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真的是魇兽
    :

    “魏老师,如果我说我打碎那颗珠子的原因,是因为那根本不是水灵珠,而是魇灵珠呢?”秋明月道。

    魏胜愣了一下,眼神里有些失望:“明月,去道个歉这么难吗?霜华仙子不是那样的人,怎么会用这么阴狠的手段?再则,魇兽早就死在多年前的神兽大战之中,魇灵珠根本不可能存在。”

    果然,在陆霜华和她之间,没有人会相信她,包括自己亲近的人。

    人心是最禁不起测的人,甄宝、宫天泽、紫歆玉,甚至云泽,他们或许都觉得她才是错的那个吧。

    这也是陆霜华厉害的地方。

    秋明月久久没有应声。

    她要改变目前的被动之境。

    魏胜眼里的失望越来越浓。

    秋明月的脑海里闪过很多主意。

    “好,我去道歉。”秋明月顿了一下,“我要当着全院师生的面向霜华仙子道歉。”

    魏胜松了一口气,他其实还是向着秋明月的。当着全院人的面道歉,就说明明月有悔意。

    有悔意就好了,还没有狂妄到忘记自己是谁。

    魏胜将秋明月要向陆霜华道歉的消息告诉了霜华院,很快,就在整个乾坤学院传遍。

    竹林小筑。

    “姐,你要是不喜欢,就不用向霜华仙子道歉。”秋云泽道。

    秋明月看向少年:“整个乾坤学院都觉得我错了,你难道不觉得我错了吗?”

    “姐姐,不管你做什么,都是对的。”秋云泽道。

    她这个弟弟已经护短到不分是非了。

    她不是好人,但是她没有做坏事,却被冠上坏人的名字,她就不乐意了。

    ……

    霜华院。

    “圣女,秋明月要当着全院师生的面向您道歉呢。她这样做,是在示弱吧,说明自己错了,请您原谅她。“

    陆霜华冰冷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秋明月认错认得太快了。

    打败这样的对手,她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认错?晚了!“陆霜华冷笑道。

    “圣女,那您就让她好好认错。”陆青青笑得不怀好意。

    陆青青觉得圣女真厉害——

    杀人,最后还是被杀者的错,让被杀者来向自己道歉。

    ……

    乾坤广场。

    这里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人。

    “秋明月终于决定道歉了。”

    “是啊,早不道歉干嘛,害得霜华仙子伤心了那么久。”

    “霜华仙子一片好意被人浪费,我都替霜华仙子心塞。”

    “是啊,霜华仙子千万不能轻易原谅那个女人。”

    秋明月来了!

    众人立即分开了一条道路。

    秋明月踏上了台阶,走上了乾坤广场,她的脸上看不出喜怒,睥睨的眼神扫过众人。

    她身上散发着一股狂傲的气质,扫得众人一下噤声,好一会儿才醒神。

    陆霜华随后而来,她身上则是温柔内敛如仙子一般。这两人站在一起,人们一般都会偏向霜华仙子这样弱势的一边。

    陆霜华款款而来,看着秋明月,眼神里有些讨好不安:“明月师妹,你道什么歉?是不是我送你的水灵珠不喜欢?你有什么喜欢的吗?告诉师姐。”

    陆霜华的话更加刺激了围观的群众。

    “水灵珠是至宝!霜华仙子,不是您的礼物不好,是她嫉妒!”

    “秋明月,道歉!”

    “快道歉!”

    秋明月道:“霜华仙子,是我的错……\”

    陆霜华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只有秋明月能看到。

    秋明月继续道:“霜华仙子赠我的确实是稀世珍宝,我回去后就迫不及待修炼起来,结果我的神识里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魇兽。我为了能活下去,就打败了魇兽,从识海里出来的时候,就发现那颗灵珠破了。那其实是比水灵珠还珍贵的魇灵珠。霜华仙子想必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得到这魇灵珠吧。我就该乖乖被魇兽吞噬掉,来保住魇灵珠的。我的命,哪里有魇灵珠珍贵呢?霜华仙子,我错了。”

    秋明月虽然是认错,但是话里都是嘲讽。

    秋明月这话一出,众人都震惊了。

    什么?那不是水灵珠,而是魇灵珠?

    根据古籍记载,水灵珠和魇灵珠是极为相似的。

    但是,如果真的是魇灵珠,秋明月打破魇灵珠也是情有可原,珍宝再贵,也是死物,哪有自己的命重要?

    再但是——

    霜华仙子赠给秋明月魇灵珠,这不是明摆着要秋明月的命吗?

    “不可能的!霜华仙子心地那么善良,怎么可能害人?”

    “秋明月,你说这些话,有证据吗?”

    霜华仙子的眼睛里噙着泪水:“明月师妹,水灵珠是我玄凤族的珍宝,我将它赠给你,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你讨厌我哪里,跟我说,我一定改。”

    灵珠已成碎片。

    陆霜华打定主意秋明月没有证据。

    呵呵,她根本不怕秋明月说出这样的话。

    她说了,自己更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秋明月,拿出证据。”

    “不想道歉,就胡说八道!”

    群情激愤。

    擎天破的脸上已经布满乌云。

    魏胜的脸上满是失望,他还以为明月有了悔改之心。

    秋云泽和紫歆玉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嘲讽——

    “你们的姐姐也太无耻了,不想道歉还污蔑霜华仙子。人以类聚,你们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紫歆玉也有些动摇了:“明月姐姐为什么要这么针对霜华仙子?”

    秋云泽眼神坚定:“我相信姐姐。”

    ……

    秋明月将珠子的碎片拿了出来:“陆霜华,这可是水灵珠的碎片?”

    水灵珠变成了碎片,依旧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陆霜华看了一眼,就点了点头,眼泪流得更加凶了。

    “这就是玄凤族的至宝,多少年才凝结一颗水灵珠啊。”

    秋明月道:“修士无法区分水灵珠和魇灵珠,但是魇兽却可以……”

    陆霜华擦眼泪的动作一顿,魇灵珠破,魇兽已经死亡,一只死兽怎么区分?她很快将心放下去。

    秋明月伸出手,她的手上就出现了一只袖珍猪。

    一般修士看到都嘲讽道:“这是什么魇兽?这就是一只小猪啊。”

    修士话音落,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识海里出现入侵者,而秋明月手里的袖珍猪已经不见了!

    转瞬,他识海里的入侵者消失,秋明月手里的袖珍猪也出现了。

    天地之间,只有魇兽能自由出入人的识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