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默寒,他冷……
    :

    后半夜,秋明月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小丫头……”

    秋明月循着声音看去,就看到萧默寒站在前面不远处,正含笑看着她,长身玉立,气宇轩昂。

    秋明月顿时一喜,有无数的委屈想和他说。

    “默寒,你进阶了?甄宝死了,我想救他却无能为力……”

    秋明月说着,突然发现一股浓雾挡住了她的视线,萧默寒的身影也变得逐渐模糊起来。

    “默寒!”秋明月叫了一声,就冲了过去。

    结果她只抓到一片衣角,萧默寒的身体正从悬崖上迅速坠落!

    “默寒!”秋明月瞬间坐了起来,睁开眼睛,身处自己的房间里。

    秋明月这才知道这是一场梦,那种恐惧到窒息的感觉缓解,还好是一场梦,秋明月庆幸。

    但是梦里的情景那么真实,她背后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秋明月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秋明月裹着衣服,趁着月色,就来到了萧默寒修炼的洞府外。

    一道黑色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秋明月的面前,无声无息。只见其人,但是没感觉到一丝气息,这才是隐藏气息的最高境界。

    冯翡看着来人,脸色不好看:“你来做什么?”

    冯翡还记着主子在修炼的关键时刻还出去救这女人,在受伤后,还耗费巨大的灵力凝结出两颗灵力珠给这女人保命?

    这女人何德何能?

    她根本就不值得主子对她这样做!

    秋明月无视了冯翡眼里的恶意,直接问道:“萧默寒最近的修炼还顺利吗?”

    冯翡不快道:“秋小姐,你这什么意思?”

    “我是说,默寒修炼,会不会……走火入魔什么的?”

    从那个梦后,秋明月一直心神不宁的,一想到萧默寒可能出什么事,她就有种窒息的感觉,只有确定萧默寒没事,她才能睡安稳觉、安心修炼。

    冯翡的脸色更加难堪了:“秋明月,你这是在诅咒主子吗?”

    主子对她这么好,这女人居然还诅咒主子!

    冯翡更加不满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要不你让我进去看看?”秋明月盯着洞府的门道。

    她的神识进不去,那就只能自己的人进去了,冯翡是洞府的守护人,只有他能打开洞府的门。

    “主子灵力深厚,进阶不成问题,要不是因为你……”冯翡想到主子的命令,不准将主子因为她受伤的消息告诉她,生生忍了下去,“主子早就出关了。”

    秋明月盯着洞府,心里的不安更加严重了:“我梦到默寒修炼出了岔子,我就看一眼,绝对不会打扰他修炼的。”

    冯翡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这样无理取闹,就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就要打扰主子修炼!

    “秋小姐,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这样无理的要求。”

    秋明月的耐性也已经耗尽了。

    秋明月拔出手里的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声道:“打开洞府的门!”

    “秋小姐,杀了我吧。”

    秋明月手下用力,冯翡的脖子上就冒出了血珠。

    “别以为我不敢杀你?!”秋明月是压制的杀意。

    要是其他人这样阻止她,她早就杀了,但是冯翡是萧默寒的人……秋明月只能努力压抑着杀意。

    秋明月深吸一口气,收回了剑。

    “这样吧,你进去看一眼,要是默寒没事,我就离开。”秋明月道。

    冯翡被秋明月烦得没办法,只能答应她。谁叫主子居然看上这样一个女人,自己又不能用强……

    冯翡走进了洞府,他真的只是看一眼,秋明月说的事根本不可能发生,主子修炼得好好的,怎么可能有问题……

    冯翡的思绪,在看到在地上的萧默寒时,突然断了。

    只见萧默寒倒在地上,俊朗的脸上惨白一片,浑身僵硬,毫无气息。

    冯翡一急,瞬间来到萧默寒的身边,伸出手,还没碰到他,自己的身体就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

    主子身边的灵力十分混乱,竟是真的走火入魔了!

    冯翡觉得十分震惊,秋明月的梦竟然成了真的?!

    这女人,竟然真的能感觉到主子的危机!

    自己真低看了那姑娘?!

    他的修为和主子相差太大,主子灵力乱窜,自己连靠近都靠近不了,怎么办?

    就在冯翡急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红色的身影突然窜了进来,直接冲到了萧默寒的身边。

    “默寒!”

    秋明月紧紧抱着萧默寒,她完全是懵的,默寒……默寒真的走火入魔了?秋明月所见萧默寒,都是冷酷、强大,从未见过这样脆弱的。她见他脸色苍白,气息微弱,浑身的血液都像凝固了。

    萧默寒身上乱窜的灵力侵袭着她。

    嘭!

    衣服碎裂,皮肉裂开,很快,秋明月就变得伤痕累累起来。

    冯翡怔在那里,震撼地看着眼前一幕。

    主子为了她,正在修炼的关键时刻,居然中断了去救她,受伤之后,还用灵力凝聚灵力珠保护她,全然不顾自己修炼时可能遇到的危机。而这女人,忍着被灵力侵袭的痛苦,居然还紧紧抱着主子!

    冯翡知道那种痛苦,就像是无数刀刃刺进血肉里。这女人忍受的必定是千刀万剐的痛苦。

    这两人……

    这两人之间,又岂有其他人置喙的余地?!

    “快去请药王!”秋明月冲着冯翡大叫了一声。

    冯翡的身影瞬间消失了。

    默寒好冷,像是结冰了一样。秋明月抱得更加紧了,仿佛这样,就能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

    “默寒,别睡。”

    秋明月的眼泪落了下来,一滴一滴滴在萧默寒的脸上。

    “默寒,挺住。你不是要和我双修吗?你要是出了事,我就和其他人双修去。”

    “默寒,你要是不给我那两颗灵力珠,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秋明月身上的痛,已经被心里的痛完全掩盖了。

    她只觉得心痛得几乎窒息,犹如万箭穿心。

    遇夫子急匆匆地赶来,等看到眼前的一幕,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

    他吃下一颗防御丹药,冲了过去,一把推开已经成了血肉的秋明月。

    “丫头,你疯了吗?!”

    秋明月被推在地上,又朝着萧默寒爬了过去。

    “默寒、默寒他太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