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冠以夫姓如何
    :

    砰!

    一声巨响,摇摇欲坠的门板就彻底倒在了地上。

    一群人就从外面冲了出来,将云苏团团围住。

    “你就是那个多管闲事的小贱人?”为首的人盯着云苏,凶神恶煞道。

    这些人来得这么快,她们已经走不了了。

    啪!

    一巴掌就甩在云苏脸上。

    “丑八怪,长得这么丑,还作怪!”

    云苏倒在地上,头晕目眩,却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

    “这丑八怪的脸虽然丑,皮肤还不错,像大户人家的小姐,兄弟们想不想尝尝味道啊。”

    “不看脸还挺好的,这身段,嘿嘿。”

    一阵淫笑声响起,几个男人朝着云苏凑近,油腻的手摸上了她的腿。

    “不要!放开我!”云苏哀求道。

    她不怕死,但是不想死前受这样的侮辱!

    “小贱人,这就是你胡说八道的下场,下次还敢出头吗?哈哈,没有下次了。你就好好伺候我们吧。”

    云苏根本无法动弹,心里只有绝望。

    救命!

    救命!

    “小姐!”妇人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放开小姐!”

    粗壮的男人直接将她一推:“找死!”

    妇人倒在地上,脑袋砸在石头上,眼一闭,就没了声息。

    “奶娘,放开我奶娘!”云苏朝着奶娘爬了过去,只是还没爬两步,就被拖了回来。

    身体被压制,衣服被撕开。

    云苏心里只有绝望。

    她就算死,也不要受这样的侮辱!

    就在云苏准备咬牙自尽的瞬间——

    砰!

    砰!

    砰!

    压在云苏身上的人瞬间飞了出去,一件黑色的衣袍披在了云苏的身上。

    云苏睁开眼睛,就对上一张面容普通但处处透着精致的脸。

    “是你……”云苏认出了他们。

    他们是外乡人,她以为他们早就离开了紫云城,没想到他们还会来救自己。

    奶娘说他们不会来了,她也从没想过他们会来……

    秋明月抱着她站了起来:“别怕,我们来了,没有人能欺负你。”

    在秋明月的安抚下,云苏的心竟奇异地平静下来。

    那飞出去的人站了起来,盯着新出现的秋明月和萧默寒:“哟呵,这下齐活了,我要是把你们仨的人头带回去,小姐肯定会很开心。兄弟们,这姑娘长得比那丑八怪可好了很多。我们八个人,四个人分一个姑娘,上!”

    只是他话音刚落,突然觉得嘴巴一阵剧痛,满嘴的血,舌头就飞了出去。

    萧默寒冰冷的眼眸里积聚着暴风雪:“找死!”

    那人丢了舌头,只觉得一股更强大的冷意扑面而来,根本动弹不得,他身后的人也是如此。

    萧默寒一挥手,那八人被压倒性的灵力震在地上,七窍流血而亡。

    一切都只在瞬间。

    他们要是知道自己死在整个大陆唯一的玄神境高手手里,应该感到荣幸。

    “奶娘!”云苏从秋明月的怀里爬了出去。

    秋明月走到那妇人的身边,看了一眼:“你奶娘没事,只是晕倒了。”

    云苏松了一口气,看着秋明月和萧默寒:“你们怎么回来了?”

    秋明月道:“你帮了我们一次,我们不能扔下你不管。”

    云苏尚且不知道,她今日的一个举动,会给她之后的人生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云苏将奶娘扶进了房间。

    等她出来的时候,院子里的八具狰狞的尸体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两位请坐。”

    云苏端来了凳子,放在院子里。她有些拘束,眼前这两人的衣着不凡,她这院子太破了,我难全不符合他们的身份。

    秋明月没有坐,而是道:“公孙琴的人会继续来找你们的麻烦的,你和你奶娘离开紫云,去大岳。到那里,我可保你们平安。”

    云苏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谢谢姑娘,我不想离开这里。我叫云苏,姑娘怎么称呼?”

    秋明月并不想暴露全部明姓:“明月。”

    一直沉默的男人此时突然开口:“萧明月。”

    秋明月瞪他。

    萧默寒用心音交流:“出嫁从夫,冠以夫姓如何?”

    秋明月伸出手,捏住他手臂上的肌肉,扭了一个圈。

    男人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眼睛里闪耀着一丝宠溺。

    小丫头逗起来像炸毛的猫儿一样,还挺可爱的。

    秋明月觉得云苏大概有什么东西放不下,所以不想离开这里。

    既然云苏不想走……

    秋明月和萧默寒在云苏的小院子里住了下来。

    这院子很破败,云苏和奶娘是女流之辈,只能收拾一下,那倒下来的柱子和墙壁就没法了,因此完好的只有两个房间,云苏和奶娘一人一个,下雨的时候,还会漏雨。

    “明月,你住这里吧。”云苏和秋明月已经熟了一些,知道他们是大岳的人,此番来紫云是要接一个人。她把自己的房间让了出来,“我去和奶娘睡。”

    “不用,让他收拾一下就好了。”秋明月看了一眼站在树下的萧默寒。

    云苏有些怕他,总觉得那人贵气浑然天成、身上有着久居上位的气势,冷酷倨傲,如同帝王一般。

    他刚刚一招,就解决了八个人呢,那八个人还是修士。

    那些人七窍流血,他却连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而现在,明月居然叫他收拾房间……总有说不出的违和。

    或许他会叫自己的属下来收拾吧……

    很快,云苏就发现自己多想了。

    秋明月只是说了一声,男人沉默着就开始动静起来。

    男人高大伟岸的身影在破败的房间里进进出出,做着最普通的活,很快收拾出一个干净的房间。

    秋明月探头去看,男人就用手挡住她的头顶,怕灰尘落到她的身上。

    云苏看着,眼睛里露出一丝艳羡。那个冰冷高傲的男人肯定很爱明月,所以肯为她低下高贵的头颅,而她……

    云苏眼眸里上过一丝隐秘的痛。

    房间很干净,但是很简陋,只有一张窄小的床……

    “要不,还是在附近找个客栈?”秋明月问萧默寒。

    萧默寒抿了抿唇,凌厉的脸上神色莫测:“床很好。”

    秋明月:“……”

    一张窄小的床哪里好了?

    等到晚上的时候,秋明月就知道哪里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