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公孙琴被揭穿
    :

    “而且,那竞拍得到这青色石的人,根本不知道这快石头的真假。她又不能马上拿去试。她欢欢喜喜地拿走,等她发觉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那个时候,你已经是公孙世家的人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要发财,就必须要冒险。

    工作人员的眼神闪了闪。

    他将青色石递给了公孙琴,然后把另一块普通的石头放了进去。

    ……

    公孙琴领走了自己竞拍得到的东西。

    她没有立即离开。

    秋明月走了进去,她总觉得公孙琴的目光又些不怀好意,像是干了什么坏事。

    秋明月走到了工作人员的面前,领取自己的竞拍品。

    当她拿到那个黑色的盒子的时候,公孙琴更加得意了。

    蠢货,果然没发现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换了!

    运气好有什么用,花了一千一百万玄晶币,就买一颗普通的石头,比自己可笑太多了!

    “这位姑娘,您的竞拍品已经拿到了,请离开吧。”工作人员有些心虚,见秋明月不走,驱赶道。

    秋明月看了工作人员一眼,工作人员立即低下头,秋明月觉得更加可疑了。

    秋明月直接打开了盒子,在她打开的瞬间,她扫过工作人员和公孙琴的脸,都发现两人的脸色有了变化。

    这盒子里的东西果然有猫腻。

    秋明月盯着那块青色的石头,和自己刚刚所见的青色石头不一样!

    “这是假的。”

    工作人员和公孙琴同时震惊了,这女人是怎么知道的?她又没见过真品!

    公孙琴立即道:“假的?你怎么证明是假的?你去开了秘境,发现打不开吗?你知道胡说八道诬陷拍卖行是要受到惩罚的!”

    工作人员也道:“来人啊,这女人诬陷拍卖行,快把她抓起来扭送官府!”

    很快,一群黑衣人就出现了,将秋明月围在了中间。

    鼎天拍卖行是玄沧大陆排行第一的拍卖行,就算是打手,修为也是十分了得的。

    等到了官府,还不是她说了算!

    公孙琴觉得自己的计谋简直天衣无缝。

    秋明月站在中间,看着围着自己的八个人。

    “这青色石是假的,叫你们的行长出来。”秋明月道。

    “别听她胡说八道,她没验证过怎么知道是假的?快上啊!”

    那八人立即朝着秋明月攻去,想要制服她。

    眼前的不过一个女流之辈,开始,八人并没有将她放在心上,但是,当几招之后,她依旧面不改色,而八人都有些疲惫的时候,他们就知道眼前的女人不简单了。

    “从四面发起攻击!”

    八个人从前后左右发起攻击,八股强大的力量朝着女子娇弱的身体打去!

    他们本来觉得这女子就算不死,也要残废了,但是随之,一股强大的灵力反弹了回来,八人全部摔在了地上!

    公孙琴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女人比她想象的要厉害很多啊。

    “是谁在鼎天拍卖行闹事!”此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震得所有人耳朵发疼。

    只见一个黑衣老者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强大的唯一,他的身周一丈之内竟是没人敢站在那里。

    这黑衣老者不是行长,而是拍卖行的管事。

    公孙琴恶人先告状:“张管事,这女人冤枉鼎天拍卖行说拍卖行给她的竞拍品是假的!不仅如此,她还打伤了八位护卫!”

    现场发生的事作证了公孙琴的说法,对秋明月很不利!

    敢在鼎天拍卖行闹事只有一个下场——

    死!

    管事身上散发的气息更加冰冷了,很多修士的脸色都微微发白。再反观秋明月,她的脸色竟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黑衣管事的表情有些诧异,能在他威压下保持面不改色的人,修为已经到了一定境界。

    秋明月不仅没有被吓坏,平静道:“这位管事,我并没有在拍卖行闹事。”

    公孙琴反驳道:“你污蔑鼎天拍卖行的名声,还打伤护卫,这不是闹事吗?”

    秋明月条理清晰:“我不是污蔑拍卖行的名声,相反,我是在维护鼎天拍卖行的名声。鼎天拍卖行上玄沧大陆第一拍卖行,要是穿出将竞拍品换成假货给了竞拍得主,那传出去,百年名声毁于一旦。刚刚那几位护卫被人蛊惑,我动手,实属无奈。”

    秋明月短短几句话就占据了主导地位。

    “你凭什么说竞拍品是假的!”公孙琴的声音很大,反而暴露了她的心虚。

    秋明月淡淡道:“公孙小姐见识浅薄,分不清真假,但是这位管事肯定知道。”

    公孙琴气得脸都红了:“你!”

    秋明月懒得理她,将竞拍品给了管事,管事一看,就道:“假的。”

    刚刚嚣张的工作人员‘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脸色发白,浑身颤抖,明显是吓坏了。

    管事的脸色变得十分严肃起来,这件事非同小可,确实关乎鼎天拍卖行的百年名声。他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抬起头,眼神扫了扫公孙琴,公孙琴露出一个威胁的表情,他又垂下了头,不敢说。

    公孙琴的脸色也难看至极,她这样天衣无缝的计划居然失败了。她绝对不能暴露!

    “居然是你偷换了东西,姑奶奶差点被你骗了!”公孙琴怒道,手里的剑就朝着工作人员刺去,准备杀人灭口。

    然而,她的剑并没有碰到工作人员——

    砰!

    一声巨响,秋明月同时出剑,打落了公孙琴手里的剑。

    秋明月笑得别有深意:“公孙小姐,你是想杀人灭口吗?”又看向那跪着不肯说话的人,“人家都要杀你灭口了,你不说是死,说了可能还暂时死不了。”

    工作人员想着刚刚公孙琴那一剑,咬了咬牙,是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是公孙小姐!公孙小姐让我换了竞拍品的,真正的竞拍品就在公孙小姐那里!”

    嗖!

    一下,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公孙琴的身上。

    公孙琴本来不好看的脸色已经彻底白了。

    “姑奶奶才没有,别冤枉姑奶奶,姑奶奶还有事,就先走了。”公孙琴说完,就要朝外走去。

    公孙琴刚走到门口,就被一道黑影挡住了去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