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公孙琴的小心机
    :

    路人退得很远,根本不敢靠近。

    “丑八怪,怕了吧?”公孙琴道。

    秋明月面无表情,没有说话,她的肌肤本来就白,在阳光下,白的几乎透明。

    这在公孙琴看来就是害怕了,这丑八怪可能还没见过这样的景象吧!

    “呵呵,吓得傻了吧,早知道今日,刚刚何必要得罪本姑奶奶!”公孙琴得意道。

    秋明月敷衍道:“是啊,我好怕啊。”

    公孙琴笑得更加疯狂了。

    “你们都来看看,这就是不自量力的下场!我的孩子们,给姑奶奶上!”

    公孙琴话音落,几十只黑犬同时朝着秋明月扑了过去,发起攻击。

    与此同时,一道黑色的身影挡在了秋明月的面前……

    公孙琴欢乐道:“哟,两个丑八怪,孩子们这一次可以饱食一顿了……”

    她说着,声音突然止住了。

    轰!

    轰!

    一连几下,那男丑八怪眉头皱都没皱,只是挥了挥手,黑犬就飞到了她的脚边,堆成了一座小山。

    这下场和刚刚随从们的下场是一样的。

    她的黑犬都是三品魔兽,她花了好几年时间才驯服这二十只黑犬,可谓十分来之不易!

    这些黑犬被她视为自己的常胜将军,而现在,居然躺在她的脚上!

    这、这两个丑八怪居然有这么厉害?!

    公孙琴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个外乡人居然打赢了公孙小姐的黑犬!”

    “我都没看到他怎么出手的!他也太厉害了吧!”

    “这两个外乡人没想到这么厉害!”

    公孙琴看着面前一地的黑犬尸体,气得头都晕了,她恨不得将这两人碎尸万段,但是她根本不是眼前这两个丑八怪的对手!

    公孙琴转身想跑……

    砰!

    一个东西砸在公孙琴的背上,公孙琴就往前扑去,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秋明月走上前去,直接从她的手上将两只灵兽抢了回来。

    灵犀和重明鸟都被吓到了,连忙冲进了秋明月的袖子里。

    灵犀看着它崽崽瑟瑟发抖的样子,又从秋明月的袖子里跑了出来,狠狠地踩了一顿公孙琴的脸,将她踩得鼻青脸肿,才觉得解气。

    居然敢抢它的崽崽!

    在紫云城里横着走的公孙琴居然被两个外乡人给教训了,这传出去肯定很劲爆!

    但是,众人对于创造这么劲爆消息的人却没有多少敬佩,反而有一丝同情。

    能打赢公孙琴的人其实很多,但是他们不敢出手,是因为忌惮公孙琴背后的势力。

    这两个外乡人,是惹上麻烦了。

    这之后,不知道还有多么悲惨的事等着他们呢。

    ……

    萧默寒的大掌包着秋明月的小手,走过繁华的街市,走到了紫云的刑场。

    八日后,他们要救的人就会在这里处决。

    玲珑阁阁主被关的地方是整个紫云防守最严的地方,皇帝怕他逃跑,以十二亲卫守着,还由阵术士设下阵法,可谓防守重重。

    “盗圣出不来的地方,我们肯定进不去,所以在这里在这里劫囚是最好的选择。”秋明月道。

    “等我们救了他,就算还了他一个人情了,小丫头,你不能再见他了。”萧默寒道。

    对于这个玲珑阁阁主,出于雄性的本能,萧默寒并没有好感。萧默寒隐隐有种自己的东西被觊觎的危机感。

    但是,是这人救了他,他必须还他一命。

    “要是他就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呢?”秋明月问道。

    萧默寒握着秋明月的手紧了一些:“我不会让他有机会的。”

    这小丫头只能是他的!

    秋明月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这男人说什么她都觉得开心,看着他,就觉得心里像是吃了糖一样甜。

    萧默寒也是一样的感觉,他想将这小丫头抱进怀里、揉进骨里,彻底变成自己的。

    这两人身周冒着粉红泡泡,但是总有不合时宜的人出来破坏气氛。

    “就是你们抢走了公孙小姐的灵兽?”

    紫云城的府尹,袁斯年,带着一群人将秋明月和萧默寒围住了。

    什么叫他们抢走公孙琴的灵兽?公孙琴才是那个抢夺者!

    秋明月没有说话。

    蒙着面纱的公孙琴从袁斯年背后走了出来:“袁大人,就是他们,你一定要为本小姐做主啊!”

    “公孙小姐放心,本府一定会秉公处理。两位,也请你们跟本府走一趟吧。”

    因为公孙琴说过这两人很厉害,所有整个府尹府出动了所有的兵力,层层叠叠的人将两人围在中间!

    紫云城,府尹府。

    灵兽案开审,外面站着一群旁观群众。

    他们都知道这两个外乡人要倒霉了,没想到倒霉得这么快。

    这袁斯年就是靠着阿谀奉承上位的,挤掉了清正廉明的上任府尹。

    不用说,他肯定会包庇公孙琴。

    公孙琴坐着,秋明月和萧默寒站着。

    “放肆,你们二人怎么不跪下?”袁斯年拍了一下惊堂木,道。

    秋明月指着公孙琴:“我们是外乡人,不懂这京城的规矩。我看着公孙小姐是坐着的,还以为这公堂之上都是坐着的呢。”

    袁斯年差点气得吐血。

    “跪下!”

    “那就请公孙小姐给我们示范一下怎么跪吧。”

    公孙琴嗤笑一声:“本小姐跪了,袁大人也不敢受着啊。”

    袁斯年擦了擦冷汗:“罢了,就这样吧。公孙小姐,请你阐述一下案情。”

    “他们不仅抢走本小姐的灵兽,还把本小姐打成这样。这紫云还有没有王法了,紫云城的治安居然这么差,本小姐连基本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公孙琴愤怒道。倒打一耙的本事倒是很强。

    紫云城的治安是跪袁斯年管的。

    这件事他要是不处理好,那就会得罪公孙世家和贵妃娘娘!

    秋明月发现,这骄横的公孙小姐,还是有几分心机的。

    袁斯年的汗流得更加厉害了:“大胆,竟然敢在紫云城闹事!”

    秋明月道:“并不是我们闹事。那灵兽是我的,是这位公孙小姐抢夺了我们的灵兽,不仅如此,还想要打我们,公孙小姐变成这样,是我们正当防卫的结果。”

    秋明月语气强硬,袁斯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审了,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公孙琴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袁斯年一眼:“首先要证明那两只灵兽是谁的。你们把那两只灵兽拿出来,它们要是说自己是你们的,那就是你们的,要是不说话,就是本小姐的。”

    公孙琴的话里有个陷阱。她可是六品御兽师,要灵兽不说话岂不是轻而易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