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寻仇?本小姐等着!
    :

    秋明月躺在床上,并没有睡去,而是静静地躺着,像是等待着什么。

    三只灵兽正在房间里打闹着,小白猪明显忘记自己是上古凶兽、年纪一大把,彻底解放了天性,和两只幼崽玩在了一起。

    灵兽们叽叽喳喳的,秋明月完全没有受影响,而是陷在了冥思里。

    外面突然一阵嘈杂声,秋明月立即睁开眼睛,披上衣袍就朝着外面走去。

    外面人群都朝着一个方向走去,秋明月拉住了其中一个人。

    “发生了什么事吗?”

    “啊,秋姑娘,霜华仙子突然病重,我们去看看。”

    暗夜里,秋明月勾起一抹笑,她等待的事终于发生了。

    陆霜华服下冰离丹,中了寒毒,不能受刺激,否则气血紊乱,生命垂危。但是,她完好无损归来,陆霜华又怎么能不受刺激呢?

    秋明月跟随着人群去往霜华院,那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

    秋明月挤了进去,遇夫子和擎天破都已经到了。

    陆霜华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眼睛紧紧闭着,头发上结了一层霜,浑身都僵硬了。

    遇夫子正在替她查看。

    擎天破在床边走来走去,英武的脸上写满了不解:“霜华吃下冰离丹,不是该好了吗?怎么更严重了?”

    遇夫子一手搭在陆霜华的脉上,一只手捋着自己长长的胡须。

    “寒毒。”遇夫子道。

    擎天破更加想不明白了:“冰离丹刚好解了霜华体内的烈焰,怎么会有寒毒?”

    遇夫子的脸色不太好看,这个时候,他要再看不出来自己被骗了,那真是愧对‘药王’这个称呼了。

    “陆霜华根本没有被烈焰灼伤。”

    遇夫子这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这怎么可能?

    之前陆霜华的体内像是有火燃烧着,这是有目共睹的事。

    “怎么弄出被烈焰所伤的假相,这件事只有陆霜华自己知道了。”遇夫子道,不由得感慨,“老夫竟然也会被骗,这女娃娃不简单啊。”

    “药王的意思是——霜华仙子故意将自己弄成被烈焰灼烧的模样?”

    “霜华仙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难道说……”

    秋明月觉得自己该出场了。

    “霜华仙子给了我魇灵珠,想害死我,事情败露,大家都偏向我这边。霜华仙子假意去烈焰森林取七方炎被烈焰所伤——她这样做可以达到两个目的,第一,挽回自己的形象,第二,让我去被玲珑阁阁主糟蹋,简直是一箭双雕。”秋明月说这,连忙摇头,“不可能的!霜华仙子不可能是这样的人!她怎么可能是这么恶毒的人?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秋明月这番话提醒了众人。

    “这的确有可能啊。”

    “天啊,心机怎么这么深?”

    “秋姑娘要是真的没了清白,那不就如了她的愿吗?”

    擎天破看着自己得意的弟子,再看着气呼呼的药王,也有些动摇了。

    难道说,这些年,自己这个徒弟真的在伪装?

    如果不是,那怎么解释她中了寒毒呢?

    在那一刻,每个人的心中都种下了怀疑的种子,霜华仙子那善良、菩萨心肠的人设,正在慢慢崩塌……

    陆青青也止住了哭声。

    怎么办?圣女的真面目就要被揭穿了……

    圣女此时要是有意识,肯定要气得再次怒极攻心吧。

    霜华院沉寂在一片诡异的寂静里。

    就在此时,变异突生——

    铿!

    一声凤凰的长啸撕裂了寂静。

    火光映天,亮如白昼。

    秋明月转头看去,就看到天空中飞过一只火红的凤凰,所到之处都留下一片火光。

    铿铿!

    凤凰铿锵有力的叫声盘旋在乾坤学院的上方。

    “玄凤族来人了!”有人叫到。

    很快,一只巨大的凤凰降落在霜华院中,火红的羽翼像是要燃烧一般。上面走下来一个白衣人,正是玄凤族来的使者。

    “前日,族中圣物碧血心的光亮突然忽明忽暗,族中长老觉得圣女可能有事,就让本使者来看看。”白衣中年人道,看着房间里的众人,面露担忧,“圣女是出了什么事吗?”

    陆青青正在绝望之中,这件事给了她希望——

    救星来了!

    陆青青像一阵风一样冲了出来,直接跪在了白衣人的面前。

    “景长老,圣女就要死了,您快救救圣女吧!”

    白衣人的脸色一变:“前几日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转眼就……”

    陆青青指向身后的一众人:“都是他们害的,还有她,”陆青青最终指向秋明月,“她就是主谋,他们都想害死圣女!”

    陆青青有了靠山,一下硬气了很多:“长老,您一定要替小姐报仇啊!”

    “我们才没有害陆霜华!”

    “她是自作自受!”有些人忍不住道。

    只是他们话音落,凤凰长长的尾巴就甩了过去。

    砰!

    那两人就狠狠地摔在了墙上,墙瞬间倒了下来,那两人浑身是血,十分惨烈。

    这一下,学生们都不敢开口了。

    遇夫子走了出来,喂重伤的两人吃下了两粒丹药,保住了他们的命,满脸不悦:“这里是乾坤学院,你们玄凤族还真当乾坤学院没人了吗?”

    白衣人看见遇夫子这样的强者,脸色稍缓。

    “前辈,圣女在玄凤族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无论是谁,侮辱圣女都是死罪。”

    白衣人说着,就走了进去,将躺在床上的陆霜华抱了起来。

    “圣女病重,本使者先带圣女回去治疗,只是圣女的仇,玄凤族记下了,来日一定会来报。”

    白衣人抱着陆霜华上了凤凰,火红的凤凰腾空而起,发出‘铿铿’的叫声。

    他的话在在场的人心里留下了阴影。

    玄凤一族何等强大,要是成了玄凤族的仇人……

    众人看向秋明月的眼神里带着同情。

    等凤凰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天空中,才终于有人敢说话。

    “陆霜华明明是自作自受,玄凤族还要找人报仇,真是太无理取闹了。”

    “秋姑娘真倒霉,遇上这样的事……”

    还有些固执觉得陆霜华是好人、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的人,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不敢吭声了。

    秋明月脸上没有丝毫害怕。

    玄凤族寻仇?

    她等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