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凶兽,小奶音
    :

    秋明月站在白茫茫的识海里,浑身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站在她面前的是巨大的黑影,黑影里,野兽的身影若隐若现——

    是魇兽!

    魇兽以进入修士的识海吞噬灵魂为食,凶残成性,是上古十大凶兽之一。这凶兽本该死在几万年前的神魔大战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吼!

    魇兽发出浑厚的吼声,血红的眼睛从白雾中透了出来,凶残肆虐,充满杀戮。

    秋明月在它眼里就是弱小的对手、美味的食物。

    魇兽的黑雾渐渐吞噬识海的白雾,秋明月的身周全部变成了黑雾……

    神器落入黑雾立即化为血水,灵魂落入其中也是一样,很快变成魇兽的给养!

    美味的食物,快进入本尊的肚子吧。

    就在黑雾要吞噬秋明月的那一刻——

    秋明月聚集着灵力,形成了一个保护罩,终于挡住了黑雾的进攻!

    “不…自…量…力!”一个浑厚缓慢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砸在保护罩上,震得保护罩都抖了一抖。

    秋明月盘腿坐下,不停地朝着保护罩补充灵力……

    黑雾侵袭一寸,秋明月就补充一寸,保护罩的厚度竟是没有什么变化。

    魇兽开始根本不把这弱小的食物放在眼里,渐渐的,它就发现自己低估食物了,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冲击的力量越来越强大!

    秋明月补充灵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黑雾里传来轻蔑的声音:“不…要…挣…扎…你…的…灵…力…会…耗…尽…”

    秋明月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魇兽狂怒:“不…准…学…本…尊…说…话!”

    秋明月道:“你…口…吃…还…不…准…人…学?”

    “找…死!”魇兽怒极。

    秋明月笑得特别欠揍:“哎哟哟,我好怕呀。”

    当年,多少修士在它面前瑟瑟发抖,现在居然有后辈敢嘲讽它口吃!

    更浓密的黑雾朝着保护罩涌了过来,秋明月也在源源不断的补充着灵力。

    这是一场比拼!

    谁的力量先耗尽,谁就先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魇兽越来越胆战心惊,这食物的灵力居然还没有用完?!

    魇兽不知道的是,它对抗的其实是两个人。

    秋明月本身的灵力已经耗光了,她现在用的是萧默寒给她的灵力珠。

    秋明月没有想到的是,这灵力珠里居然有这么强大的灵力,能够抵御上古魔兽的侵袭,萧默寒到底给了她多少灵力?!

    那个男人,明明在修炼的关键时刻,还给她这么多灵力……

    秋明月的心里酸酸的,越来越感动。

    她一定要活着!萧默寒为她耗费了这么多灵力,自己必须给他补回来,不是说双修有助于提高灵力吗?等他出关,自己就和他双修好了。

    秋明月默默地做了决定。

    胶着的战斗开始分出了胜负,黑雾越来越少,而秋明月的灵力依旧绵延不绝。

    啪啦!

    一股强大的碰撞之后,像是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一般。

    黑雾彻底散去,魇兽的真容彻底露了出来。

    当看到魇兽的真容时,秋明月忍不住笑了起来。

    传说这凶残成性的魇兽,真身竟然是一只巨大的大白猪?!

    魇兽站在那里,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这上古魔兽或许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真身居然会在一个修士面前崭露!

    吼!

    魇兽决定杀人灭口!

    “倒。”秋明月道。

    砰!

    大白猪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小。”

    大白猪的身形渐渐变小,就变成了一只袖珍猪。

    魇兽已经彻底没了灵力,秋明月拥有识海的绝对控制权。

    “过来。”

    袖珍猪奋力想要往后,但是就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拉着它往前。

    秋明月伸出手,就将袖珍猪提了起来。

    魇兽白白的小身体已经彻底红了。

    气红的。

    这愚蠢的修士,居然敢!

    “大…胆!”

    一出口,居然是甜腻的小奶音!

    魇兽的身体一僵,不做声了。

    “刚刚那雄浑的声音是你用灵力伪装的吧,这才是你的真声。”秋明月了然道。

    以凶残著称的上古魔兽真声居然是小奶音!

    小白猪直接倒在秋明月的手心里,装死。

    经过这危险的一战,秋明月也没法继续修炼了,就从识海里退了出去。

    房间里一片狼籍,刚刚识海里的激战也影响到了外面。秋明月的目光最终落到了桌子上碎裂的水灵珠上面。

    秋明月拿起水灵珠的碎片,看了片刻,眸光一暗,冷了下去。

    这根本不是水灵珠,而是魇灵珠。

    水灵珠和魇灵珠极为相似,但是魇灵珠里封印着魇兽,她就说为何有魇兽凭空出现在她的识海里,原来是因为这颗珠子啊。

    这魇灵珠是陆霜华给她的。

    她本来就觉得陆霜华有些不对劲,之前还觉得自己想多了,陆霜华太会收买人心了,甚至骗过了自己。

    这件事让她彻底认清了陆霜华的真面目。

    要不是她有萧默寒的灵珠护体,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谁都不会联想到陆霜华有问题。

    好狠好狡猾的女人!

    这女人,比她之前遇到了的那些女人都要可怕。丹阳、南宫锦溪,这些人都抵不过陆霜华的万分之一。

    秋明月想到这里,就觉得背后发寒。

    但是,她是不会任人宰割的。

    秋明月的嘴角扯出一丝冰冷的笑,霜华仙子是吗?本小姐就和你斗斗。

    霜华院。

    霜华远距离紫竹林很近,所以,竹林小筑里的那声巨响,清晰地传到了陆霜华的耳里。

    陆霜华睁开了眼睛。

    “圣女,魇灵珠里的魇兽释放了出来,秋明月必死无疑,今晚就是秋明月的死期了。”陆青青激动道。

    陆霜华黑亮的眼眸里没有丝毫波动,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

    “那么激动干嘛?早晚都是一样的。”

    从她决定除掉秋明月的那一刻开始,秋明月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是,奴婢失态了。”陆青青跪下来道。

    陆霜华闭上眼睛,陷入了冥思中。

    翌日。

    陆霜华躺在卧榻之上,陆青青就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

    “圣女!圣女!不好了!”

    陆霜华睁开眼睛,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悦:“青青,什么事大惊小怪!”

    陆青青根本无法顾及陆霜华的不悦,眼睛里写满了震惊。

    “圣女,是秋……秋明月,秋明月来求见您!”

    陆青青的话一出,陆霜华那冷若冰霜的脸终于有了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