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说真话的人
    :

    袁斯年立即道:“对,让灵兽自己说!”

    秋明月将袖子里藏着的两只灵兽提了出来。

    公孙琴眼睛里闪过一道笑意。

    公孙琴手里亮光闪过,两道光就进入灵兽的身体,封住了它们说话的能力。

    两只灵兽疯狂地张嘴,但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灵犀不要跟坏人走,灵犀是娘亲的!

    咯咯咯咯咯!

    一龙猫一鸟,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公孙琴得意道:“看,它们没有说是你们的吧,所以,这是本小姐的了。”

    娘亲,快救救灵犀!

    咯咯咯咯咯!

    “袁大人,让他们把灵兽还给本小姐,再将他们关进天牢,施以炮烙之刑吧。”

    等到了天牢,就自己去给他们上刑,然后,他们受不住刑罚,自尽身亡……

    袁斯年一拍惊堂木,刚准备说话——

    萧默寒的手在两只灵兽的脑袋上点了一下,那两只灵兽瞬间能说话了。

    “娘亲,娘亲!”

    “咯咯,咯咯!”

    “娘亲,好可怕,灵犀要吓死了。坏蛋居然想偷走灵犀和宝宝!”

    “咯咯咯咯!”小白鸟也奋力告状。

    这灵兽是谁的,一目了然。

    公孙琴的眼睛瞪得更加圆了。

    怎么会这样?

    她下的禁语术怎么解开了?

    丑人多作怪,刚刚那个丑人对灵兽做了什么?

    公孙琴并不知道自己眼里所谓的‘丑八怪’是乾坤学院御兽院的院长,最精通御兽之人。

    秋明月道:“按照公孙小姐的意思,现在也证明灵兽是我的了。我原谅公孙小姐的蛮横无理,现在可以走了吧?”

    秋明月说着,就要和萧默寒往外走。

    “慢着!”公孙琴叫道。

    官府的人立即将两人拦住。

    “这灵兽最容易被人蛊惑,它们的话不能作为证言!”公孙琴道。

    秋明月觉得这位公孙小姐将出尔反尔发挥到了极点,而且还能自圆其说,还真是有趣。

    “那公孙小姐觉得什么才能作为证言呢?”

    袁斯年一下聪明了:“人证!要是有人能证明灵兽是你们的,那本府立即将灵兽判给你们!”

    秋明月吃过一次亏,继而问道:“要是你不判呢?要是有人作证,你还不判,那你出门被砸死、吃饭被噎死、走路摔死,如何?”

    看到的人肯定不少,但是根本没有人会冒着得罪公孙世家的风险出来作证。

    袁斯年打定没有人敢替这外乡人作证。

    袁斯年道:“本府当然会秉公办理。”

    “好不好?”

    袁斯年道:“好。你们有人证明这灵兽是这外乡人的吗?”

    秋明月扫过人群,他们很多都是在场,看到公孙琴抢走了她的灵兽的。

    但是,当袁斯年问出来的时候,没有人出来说话。

    公孙琴赞赏地看了袁斯年一眼,这草包府尹难得聪明一次。

    那两只灵兽是她的!这两人的命也是她的!

    “我能证明,这灵兽是这位姑娘的。”一个脸上长满了红点的女子站了出来,道。

    袁斯年和公孙琴的脸色顿时变了。

    他们没想到居然有人敢作证!这作证的人是疯了吗?!

    袁斯年的声音里含着威胁:“这位姑娘,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那女子一字一句道:“我说我能证明,这灵兽是这位姑娘的。”

    秋明月道:“这下证人也有了,公孙琴才是抢灵兽的人,你该将她下天牢才对。”

    说着,就拉着萧默寒要往外走。

    袁斯年被公孙琴阴森森的目光盯着,心里惶然,今天他算是得罪这位姑奶奶了!

    袁斯年想拦,秋明月冰冷的眼神就扫了过来,像是含着刺:“这位大人,难道你想出门被砸死、吃饭噎死、走路摔死吗?!”

    袁斯年只能讷讷地收回了手。

    他出尔反尔没关系,但是涉及自己的性命安全……袁斯年怂了。

    秋明月和萧默寒光明正大地走出了公堂。

    公孙琴的眼睛里涌现出巨大的怒意:“看什么看,还不给本姑奶奶滚!”

    公孙琴一吼,旁观的群众迅速散开了。

    啪!

    公孙琴一巴掌就甩在了袁斯年的脸上。

    “没用的废物!”

    公孙琴将袁斯年暴打了一顿,还不能解气。

    “你,去跟着那两个人!你,带人去狠狠教训一顿刚刚替那两人作证的人!”

    秋明月和萧默寒走在大街上。

    两人看似闲庭散步,但是转眼间,那些跟着的人,就把他们跟丢了!

    “公孙琴以为这种废物就能跟踪我们吗?”秋明月觉得很可笑,自己看起来有那么没用吗?

    萧默寒的手放在她的腰上,一搂,就紧紧贴在自己身上,盯着秋明月精巧的小脸,喉结动了动。

    “小丫头,我们欣赏美景,别被不相关的人影响了心情。”

    “刚刚那个替我们作证的人……”秋明月道。

    萧默寒觉得,怀里的小丫头,睚眦必报,报的是仇,但是同样,有恩必报。小丫头是个恩怨分明的让人,很好。

    萧默寒点了点她的鼻头:“我们去看看。”

    ……

    紫云城。

    一座偏僻的院落。

    “云苏,你还嫌你现在不够惨吗?今天出什么头?!”一老妇人恶狠狠道,用力一推,就将一年轻女子推倒在了地上。

    那女子瘦得皮包骨,一张小脸上全是红点点,看起来格外可怖。正是今日公堂上,替秋明月作证的女子。

    云苏从地上爬了起来:“奶娘,我今天要是不作证,那两人就会下天牢。这进了天牢都会被袁斯年那个狗官折磨死的。我亲眼所见,如果不出来作证,我会于心不安的!”

    妇人冷笑:“你出来作证,他们不用死了,死的是你!小姐,你觉得你现在还不够惨吗?你救了他们,他们会来救你吗?别做梦了。你要死,别拉上老娘啊!”

    云苏紧紧咬着唇,眼睛里有眼泪打转,深吸一口气:“奶娘,你走吧。”

    老妇人扭着脑袋生了一会儿气:“老娘摊上你这讨命鬼,这辈子就栽在你身上了!你看你像什么样子,这里是不能呆了,你去收拾一下,去我乡下的哥哥那里躲一下!”

    老妇人骂骂咧咧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云苏看着奶娘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些酸,她知道奶娘是刀子嘴豆腐心,她从前呼后拥的大小姐沦落到今日的境地,也只有奶娘不离不弃地跟在她身边了。

    可惜,她是不能再翻身了,只能连累奶娘跟着她过这样的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