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景华容,死!
    :

    “做好选择了吗?”景华容欣赏着这一幕。

    他将匕首扔到了三个人中间。

    秋明月拿起了匕首。

    秋云泽拉住了紫歆玉的手,两只手紧紧地交握着,死亡的恐惧因为手心传来的温暖而消散了一些。

    秋明月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了景华容的面前。

    “我选择另一种可能,挑战你。”秋明月眼神冷厉地盯着景华容。

    秋云泽和紫歆玉都愣住了。

    景华容笑了。

    “秋明月,在这阵法里,你的修为全无,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我是这阵法的阵主,修为不会减弱。你确定要挑战一个玄鬼境的修士?”景华容看笑话一样看着他。

    秋明月眼神坚定:“是。”

    “好,那我就让你知道你是多么可笑!”

    景华容说着,突然出手了,他手一挥,秋明月的身体就飞了出去,狠狠撞在了地上,扬起了一阵灰。

    景华容瞬间就出现在秋明月摔倒的地方,一脚就踩在秋明月的肚子上。

    秋明月感觉气喉间腥甜,吐出一口鲜血来!

    她浑身的骨头都像碎裂开来一般。秋明月前世今生两辈子,从来没被这样欺侮过,也没这样无力过!

    男人疯狂的笑在她的头顶响起。

    “哈哈哈,没有能赢我!”

    “秋明月,你不是想挑战我吗?怎么像一条死鱼一样?”

    “这就是挑战我的下场!”

    秋明月伸出手,摸着自己耳垂上的灵力球……

    “哈哈哈!”

    另一阵笑声混了进来。

    景华容脸色一变:“谁?”

    一片红色的衣角从他面前闪过,景华容立即转身,却什么都没看到。

    “哈哈哈!”

    笑声在身后响起,景华容猛地转身,依旧空无一物!

    笑声一直在身后响起,景华容疯狂地转身,转到后面头都晕了,依旧没有看到罪魁祸首!

    一根红绫捆缚在他的身上,伴随着他的转身,越捆越多,越转越紧!

    轰!

    景华容的身体突然飞了出去,狠狠地甩在了地上。

    一抹红色的身影从树上落了下来,刚好踩在景华容的胸口上。

    景华容上半身弹起,吐出一口鲜血。

    景华容终于看清了那发出笑声的人,红衣如血,黑发如墨,桃花眼、红颜的嘴唇,美到妖异的脸,红衣藏着的雪白肌肤,足以让所有的男人都热血沸腾。

    但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迫势,让人不敢生出任何的非分之想!

    她纤细白皙的足从他身上下来,冷睨了他一眼。

    等看向秋明月的时候,那冰冷傲慢的表情立即转化为讨好:“美人儿,你想怎么处置他?”

    秋明月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了景华容的面前,手里的匕首直接朝着他的胸口刺去!

    这一下,是替甄宝还给他的!

    景华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口的位置,似乎没想到自己这个造物主最后会死在蝼蚁手里!

    秋明月拔出匕首,又狠狠地刺进了景华容的胸口,鲜血喷了自己一脸,她连眼睛都没有闭一下!

    秋明月拔出匕首扔在地上,跑着走到了甄宝的身边。

    她伸出手,手有些颤抖,拔下了刺在甄宝胸口的剑,立即用丹药止住了他的血。

    秋明月的手落在甄宝的胸膛上,他的胸膛已经没有起伏了。

    秋明月一滴泪落了下来。

    秋云泽拉着紫歆玉的手,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然后一起跪在了甄宝的面前,无声地哭泣着。

    乾坤学院,炼丹院。

    灯火通明。

    少年纤弱的身体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毫无生气。

    遇夫子将一粒丹药放进了少年的嘴里,让他含着。

    “甄宝是被玄鬼境修士杀死的,只有九品还魂丹能救他,老夫炼不出。”遇夫子道。

    “那谁能救甄宝?”秋明月抓着遇夫子的袖子问道。

    遇夫子扯回了自己的袖子,有些不高兴:“老夫的隐藏意思就是玄沧大陆没有人能救甄宝,除非你到达更高阶的世界。但是那对现在的你来说,遥不可及。”

    这世上有三千大世界、三千小世界,需在低级世界修炼至玄神境大圆满,才能进入高级世界。

    秋明月刚刚入了玄鬼境的修为,如果运气爆棚,能到圆满,那也是几百年之后的事了。

    甄宝的尸身能保持几百年不腐烂吗?更重要的是,几百年后,秋明月还会记得现在的初心吗?

    在遇夫子眼里,甄宝已经是个死人了。

    秋明月将甄宝的尸身带回了竹林小筑,放在了自己隔壁的房间里。终有一日,她会让甄宝活过来的,再看看这世界。

    “美人儿,你宁愿和一个死人睡,也不跟我睡?”男人柔若无骨地靠在秋明月的怀里,戳了戳她的胸口道。

    秋明月伸出手,抓住了男人嫩白修长的手指。

    男人的桃花眼里泛出了水光,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她看着,仿佛在控诉她的罪行……

    秋明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无奈道:“你究竟想怎样?”

    男人嘟着红唇:“亲我一下。”

    男人的唇形很好看,薄唇性感,他的眼睛闭着,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长长的睫毛轻轻颤着,颤得人心里也痒痒的。

    这人但凡把持不住都亲了下去……

    秋明月伸出手,勾着小指将他戳开。

    “我已经有心上人了。”秋明月道。

    男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转瞬即逝:“美人儿,你可以移情别恋嘛。”

    秋明月看了他一眼:“我对你没兴趣。”

    男人露出失望的表情。

    “阁主大人,你是有名的采花贼,什么女人没见过?你对我有兴趣不过因为没有得到所以才心心念念。”

    “美人儿,那你就满足一下我嘛。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我救了你们三人,你难道不该许三次吗?”男人锲而不舍道。

    秋明月摇头:“我要是真许了那是害了你,我男人会杀了你的。好了,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秋明月说着,就将男人推出了门外,关上了门。

    男人盯着面前冷冰冰的门板,心里燃烧起了更强的斗志!

    秋明月没有修炼,而是躺在床上。

    她闭上眼睛,没有睡着,脑袋里乱哄哄的,脑海里浮现的都是甄宝单纯而倔强的脸。

    等她回了朝月城,她该怎么向甄宝的母亲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