了!”

    对面有绿色植物出现了,有一座树桥,连接沙漠这边和那边的树林。

    “天啊,这是什么?”

    众人走了过去,只见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下面深不见底,似乎藏着一堆白骨。

    “天啊,这里面是上古众神的骸骨吗?还是说我们不是第一批进入这秘境的?”

    “无论是哪种可能,只能说明这里面有很可怕的东西,否则怎么这么多人死在这里呢?”

    很可怕的东西吗?

    公孙琴站在秋明月的身后,看着深坑,又看着秋明月,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秋明月,我让你得意!

    看你变成一摊白骨还怎么得意!

    秋明月正蹙着眉看着那深坑,总觉得这深坑肯定藏着什么秘密,所以没有注意到公孙琴突然推了一下。

    这一推,秋明月往前倒去,身体就落下了深坑。

    一切只在瞬间,独孤衡和冥王连忙去拉,都没有拉到,甚至连衣角都没有摸到。

    独孤衡忍不住大叫一声:“明月!”

    公孙琴露出一丝得逞的笑,这一次,这女人必死无疑!

    “哎呀,怎么一点都不小心啊,明知道在坑旁,还不站稳。”

    秋明月死了,死无对证,谁都不知道是她推下去的!

    独孤衡愤怒地瞪了公孙琴一眼。

    公孙琴还想再说,公孙止拉住了她。

    独孤衡道:“冥王说过,我们八个人是一体的,明月有危险,我们不能坐视不理!”

    去救那个欺负自己女儿的贱人?

    公孙止当然不乐意:“我们八个人确实要互相帮助,但是也要理智一些啊。这下去都是尸骨了吧,她死了,我们再搭上我们的命值得吗?”

    紫浩辰也道:“公孙家主说的没错,这划不来啊……”

    “要是你要死了,你的队友都坐视不理,你不会难过吗?”

    一时,八个人分为了两派。

    独孤衡心里焦急,懒得和他们争辩,直接跳了下去。

    冥王也跳了下去。

    接下来是天羽。

    紫浩辰犹豫了片刻,也跳了下去。

    云初见大家都跳了下去,也想跳下去,但是却被公孙止拉住了。

    “世叔……”

    公孙止语重心长道:“云初,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有些话我才对你说,冥王爷修为高,跳下去肯定没事,但是贤侄你还年轻啊,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白白陪了性命,值得吗?而且,这也未必不是好事。虽然说是队友,但是东西还是要分的,死了几个人,只要冥王还在,我们就不会有危险,还可以多分点东西。”

    云初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朝着公孙止拱了拱手:“多谢世叔提点。”

    于是,公孙止父女及云初三个人,就站在深坑旁,静静地等着,等着冥王带着秋明月的尸骨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