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人质
    :

    竹林小筑。

    秋明月辞别了热情高涨的同学们,回到竹林里,闭上眼睛就开始入定。

    秋明月以前并不把赢当做值得庆贺的事,毕竟弱肉强食,赢是强者必须的特质。现在,她却迫不及待想要把这件事告诉萧墨寒。

    她要去问萧墨寒要礼物呢。

    但是,这一次,秋明月的神识不仅没有进入萧墨寒的识海,甚至连他修炼的洞府都没有进去!

    秋明月的神识彷徨在洞府外,刚刚的满怀欣喜突然被浇灭了。

    明明说要给她奖赏的……

    骗子!

    秋明月有些生气,一脚踹在洞府上,发了一会儿小脾气。

    等气消了,她就冷静地思考这个问题。

    萧墨寒是不会食言的,那这次为什么没有进入萧墨寒的识海?

    萧墨寒可能已经到了修炼的关键时刻,秋明月又开始担忧起来。

    见不到萧墨寒,秋明月觉得修炼就少了乐趣,她收回神识,睁开眼睛。

    房间里凭空出现了一抹火红的身影,一张美艳妖异的脸映入眼帘。

    “美人儿,我找到你了。”男人说着就朝着秋明月扑了过来。

    秋明月身形一闪,男人就扑了一个空。

    他没有起身,而是直接躺在了秋明月的床上,他拉过秋明月的被子,盖在脸上,用力吸了一口气,顿时,少女的馨香充斥着整个鼻端。

    秋明月的脸顿时红了,气得,这流氓!

    秋明月直接拔出了剑,抵在了他的脖子上:“滚!”

    男人眨了眨眼睛,眼眸里流光溢彩:“美人儿,你舍得吗?”

    秋明月用行动表示自己相当舍得。

    在要刺入他脖子的刹那,男人的身影瞬间就移动到了门口。

    玲珑阁阁主兼天下第一神偷,在速度上当然无人可及。

    “美人儿,总有一天,你会舍不得的。”男人说完,身影就瞬间消失了。

    秋明月直接将男人碰过的被子扔了出去,换了一床新的盖上。

    ………

    斗魔森林。

    景华容并没有回玄凤族,而是留在距离乾坤学院最近的地方修炼。

    他居然输给了秋明月,要是没有带着秋明月的人头回去,他根本就没有面目回玄凤族。

    秋明月必须死!

    既然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他的精神控制可以控制玄气境以下的修士,秋明月不行,但是秋明月的那几位朋友……

    景华容的嘴角勾起一抹充满杀意的笑。

    秋明月,我就在这里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你光临。

    夜。

    乾坤学院笼罩在夜色里。

    学生宿舍。

    秋云泽穿着中衣走了出来,双目无神,形同木偶,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一般。

    过了一会儿,甄宝走了出来,机械地前进着。

    接下来,是紫歆玉……

    几道身影悄声消失,根本没有人察觉。

    翌日。

    秋明月来到炼丹房,并没看到秋云泽和紫歆玉。

    “奇怪,云泽这孩子最勤奋,入学以来从来没迟到过,今天怎么……”辛元洲不解道。

    秋明月觉得有些不对劲。

    “老师,我去看看。”秋明月道。

    报备后,秋明月就来到秋云泽的宿舍,推门进去,里面空无一人。

    秋明月又去了秋云泽常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他的人影。

    紫歆玉也是一样的情况。

    炼器院那边也传来了甄宝不见了的消息。

    一个人不见或许是巧合,但是三个人同时不见……

    秋明月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她冷着脸将整个乾坤学院都找了一遍,却依旧没有发现三人的踪迹。

    “明月,别急,他们三人可能一起去修炼了。”辛元洲看着秋明月焦急的样子,不禁道。

    秋明月摇了摇头,脸色难看:“不会的,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我已经让学院的人都去找了,别担心,很快就会有结果的。”辛元洲道。

    秋明月暴躁地走来走去。

    她预感他们出事了,但是却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没头苍蝇似地找。

    秋明月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云泽浑身是血、气息奄奄的模样。

    “姐姐,救我!”秋云泽凄厉的叫声犹如在她的耳边响起。

    秋明月猛地睁开眼睛。

    夜幕降临。

    秋明月疲惫地回到竹林小筑,就看到自己的桌子上多出了一封信。

    ——你弟弟和朋友在我手里,想要救回他们,就来斗魔森林。只能你一个人来,你多带一个人,你朋友就会有一颗人头落地。

    秋明月将信捏成一团在手心,瞬间就化成齑粉。

    她心里庆幸,终于有了云泽他们的消息,而且对方这样说,那他们明显还活着。

    但,这是针对她的天罗地网,她这一去就危机重重了。

    秋明月迅速做了决定!

    秋明月立即朝着斗魔森林赶去。

    夜里的斗魔森林黑黢黢的,伸手不见五指,魔兽的叫声此起彼伏,甚是骇人。

    一道身影在森林里穿梭着,魔兽们从巢穴里兴奋地伸出脑袋,当发现猎物强大不好啃的时候,又悻悻地缩回了脑袋。

    秋明月很快就到了预定的地点,但是那里空无一人,耳边只有鸟兽的声音。

    秋明月的眉头皱了起来。

    “臭……丫……头,老……夫……”小白猪的奶音在秋明月的脑海里响起。

    “把舌头捋直了说。”秋明月心里急躁。

    这是传音,这小白猪当结巴还当起瘾了!

    小白猪:“臭丫头,你居然敢嫌弃老夫!老夫好心提醒你,再往前一步,你就要死了!摆在你面前的是一个上古阵法,你一旦进去,修为全部消失,变成一个普通人!”

    景华容的身影隐在黑暗里,当秋明月孤身赌约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计谋成功了!

    他手里握着的三个人质在秋明月的心里有举重若轻的地位!

    他静静地等着秋明月踏进他的陷阱,但是等了一会儿,秋明月都没有往前走……

    秋明月居然识得他的上古阵法?

    呵,有意思。

    认出来还要乖乖进来就更有意思了。

    “秋明月,没想到你还真敢赴约。”

    景华容的身影出现,而他手里拿着一根铁链,串着三个血肉模糊的人,正是秋云泽、紫歆玉和甄宝!

    秋明月的眼神瑟缩了一下,眼里寒光闪耀,这人……他怎么敢!

    云泽、紫歆玉、甄宝,究竟受过多少折磨,才变成这副模样?!

    这一幕和她梦中所见基本重合。

    “姐姐,快走……”

    “明月姐姐,他设了陷阱……”

    那三人满脸血污,勉强睁开眼睛,几乎声嘶力竭道。

    和梦境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那个梦里,云泽喊救命。

    而现在,他们却让她赶紧走,宁愿自己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