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你横我更横
    :

    “面色发紫,口吐白沫,公孙怡中毒了!”梦玄雪装模作样道。

    “是秋云泽下的毒!”立即有人道,“刚刚比赛场上,我看到秋云泽行为有些怪异,原来是下毒!”

    “秋云泽对公孙怡下了毒才赢了比赛的,我们现在就去找他算账。”梦玄雪露出一丝冰冷的笑。

    其他人也笑了。

    那笑声很冷,令人毛骨悚然。

    丙班宿舍。

    秋云泽回到住处,身上都是泥污,准备换一身衣服。

    “秋云泽,滚出来!”

    “你怎么这么无耻,为了赢不择手段,这样下作的事都做得出来!”

    “秋云泽,你再不出来,我们就冲进去了。”

    门外一阵嘈杂声。

    秋云泽一打开门,就看到外面站着一群人,气势汹汹。

    这群人直接冲了进来,将秋云泽的东西全部砸了!

    纪律院。

    “魏老师,丙班宿舍又出事了,要打起来了!”

    有人急匆匆道。

    “出了什么事?”

    “他们说秋云泽下毒毒害同门!”

    刚刚,秋云泽和公孙怡比赛完,现在怎么又毒害同门了?

    毒害同门这罪名可不小。

    魏胜连忙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把这件事告诉一下秋明月和辛老师。”

    魏胜先到。

    丙班学生宿舍外围了很多人。

    魏胜挤进人群,就看到秋云泽被七八个人围在中间,他们身后,一片狼藉。

    魏胜问道:“怎么回事?”

    秋云泽气愤道:“他们冲进来就把我的东西全砸了!”

    梦玄雪立即道:“我们是来找解药的。”

    “我没有下毒!”

    “你没有下毒?但是事实摆在面前!”

    梦玄雪看向魏胜:“魏老师,公孙怡中毒了,是秋云泽下了毒!”

    “是啊,刚刚比赛的时候,明明是公孙怡赢的,后来,公孙怡的动作变得迟缓起来,比赛场上的局势一下发生了变化。我们刚刚就觉得奇怪,比赛后不久,公孙怡就毒发了。原来,公孙怡的动作迟缓是中毒导致的。”

    “是啊,比赛到中间的时候,我看到秋云泽朝着公孙怡的脸上撒了一下,现在想来,秋云泽就是在下毒!”

    “我也看到了!”

    “我也看到了!”

    “秋云泽为了赢,这样不折手段,太无耻了!”

    “魏老师,你一定要为公孙怡做主啊!”

    秋云泽一言难敌众口,只能一句一句重复道:“我没有……我没有……”

    秋云泽看向魏胜:“魏老师,我没有。”

    魏胜是相信这个乖巧的孩子的,但是他作为掌管纪律的老师,必须公平公正,遵从证据,不能按照本心偏好判定。

    魏胜没有说话。

    秋云泽的表情更加茫然了。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啊,为什么没有人相信他?

    那些人都用看‘卑鄙小人’的眼神看着他,看得他几乎无地自容。

    魏胜道:“去看看公孙怡。”

    于是,一种人浩浩荡荡去了公孙怡的住处。

    公孙怡躺在床上,浑身肿了起来,脸色已经变成了紫色,吐出了很多白沫,身体不自觉地抽搐着,看起来格外恐怖。

    旁观者看到,都吓了一跳。

    魏胜看了一眼,确实是中毒了。

    “快去请药王来。”

    梦玄雪扑在了公孙怡的身上,哭了起来:“小怡好可怜,她现在肯定很难受。”

    她看向秋云泽:“秋云泽,你快把解药拿出来,求求你了,小怡好难受啊。”

    “秋云泽,只要你将解药交出来,你下毒的事就一笔勾销了。”

    “你要进秘境就进吧,我们什么都让给你,只要小怡好好的。”

    梦玄雪的话成功给秋云泽拉了仇恨。

    群情变得激愤起来。

    “秋云泽,你就交出来吧,这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就被你弄成了这副样子。”

    “是啊是啊,这也太残忍了。快给她吧。”

    秋云泽摇头:“我没有。”

    他没有下毒,又怎么可能有解药?

    梦玄雪厉声质问道:“秋云泽,你太残忍了,小怡已经这样了,你还不把解药拿出来,你还有人性吗?”

    “怎么有这么恶毒的人?残害同门,居然还不知悔改!”

    “秋云泽,快交出来!”

    “交出来!”

    “他不给,我们就打得他交出来!”

    “对!对付这样无耻的人就是要用拳头教训!”

    无数人朝着秋云泽围了过去。

    梦玄雪垂眸,眼睛里闪耀过一丝得意的光芒。

    这打,不小心就打死了,像秋云泽这样‘恶毒’的人,打死了也活该,反而大快人心。

    这份‘大礼’送给秋明月,秋明月肯定会喜欢的。

    梦玄雪抬头的刹那,眼神里的得意变成愤怒,手上夹着一根银针,朝着秋云泽刺去……

    那些人朝着秋云泽走来。

    人太多了,所有人都恨不得他死。

    秋云泽后退,根本退无可退。

    不是我,我没有下毒,所以我没有解药。

    不是我……

    就在各种利器砸在秋云泽身上的刹那,一道影子突然落在了秋云泽的面前。

    她手一挥出,一股强大的灵力便将那些人逼得后退了两步。

    “姐姐!”

    秋明月像老母鸡一样,将秋云泽护在身后。

    “谁敢靠近?!”秋明月的眼睛微微眯起。

    秋明月浑身煞气,竟是逼得人不敢靠近。

    “秋明月,你弟弟对人下毒,拒不悔改,不肯给解药,你还要护着他吗?”梦玄雪问道。

    秋明月看着梦玄雪,眼神瞬间冷了下去。

    又是这个女人,三番两次找她麻烦,现在居然找到云泽身上了……

    梦玄雪被她看得毛骨悚然:“你要干什么?你要杀人灭口吗?秋云泽做出这样无耻的事,你还要护着他,果然是有什么姐姐就有什么弟弟!”

    秋明月笑了,对她的话混不在意:“云泽不会做这样的事,因为没必要。而且,我不护着我弟弟,难道还护着你吗?”

    “你!”梦玄雪瞪着她。

    她一身演技,遇上秋明月这样不畏人言的,根本无处施展。

    “我怎么了?还不让开,再不让开,我可揍你了。”秋明月挥了挥拳头道。

    梦玄雪只能不甘地让出了一条路。

    秋明月拉着秋云泽的手从人群中走过。

    刚刚群情激愤的众人,对上桀骜不驯的秋明月,竟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