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嘴皮子下出公平
    :

    她看向粗布麻衣的云苏:“云锦,别胡闹了,跟娘回去!”

    云苏的心彻底沉下去,牙齿紧紧咬着嘴唇,身体摇摇欲坠,果然,她一直是被舍弃的那个。

    云锦眼中闪过一丝冷笑,云苏,这是你自取其辱,想和本小姐抢东西?!下辈子吧!

    云苏含着泪看着紫浩初。

    三殿下,您真的认不出我了吗?我才是真正的云苏啊!为什么你们颠倒黑白?我连属于自己的身份都不能拥有了?

    紫浩初将手里的玉佩交给了红衣服的新娘子,看都没有看粗布麻衣的云苏一眼。云夫人都做了辨认,自然不会错。

    云苏终于站不住,腿一软就坐在地上。

    云夫人立即下令:“来人,把云锦小姐拉回去,云锦有点疯癫了,本夫人会将她关好的。”

    立即有下人去拉云苏。

    砰!

    砰!

    就在此时,两颗石子打在了拉云苏的人手上,那两人手上一阵剧痛,一下就放开了。

    秋明月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将云苏从地上扶了起来。

    “明月……”云苏几乎崩溃道。

    秋明月露出一个安抚的笑,那个笑竟然让云苏的心奇异地安宁下来。

    至少是有人相信自己的,不是么?

    秋明月道:“三殿下,云苏是你的心上人,评判谁是你新娘子的权利不应该交给其他人。你和云苏初见时的记忆是独一无二的,新娘子说是她告诉另外一个姐妹的,那敢问新娘子,这些细节你都知道吗?”

    秋明月话音落,云锦的脸色就有些变了。

    云苏立即道:“是啊,三殿下,您可以问问题!”

    紫浩初道:“云苏,我们初见的时候,你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

    云锦没有说话。

    云苏道:“青色。”

    云锦也道:“青色。”

    “本殿离开的前一晚,我们一起数星星,你记得我们数到多少颗吗?”

    云锦看着云苏,等着她答。

    云苏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了紫浩初身边,在他的手背上写下一个数字。

    紫浩初神色微动,看下另一人。

    云锦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她怎么知道有多少颗星星?!

    紫浩初的脸色越来越冷。

    云锦道:“三……三百多颗吧。殿下,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再耽搁下去会误了吉时。殿下不要被这两个女人迷惑!”

    秋明月道:“这吉时确实快到了,殿下还是不要让客人久等了,云锦,你说是吗?”

    云锦心急,也没想这女人为什么突然帮自己说话,抬头看她:“是啊,这宾客都是京城里有权有势的人……”

    云锦的声音戛然而止,用愤怒的眼神瞪着秋明月!

    她哪里是帮自己说话,而是给自己设了个陷阱!

    真相昭然若揭!

    “新娘子真的是假的?”

    “云夫人真的会认不出自己的女儿吗?”

    “这位真正的云苏小姐真可怜,自己的身份被其他人代替,连亲娘都不帮自己。”

    “你们说都是亲生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云夫人怎么忍心?”

    “这新娘子也够恶心,自己同胞姐妹的男人都抢。”

    众人指指点点道。

    云锦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完了!

    她精心设计了这么久的事,要看就要成功了,没想到在新婚之日被揭穿!

    她不甘心,恶狠狠地瞪着云苏及她身边的秋明月!

    云苏是没这个本事的,所以就是她身边这个女人!

    紫浩初盯着眼前的两人,突然大笑出声。

    “好,很好,你们云府当本殿是傻子吗?!”紫浩初说着,就将自己身上的喜袍扯了下来,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勃然的怒意从这位年轻的殿下身上散发出来!

    云锦和云夫人都瑟瑟发抖。

    紫浩初直接夺过了云锦手里的玉佩,伸出手,将云苏拉上了马,往前朝着皇子府而去,留下一众迎亲队伍和身着喜袍的新娘!

    云苏从三殿下的怀里伸出了小脑袋,朝着秋明月看了一眼,露出感激的一笑。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还能恢复自己的身份,更没想过还能被自己的心上人抱在怀里,要是没有明月……

    明月就如女神仙一般,从天而降,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

    马蹄声消失在人群深处,很快,云府就会成为整个京都的笑柄!

    云夫人气得直接晕倒了!

    “夫人夫人!”

    云锦头晕目眩,也直接晕了过去!

    “小姐小姐!”

    顿时乱作一团。

    秋明月和萧墨寒隐匿在人群里,消失。

    ……

    云府。

    云锦扑在云夫人的怀里哭着,云夫人的脸色也十分难看,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气息,下人们连气都不敢大声喘。

    “娘,三殿下居然真的要娶那个废物!女儿不甘心啊,怎么都咽不下那口气!”

    “云苏即将是三皇子妃了,有三殿下护着,云府虽然是世家大户,也不敢明着和皇子对抗啊!”

    “娘,要是靠着那个贱人,她肯定没本事赢得过我,要不是那个陌生女人……”

    云锦心里憋着一口气,总要找个人出气,但是云苏那贱人有三皇子护着,那就……

    “锦儿,为娘已经调查了。那陌生女人是云苏收留的外乡人,没有什么有权有势的靠山。”

    “娘,那就更不能放过她了,否则什么阿猫阿狗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还以为我们云家好欺负!”

    云夫人点头。

    “锦儿,你打算怎么做?”

    “娘,他们现在还住在云苏那个破院子里?”

    云夫人点头。

    云锦的眼神恶毒:“娘,那就一把火烧了。那院子都是枯木,又没水井,一旦烧了起来,里面的人只能活活烧死!”

    云夫人笑了:“好。”

    ……

    夜里,月明。

    秋明月和萧墨寒已经躺在那张窄小的床上。

    “宝贝儿……”

    萧墨寒看着怀里的人,绵软娇小,精致的小脸白里透红,睫毛很长,眼眸水润,看得他有些热。

    秋明月脊背一颤,每次萧墨寒这样和她说话,准没好事。

    双修虽然利于修行,但是也不能过度啊,秋明月都觉得自己照镜子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了。

    秋明月将男人凑近的脑袋推出了安全距离。

    “今天不准,我要冥思修行。”秋明月道。

    萧墨寒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失落,要是他有尾巴的话,此时肯定耷拉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