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门票之争
    :

    ……

    ……

    灵兽群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攻击的姿态越来越猛,秋明月下命令越来越快,小白鸟的动作也越来越灵活……

    一刻钟后,公孙琴的灵兽群七倒八歪地倒在地上,而小白鸟则叉着两只小肉翅站在秋明月的肩膀上,得意极了!

    人群也是目瞪口呆。

    谁都没想到这么一个小东西居然赢了一群灵兽,更可怕的是,小东西作为一只灵力还没激发的幼崽,是没有一丝一毫灵力的!

    公孙琴的脸色极为难看。

    这一下,她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黑犬没了,毒蛇没了,她所有驯服的灵兽全都没了!

    她阴毒的眼神盯着秋明月,将秋明月的特征紧紧地记在心里,就算下一次她换了脸,自己都能认出她来!

    “秋明月,你想要参加拍卖会,那我偏不让你抢。拍卖会的门票是不能抢的……你们要是敢将票卖给这个女人,那姑奶奶就端掉你们这个卖票处!”公孙琴留下狠话,直接离去。

    卖票处不敢得罪公孙琴,无论秋明月怎么说,他们都不肯将票卖给她了。

    没有门票,她不能参加拍卖,万一拍卖物品里有九品还魂丹,那她就彻底错过了机会。

    哪怕这些微的可能,她都不能错过。

    秋明月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主意——公孙琴说过不让卖票处将票卖给她,那她可以从其他人手里买啊。

    秋明月眼睛一亮,走到了售票处的门口,站定。

    刚刚有一个买到票的人走了出来。

    “你的票可以卖给我吗?我可以出五万玄晶。”秋明月道。

    那人衣着普通,本来就没什么钱,参加拍卖会只是想见识见识,听到秋明月这样说,他就有些心动了……

    “谁敢将票卖给这个女人,我们小姐不会放过他的。”立即有公孙府的人走过来道。

    他这话一出,谁还敢把票卖给秋明月?

    秋明月看着匆匆从她身边走过的买票人,连最后一丝希望都没了。

    这一切,都落在一双眼睛里。

    “秋小姐。”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是一张陌生的脸,“您是想要拍卖会的门票吗?”

    秋明月警惕地看着眼前的人。

    “小人的主人来自彩云城,说您有恩于彩云城。”

    “独孤衡?”

    “正是小人的主人。”

    秋明月跟着那人的身后,进入了一间客栈的豪华间,一个面容硬朗、英武的人中年男人站在那里,正是独孤衡。

    “秋小姐。”独孤衡满脸笑意。

    “独孤城主。”秋明月道。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遇见秋小姐,因为秋小姐易了容,我刚刚还不敢认。秋小姐,快请坐。”独孤衡亲自替秋明月来开了椅子。

    秋明月坐了下去。

    “我也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独孤城主。”

    秋明月对独孤衡很有好感,毕竟独孤衡为了救彩云城,可以牺牲自己,这样的人已经不多见了。这样的人生性耿直,值得相交。

    “这就是缘分,秋小姐救了整个彩云城,彩云城一直念念不忘你的恩情,所以有了这报答的机会。”独孤衡爽朗地笑道,“秋小姐是想参加鼎天拍卖行的拍卖会?”

    秋明月点了点头:“是的,我买不到拍卖会的门票,独孤城主有办法?”

    “哈哈哈!我和鼎天拍卖行的行主刚好是旧识,他送了两张贵宾座的门票给我,我刚好愁没人同行,秋小姐可有兴趣?”

    这对秋明月来说就是雪中送炭!

    秋明月眼睛一亮,点头道:“很有兴趣。”

    “那就多谢秋小姐赏脸了。”

    ……

    公孙府。

    公孙琴沉着脸坐在那里。

    一人半躬着腰站在那里,汇报道:“小姐,售票处没有将门票卖给那女人。小姐您想的十分周到,那女人确实试图向其他买到票的人高价买,但是奴才恐吓了一番后,那些人吓得不敢了。那女人不可能买到票的。”

    公孙琴脸色好转:“得罪本姑奶奶的人,本姑奶奶会让她求生不能,她所有想要的东西,都会失去。”公孙琴的眼神陡然转冷,“失去鼎天拍卖行的门票,这只是个开始!公孙一,启动情报组织,调查那个女人的身份!”

    “奴才遵命。”

    翌日。

    鼎天拍卖行前人山人海,但是由于拍卖场的空间有限,只有两百个买到票的人有资格进入拍卖会现场。

    公孙琴带着两个随从进去。

    “昨天有人出五万玄晶,都买不到票呢。公孙六,我们俩却能进来,不知道多少人羡慕。”

    “这都是沾了小姐的光,咱们小姐在紫云是什么地位?!”

    “是啊,咱们俩虽然是奴才,但是却比其他很多人还要有面子呢。”

    公孙琴听着那些奉承的话,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笑。

    是啊,那女人连她的奴才都不如呢,还想和她作对?

    拍卖场是一个圆形的会场,四周都有由低到高的座位,中间一个小高台,放着一张桌子,拍卖的东西就放在上面。

    公孙琴带着两个随从坐定。

    立即有拍卖行的工作人员来招待:“公孙小姐,这三个位置是行长特意为您留的,这里视线最好,可以更清晰地看见拍卖的五品,有利于竞拍。”

    这里的位置确实好,但是却不是最好的。

    在他们前面,有一排独立出来的位置,舒适度和视线比他们现在坐的都要高一些。

    公孙六指着那些位置道:“我怎么觉得那几个位置好一点?”

    公孙琴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哼!拍卖行居然藏着掖着,不把最好的位置给她!

    招待连忙道:“公孙小姐,那几个位置都是给德高望重的人坐的,比如几大世家的家主还有几大主城的城主,公孙小姐虽然地位尊崇,但是毕竟是晚辈,您这样的年纪,能坐在现在这里已经是最好的位置了。”

    公孙琴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谁想和一堆老头子坐在一起啊。她也不想和那些老头子争个高低。

    距离拍卖开始只有半个时辰,拍卖场里的人越来越多,位置上的人几乎坐满了。

    秋明月跟着独孤衡进入拍卖场的时候,就感觉到一双眼镜死死地瞪住她!

    秋明月顺着那目光而去,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公孙琴。

    四目相对。

    公孙琴的眼睛睁不开几乎在秋明月身上瞪出一个洞开。

    这女人怎么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