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没有公平
    :

    穿着喜袍的男人骑在高头大马上,正是紫云三皇子紫浩初,面容俊朗、气质风流,贵气浑然天成。

    秋明月和萧默寒又换了一张脸,混在了人群里。

    秋明月盯着紫浩初看着。

    这三殿下生得不错,俊雅风流,云苏的眼光不错。

    “好看?”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秋明月刚想点头,一股寒意就从她脚底冒了出来,连忙摇头。

    萧默寒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紫浩初骑着马走到了云苏的面前,面露不悦:“你是何人?”

    云苏戴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明媚动人,望着紫浩初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情意。

    她没想到,有一日她还敢站到紫浩初的面前。

    云苏深吸一口气:“三殿下,我是云苏。”

    紫浩初的脸色有些难看。

    “云苏不是坐在轿子里吗?”

    “这是哪里来的疯子?”

    “可能是三皇子的爱慕者,疯了才说出这些话吧。”

    紫浩初开口:“这位姑娘,今日是本殿成亲的日子,不杀生,还请姑娘赶紧走吧。”

    紫浩初觉得她肯定是来捣乱的,使了一个眼色,立即有人上去拉她。

    云苏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玉佩,递到了紫浩初的面前:“三殿下,这个东西你忘记了吗?”

    紫浩初脸色一变,一挥手,那些要拉她的人立即退了下去。

    紫浩初当然认得,上面刻着一个‘初’字,是他母后留给他说给未来媳妇的,他和云苏第一次见面就送给了云苏,怎么会在面前人手里?

    紫浩初面露疑惑,盯着面前的人:“你是谁?”

    云苏还没回答,另一个声音响起。

    “我的玉佩前段时间被人偷了,原来是被你这个小贼偷了,殿下,快将这个小贼抓起来!”新娘从花轿里走了下来,道,“殿下,您问我玉佩的时候,我一直没有拿出来,就是因为这小贼!”

    云锦看着云初,眼神转冷,这废物居然敢来破坏她的亲事,谁给她的胆子?

    但是既然来了,她要让她后悔今日所为——比如让三殿下亲自杀了她,心爱的人认不出自己还杀了自己是怎样一种体验呢?

    云锦露出一个微不可查的笑。

    “殿下,偷走皇家之物是死罪,今日虽然是我们大喜之日,但是国法不可废,请殿下杀了她!”

    紫浩初脸色转冷:“无耻小贼,好大胆子,居然敢偷走云苏的东西!”

    紫浩初一伸手,就将云苏手里的玉佩抢了回来。

    云苏的手一下空了,心也像空了。

    “我没有偷,我就是云苏,那东西是殿下送给我的!”云苏急道。

    “我才是云苏,紫云云家的嫡亲小姐,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模仿的!”云锦厉声道。

    “我才是云苏。”云苏的辩驳显得那般底气不足。

    “你要是云苏,你敢摘下自己的面纱吗?”云锦道。

    就她那张毁容的脸,会吓走一群人,也会暴露在三殿下面前。

    她敢吗?

    云锦倒是希望她敢。

    那就真有好戏看了。

    云锦嘲讽:“不敢了吗?”

    围观群众也笑了起来。

    “连面纱都不敢揭下来。可能是个丑八怪吧。”

    “丑八怪还敢自称是云小姐。”

    云苏伸出手,落在自己的面纱下,将自己的面纱扯了下来。

    同时,一张倾国倾城,与云锦一模一样的脸,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云锦的笑凝固在脸上。

    云锦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云苏的脸下的毒是自己亲自下的,乃是天下奇毒,整个紫云城都无人能解,云苏是怎么恢复的?

    紫浩初也愣了一下,看了看眼前粗布麻衣的女子,又看了看红妆的新娘,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他这个准新郎都看出区别。

    这玉佩是在粗布麻衣的女子手里的,难道说……

    围观群众也愣住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新娘子!

    啪!

    云锦一脸就打在云苏的脸上:“妹妹,你为什么要故意装作我?我知道你喜欢三殿下,但是三殿下是你的姐夫啊,你也不能因为喜欢三殿下而偷了我和三殿下的定情信物来冒充我啊!”

    云苏白皙的脸颊迅速红了起来。

    云锦反应太快了,很快就将云苏置于极为不利的地步。

    “我听说云府是有一对双胞胎姐妹,长得一模一样。云苏乖巧,云锦顽皮。”

    “原来如此,那这就是云锦吧?她怎么能做出冒充的事?”

    众人对云苏指指点点。

    “我不是云锦,我才是云苏。”云苏道,看着紫浩初,“三殿下,我才是云苏啊,当年在寺庙中,你受伤,我照顾了你整整三天三夜。后来,你来找我,就摘了一朵桃花戴在我的头上。”

    紫浩初看着粗布麻衣的女子,心念微动,这女子怎么会知道自己和云苏的事?

    穿着喜袍的云锦立即道:“三殿下,我是云苏,她的心机太深了,这些都是我和她说过的,所以她记在了心上。”

    紫浩初看着面前的两个云苏,头都要晕了。两个人他都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不敢随意评判……

    “我觉得还是让云夫人来看看吧。云夫人肯定能认出自己的女儿。”有人道。

    云锦立即道:“对,让娘来认!”

    云苏的心沉下去。

    虽然是同胞姐妹,心也有偏的。从小,娘就站在云锦那边,什么好的东西都给云锦,自己用的都是云锦不要的东西。云锦的灵根出众,而她是个废物,娘把云锦视为宝贝,把自己视为耻辱。云锦顶替了自己的身份,爹和娘都知道,但是默认了这件事。自己被云锦赶出来的事,娘也是默许的。

    云夫人很快就被请来了。

    云夫人是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云苏和云锦就像极了这位妇人。

    “娘。”

    “娘。”

    两个‘云苏’都叫道。

    云夫人看着两个女儿,眉头就皱了起来。

    她的决定是十分重要的,她说谁是云苏,谁就能嫁给三殿下,做皇子妃的,还剩下的一个,就是觊觎姐夫(妹夫)的心机女。

    云苏看着云夫人:“娘……”

    云苏的眼睛里带着祈求。

    娘,我也是您的女儿啊。

    娘,您就不能公平一次吗?

    娘,我什么都给云锦了,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三殿下啊。

    “苏苏……”

    云苏眼里的光芒闪耀着,怀着一丝希冀的光芒。

    “三殿下,我已经认出了谁是云苏。”云夫人道。

    紫浩初道:“哪一位是云苏?”

    云夫人道:“新娘子就是苏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