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生气了怎么哄
    :

    砰!

    一声巨响,一个人影就被狠狠地摔在地上。

    陆霜华整个人都被摔晕了。

    明明前一刻,御星晗还在让秋明月向她道歉,下一瞬,御星晗就将她从洞府力扔了出来呢?

    男人走了出来,他身上披着宽大的黑袍,黑发散落下来,锋锐的眉眼清晰可见。男人看着她,眼睛里冒着冷光,那眼神就像看着垃圾一般,嫌恶恶心。

    “星晗,我是你心上人陆霜华啊,你不记得我了吗?”陆霜华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娇弱可怜道。

    娘的精神控制肯定不会出错的!

    刚刚肯定是手误将她摔了!

    男人终于开口,声音冰寒到了极点:“我只有一个心上人,她叫秋明月。你们玄凤族竟然敢控制我,死!”

    男人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决定了玄凤族的命运!也彻底断绝了陆霜华的希望!

    陆霜华尚且没有反应过来。

    为什么?

    娘可是这大陆上最顶级精神控制师!

    眼前的男人怎么可能逃脱娘的控制?

    很快,陆临娘就被拉了过来,扔在了陆霜华的身边。

    陆霜华愣住:“娘?”

    陆临娘头发凌乱、脸色苍白,精神因遭到反噬,有些错乱了。

    “霜华,快跑。”

    陆临娘指着男人,像是看到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身体又开始发起抖来,朝着和他相反的方向爬去。

    陆霜华坐在地上,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娘怕这个男人啊。

    她低估了这个男人。

    天下人都可以被控制,唯独他……

    “将他们二人关到地牢去。”男人道。

    很快有人将两个绝望的女人拉了下去。

    秋明月跟随着人群里离去,只是她走了两步,突然被人拦腰抱了起来。

    男人的手扣着她的腰,直接将她扛了起来,就朝着洞府里走去。

    众人都当作没看见,迅速散了。

    萧默寒扛着秋明月进了洞府,这洞府里有两张床,一张冰床,一张水床。

    萧默寒将小丫头直接扔在了水床上。

    秋明月从水床上爬了起来,就要往外走去。

    萧默寒又将她抱了回来,放在水床上,自己就压了上去,无论秋明月怎么没挣扎,都无法从他的身下逃脱。

    “小丫头,生气了?”萧默寒挑着她的下巴道。

    秋明月的眼神冷冰冰的:“你不是要我向陆霜华道歉吗?我现在去向她道歉。”

    萧默寒亲昵地摩挲着她的下巴:“小丫头,我错了,我刚刚是精神被控制了,那个我不是真正的我。”

    纵然如此,秋明月在他说出‘道歉’的瞬间,还是如堕冰窖一般。

    秋明月很生气,她从来没这么生气过!

    秋明月躬起上半身,在萧默寒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用尽全力,似乎要咬下一块肉下来!

    很快,她的嘴里就有了血腥味。

    骨头分离本是剧痛,但是萧默寒却连眉头都没眨一下,反而退下自己的衣袍,露出整个手臂,更方便她咬。

    等秋明月咬完了,萧默寒就捧着她的脑袋,拭去了她嘴唇上的鲜血,柔声问道:“牙齿咬疼了吗?”

    萧默寒肩膀上血肉模糊,却问咬他的人牙齿疼吗?此时要是冯翡在场,肯定要惊掉眼珠子!主子宠起秋姑娘来,简直毫无底线!

    秋明月冷着脸不说话。

    萧默寒将她抱进了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小丫头,别不理我。”

    萧默寒温热的呼吸扑在她的脸颊,他凑近,轻轻地吻着。秋明月白皙精致的小脸上透出一丝冷漠,萧默寒没来由的慌乱。

    “小丫头,你别这样。”

    秋明月依旧没有做声。

    萧默寒抱着她坐在床上,自己起身下床。

    秋明月直接扭过了头,不看他。等过了一会儿,萧默寒没有动静,秋明月忍不住用余光扫了他一眼。

    只见萧默寒半褪去了上半身的衣物,跪在床前,手里捧着一根拇指粗的鞭子。

    “小丫头,你要是生气别闷在心里,是我惹你生气了,你就用这个鞭子打我吧。”

    萧默寒这辈子从来没下过跪,哪怕是将他养育长大的人,这第一次就给了这小丫头,但是他甘之如饴。

    秋明月拿过了鞭子:“别以为我不敢。”

    萧默寒紧绷的身体终于松开了一些:“小丫头,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啪!

    秋明月甩着鞭子,直接朝着萧默寒的身上甩去!

    萧默寒一下没躲,裸露的背上出现了一道鞭痕,血液渗了出来。

    萧默寒嘴角含笑:“小丫头,继续。”

    啪!

    又是一下。

    “继续。”

    啪!

    很快,萧默寒的背上就多出几道众横交错的鞭痕。

    “继续。”

    这一次,秋明月的鞭子没有再摔下来,她直接扔了鞭子,从床上跳下来,就扑进了萧默寒的怀里。

    她的眼眶迅速红了,眼泪疯狂地落了下来,像是要将所有的恐惧和委屈都哭出来。

    萧默寒受伤的时候,她都快吓死了。

    终日煎熬里,终于等他醒来,他居然说不认识自己了!

    秋明月越想越委屈,哭得越来越凶,到后面都抽噎起来。

    萧默寒十分心疼,只能将怀里的人搂得紧了一些,吻着她脸颊上的泪水。

    “宝贝,别哭了。”萧默寒一边轻吻一边道。

    秋明月终于止住了哭。

    她的眼眶红红的,乌黑发亮的眼睛里还含着水珠,脸颊通红,看得萧默寒只觉得一股热气冒了起来,心疼之余,生了一些别样的情绪。

    萧默寒将她放在床上,犹如对待珍宝一样,轻轻地吻着她的脸颊,吻渐渐往下,

    秋明月的脸更加红了,这不是哭红的,而是羞红的。

    她的手紧紧握成拳,有些紧张。

    这是要双修了吗?

    她说过要和萧默寒双修的,但是真到这个时候,还是有些紧张。

    “宝贝,搂住我的脖子。”萧默寒醇厚的声音响起。

    秋明月此时就像一个木偶,伸出手搂住了萧默寒的脖子。

    “放松一点。”

    秋明月僵着的身体渐渐放松一些。

    萧默寒直接扯开了身旁小丫头的衣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美景。

    秋明月浑身发红,见萧默寒半天没有动静,睁开眼睛看他,就俊朗的男人竟然冒出了鼻血,傻愣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