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陆霜华又起祸心
    :

    “天啊,真是魇兽。”

    “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魇兽!”

    “原来魇兽这么可还,一点也不害怕。”

    秋明月将魇兽和破碎的珠子碎片放在一起。

    然后,那珠子竟然奇异般地将魇兽包裹了起来,小白猪的身影淡去,那变成一颗完美无缺的珠子,没有丝毫裂缝。

    众人顿时惊呆了!

    霜华仙子赠给秋明月的竟然真的是魇灵珠!

    “圣女!”陆青青惊呼出声!

    陆霜华的脸色十分难看,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种可能——秋明月收服了魇兽,魇兽还活着!

    她阴沉的眸光扫过陆青青,陆青青顿时噤声,陆霜华的脸色也在瞬间恢复正常,露出震惊的神情。

    “怎么会这样?居然真的是魇灵珠……”

    在场的每个人的心绪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擎天破脸上的怒气消散了,脸面也有些挂不住。

    他这行事谨慎的弟子居然犯了这样的错误……

    魏胜傻愣在那里,之前明月跟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他直接否决了。自己不相信她,明月肯定很难过吧。他想到明月那黯然的眼神,就觉得自己是个混蛋。

    秋云泽看着紫歆玉,底气十足道:“我就说了,相信姐姐就对了。”

    ……

    秋明月的语气弱了下去:“霜华仙子,我是很喜欢你的礼物的,也很珍惜,但是魇兽吞噬我灵魂的时候,真的很难受。我不想死,所以就打破了魇灵珠,请你原谅我吧。”

    “看来是我们错怪秋明月了,要是我遇到这种情况也会选择打破魇灵珠啊。”

    “哈哈,说得你有打破魇灵珠的本事似的。”

    “这样说起来,秋明月真厉害。魇兽可是上古凶兽,她居然这么厉害!”

    “你们说,霜华仙子知不知道那是魇灵珠啊?”

    顿时,舆论就偏向了秋明月。

    陆霜华没想到自己会栽在这个女人手里!

    陆霜华眼睛里全是泪水:“明月师妹,是我的错,我没有分清水灵珠和魇灵珠,给明月师妹造成了伤害。”

    陆霜华的反应很快,很快将问题推到自己也没分清上,并不是自己故意要害秋明月,她是无辜的,也算受害者。

    秋明月心中冷笑,脸上隐忍着痛苦,可怜兮兮:“霜华仙子,没事的,虽然我差点魂飞魄散,灵魂遭受撕裂的痛苦,但是现在我不是没死吗?”

    陆霜华藏在袖子里的手握成了拳。

    秋明月虽然说是原谅她,但是句里行间都是嘲讽。

    围观的众人由原来的一边倒转为部分站到了秋明月那边,分为了两派。

    “天啊,灵魂撕裂,一定很疼吧。霜华仙子也真是害得她这样,她还要道歉……”

    “霜华仙子不是故意的,你没听到吗?”

    “不是故意的,难道秋明月的那些苦就要白受了吗?我不小心杀了你,你要原谅我吗?”

    “霜华仙子的人品有目共睹,你难道没受过她的恩惠吗?忘恩负义!”

    人群里争吵了起来。

    陆霜华求救的眼神看向擎天破,擎天破立即道:“都散了吧,今天的事已经有了结果,谁都没错。明月、霜华,你们二人也不要因为这件事生了嫌隙。”

    擎天破下了命令,人群就散去。

    陆青青扶着陆霜华回了霜华院。

    门一关上,陆霜华就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在了地上。

    很快,房间里的东西全部成了她的发泄品,一片狼籍。

    陆青青跪在一边,不敢说话。

    她贴身服侍圣女十年,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生气。

    “我六年前进入乾坤学院,苦心经营了六年的形象,就这样出现了瑕疵!”陆霜华的眼眸里闪过一道阴鸷的光芒。

    她之前还真是小看了秋明月!

    秋明月确实是一大劲敌!

    “圣女,您是高高在上的仙子,何必在乎这些凡人的看法?”陆青青忍不住道。

    她一直想不通陆霜华为什么要经营自己的形象,让天下人都觉得她善良、菩萨心肠。

    陆霜华瞪了陆青青一眼:“你知道什么?!但你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你就是这人间的王,反对你的都是叛逆之徒,都该死!罢了,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

    既要挽回自己的形象,又要让秋明月完蛋……她必须想一个两全之策……

    陆霜华闭着眼沉思了一会儿,再睁开眼的时候,眼睛里带着一丝自信的光芒。

    她想到了!

    竹林小筑。

    魏胜满脸羞愧,站在那里:“明月,是我错怪了你。我身为纪律院的老师,还没发明辨是非,真是愧为人师啊。”

    秋明月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她一直记得魏胜对她的恩。

    “魏老师,陆霜华的形象很好,你站在她那边,情有可原。”

    魏胜还是觉得愧疚:“明月,你可以骂我。你这样说,我更加没办法原谅自己。”

    魏胜总觉得,他和明月之间有了一丝嫌隙,但是却不知道怎么消除这一丝嫌隙。都怪他瞎了眼!

    “魏老师,这是人之常情,你真不用愧疚。”

    那丝嫌隙无论如何都无法消去。

    魏胜只得无奈离去。

    秋明月从怀里取出魇灵珠,稍微使力,魇灵珠就碎裂开来,一只小白猪躺在秋明月的手心。

    秋明月拨弄着手里的小白猪,嘴角露出一丝笑。

    这一局,她赢了。

    撕开了一个口子,让众人窥见了陆霜华一丝真面目,还得到了上古凶兽魇兽。

    魇兽可自由进入人的识海,这可是个大凶器,是其他灵兽无法做到的。

    “啾啾!”崽崽飞到了秋明月的肩膀上,很不忿,朝着小白猪大叫着。

    小重明鸟觉得这丑八怪居然抢了它的主人!

    小白猪的一张小脸狰狞地看向小重明鸟:“臭……鸟!”

    “啾啾啾啾!”

    “臭……臭鸟!”

    一上古神兽和一上古魇兽就这样用小奶音吵了起来。

    灵犀在一旁小大人似的看热闹。

    它和崽崽相处的时间长一点,但是这小白猪也好萌啊!

    崽崽气得眼睛都要红了,见灵犀不帮它,直接飞到了灵犀的脑袋上,狠狠地啄了一下!

    灵犀两只小爪子捂住自己的脑袋,一下缩到了秋明月的袖子里。

    秋明月被吵得脑袋疼,教训魇兽:“重明鸟刚刚出生,你这魇兽为老不尊,也不让着幼崽。”

    小白猪浑身一僵,它被一个普通修士捕获本来就够丢脸的了,现在居然和一个刚出生的幼崽争宠!

    小白猪老脸挂不住,直接钻进了秋明月的识海里,缩成一团,气得……开始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