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凉王破萧默寒
    :

    这杀手的修为比她高两阶,秋明月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个杀手的对手,不能硬打,只能智取!

    黑影突然出招了,瞬间就出现在秋明月的面前,手里的剑直接刺向她的脖子……

    嗖!

    伴随着刺人的杀气冷入骨髓!

    秋明月的身身形极速后退,险险躲过了他的致命一击!

    黑影一击不中,再次挥出一剑,刺向秋明月的胸口。

    秋明月手里的鞭子挥出,缠住了男人的剑!

    轰隆隆!

    两股灵力在空气中相撞。

    噼里啪啦!

    火光四射!

    轰!

    秋明月手里的鞭子彻底碎裂,碎成了碎片,落在地上。

    黑影迅速进攻,准备一次击杀!

    铿!

    在剑要刺到秋明月的瞬间,她手里扔出来一个锤子,和杀手的剑碰在一起。

    啪啦!

    锤子碎在地上。

    杀手的剑再次刺向秋明月……

    秋明月立即从怀里掏出两个铁球,朝着杀手砸去!

    杀手本能地躲避,剑一歪,秋明月又逃出了一击。

    秋明月的身上像是个法宝库,她的修为不够,法宝来凑。

    杀手杀人从来没有超过十招的,这一次对付一个玄力境的修士竟然拖了几十招!

    杀手的耐性逐渐耗尽,手里的剑化作了无数把,朝着秋明月袭去。

    万剑齐飞!

    这可是阎罗殿六殿第一杀手铁血的拿手招术!

    万剑穿心,在她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彻底割下她的脑袋……

    杀手蓄势待发,静静地等待着。

    铺天盖地的剑雨扑面而来,秋明月根本无处可逃。

    秋明月决定拼一把——

    逃不了就不逃!

    她的机会大概来了!

    秋明月从怀里取出一颗遇夫子给她的防御丹,猛地砸在地上,丹药瞬间形成保护罩,将她包裹其中。

    噗噗噗!

    剑雨在碰触到秋明月身上的刹那,突然被弹了回去。

    正在蓄势待发的杀手没想到剑雨会弹回来,全部刺向了自己。

    万剑齐飞,最后竟然会落到自己身上!

    杀手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死在一个玄力境修为的女人手里!

    更没想过会死在自己的绝命招数下!

    杀手避无可避,只能瞪大眼睛,看着无数剑刺向了自己,瞬间变成一个血人。

    杀手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至死,眼睛都是瞪着的。

    秋明月浑身都是血,伤痕累累,但是脸上的表情依旧坚硬、冰冷。

    她还是太弱了,对付一个杀手居然对付了这么久。

    “娘亲。”灵犀怀里抱着一堆丹药,放在秋明月的脚边,“娘亲,您吃。”

    秋明月吃下两粒丹药后,才稳住了翻涌的气血,身上的伤口也以肉眼可见愈合。

    “去叫冯翡来。”

    冯翡是御星晗的心腹。

    很快,冯翡就来了,看着地上躺着的人,脸色微微变了。

    这样的杀手潜入乾坤学院,他竟然毫无所觉!秋明月安好还好,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几百个脑子都不够主子砍!

    秋明月声音无情到几乎冷酷:“把他的脑袋割下来,送到他的主子那里去,给他主子做蛋糕。”

    ……

    翼城。

    同福客栈,阎罗殿第六殿之所在。

    “殿主,有人送来了一样东西,说要亲自交给您。”

    卞城王一身紫色的广袖长袍,慵懒地坐着,怀里正搂一个绝色美人,十分肆意快活。

    “什么东西?”

    “说是要给您做蛋糕用的。”

    卞城王立即了然:“铁血真有趣,还跟本殿玩起花样来了。快把东西拿进来吧。”

    南宫锦溪窝在他的怀里,仰头看他,眼睛亮晶晶的:“殿主……”

    “秋明月的人头,活的。”男人说着,在她的鼻子上点了一下。

    南宫锦溪笑了,笑得花枝乱颤。

    “殿主,你对溪儿真好。”

    南宫锦溪笑,眼底却是无尽的冷意。

    秋明月,这就是和本小姐做对的下场!

    你有星晗的宠爱又如何?你做了药王的徒弟又如何?没了命,就什么都没了!

    怎么折磨她呢?

    脑袋砍下来了,却还活着,这还远远不够。

    她要剃光她的头发,挖空她的脑袋,在她的脑袋上盛满热油……

    南宫锦溪几乎迫不及待看到秋明月的脑袋了!

    箱子很快送到了两人的面前。

    “殿主,我要亲自打开你送的礼物。”南宫锦溪嗲声道。

    “看吧。”

    南宫锦溪含笑将箱子打开……

    “秋明月,没想到我们这么快见面了……啊!”

    “啊!”

    “啊!”

    南宫锦溪兴奋的声音转为连连尖叫!尖叫声几乎冲破房梁!

    她猛地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卞城王也同时看到了箱子里的人头,脸上的笑瞬间凝固了!

    里面躺着的人头赫然是铁血的!

    铁血正大睁着眼睛,七窍流血,没了生气!他的脑袋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剑伤,就源自于他自己的剑!

    一张纸贴在铁血的额头上。

    ——这脑袋用来做蛋糕还满意吗?秋明月敬上!

    **裸的挑衅啊!

    这怎么可能?

    铁血是顶级杀手啊,而秋明月不过一个玄力境初阶的修士!

    秋明月没有死,死的反而是他手下的金牌杀手!

    在这样悬殊的察觉下,秋明月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这太匪夷所思了。

    秋明月……自己还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

    卞城王怒地一脚就将箱子踹倒了,铁血的人头滚了出来!

    人头睁着眼睛,就仿佛秋明月在嘲笑着他这个殿主的无能!

    气死他了!

    秋明月,本殿记住你了!

    ……

    乾坤学院。

    萧默寒一醒来,就知道昨晚发生的事,迅速赶到了明月居。

    秋明月还躺在床上,就被萧默寒从被窝里挖了出来,从上到下抹了一个遍。

    萧默寒粗糙的大手到处抹着,偶尔还抹到一些不该抹的地方,秋明月的小脸红彤彤的。她想要推开男人的手,但是看到他可怖森冷的眼神时,又忍住了。

    等确定秋明月没有什么伤后,萧默寒脸上的森冷才稍微消散了一些。

    “阎罗殿?”萧默寒的眼睛微微眯起,看不出情绪。

    秋明月道:“我把他们杀手的人头送给了他们的殿主,也算是一个警告了。萧默寒,你的想法就此打住。”

    “小丫头,你知道我什么想法?”萧默寒转眼即笑,看她。

    “你在想,天凉了,灭了阎罗殿吧。”秋明月学着他的语气,那狂傲和慵懒,竟是丝毫不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