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再次打脸南宫锦溪
    :

    高姑姑脸色稍缓。

    南宫锦溪走了出去:“我可以证明。”

    她今天就要当着星晗的面,揭穿秋明月是怎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他喜欢。

    秋明月看着南宫锦溪,嗤笑一声:“怎么证明?”

    “因为你根本就炼不出解决瘟疫的丹药。我研制出丹药后,喂给感染瘟疫的人吃了,他们明明好了。独孤衡却设计出我的丹药没用的假象,再用你炼的丹药给他们吃,他们就好了。实际上,所谓你的丹药,就是我炼出的那些。至于,独孤衡为什么帮你……”南宫锦溪露出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引人遐思。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锦溪师姐也太可怜了吧。”

    “碰上这么无耻的人,就是这么无奈啊。”

    那些人没了刚刚的惊恐,立即觉得自己是正义使者,纷纷道。

    秋明月觉得这场戏太有意思了。

    南宫锦溪,还真是无耻得叫她刮目相看呢。

    明明没本事、急功近利,还觉得是别人的问题。

    炼出的丹药差点害了整个彩云城,如今却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受害者。

    这不是一朵白莲花,而是黑莲花了。

    “谁是谁非,其实很简单,只要证明谁能炼出解除瘟疫的丹药就可以了。”秋明月道。

    今天,自己就要撕开这朵黑莲花的丑恶嘴脸。

    再比一次,秋明月肯定赢不了自己的!

    南宫锦溪信心满满:“好,那就比。我带了这场瘟疫的瘟虫回来,我们分别炼出丹药,将瘟虫和各自的丹药交给药王来评判,如何?”

    秋明月道:“好。”

    “黄泉草和灵丹水是我的配方,你要是和我一样,也算输。”南宫锦溪道。

    秋明月道:“好。”

    “而且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必须当着整个学院人的面炼制。”南宫锦溪道。

    秋明月道:“好。”

    “是啊,就得这样,否则秋明月又耍花招怎么办?”

    “秋明月肯定怕了,她一直强撑着呢。”

    南宫锦溪也觉得她在强撑着,但是从表情一点都看不出来,秋明月的演技还真是好。

    很快的,药王就被请到了现场。

    这位药王大人在外人面前完全掩盖了吃货兼老顽童的属性,完全是个仙风道骨的老者。

    他在御星晗的身边坐下:“秋明月和南宫锦溪都是我炼丹院的学生,老夫一定会秉公处理,不会偏袒任何一个学生的。”

    众人给比试让开了地方。

    秋明月和南宫锦溪在蒲团上坐下,面前都祭出自己的本命药鼎。

    呼呼!

    炉火点亮。

    呼呼!

    袖子一挥,药材落在了药鼎里。

    两人屏气凝神,开始练药。

    七品丹药的炼制时间需要一天,现在是清晨,意味着要到晚上才能炼成。

    整整一天的时间,所有人都紧张地等待着结果。

    虽然觉得南宫锦溪一定会赢,但是这可关系着她们会不会被开除,所以她们都要紧紧盯着秋明月,以防她作弊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秋明月身体动了动。

    围观者立即紧张起来,这女人又是要勾引谁吗?

    秋明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围观者不由得想,这女人是在求助吗?

    她们一惊一乍的,但是最终,秋明月都没有做出什么违规的事,她们才松了一口气。

    南宫锦溪必赢!

    她们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日落西山,黄昏降临。

    夜色渐黑,月色当空。

    轰!

    南宫锦溪的药鼎里传来一阵清香,丹药炼成了!

    南宫锦溪睁开眼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转头去看秋明月,就看到秋明月的丹药炉里没有丝毫动静。

    南宫锦溪心中冷笑,呵,就这水准,还想跟自己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秋明月的药鼎里传来一股臭味,臭得将人差点熏晕过去。

    “天啊,这是什么味道?”

    “我从来没见过臭的丹药。秋明月的药材不会是粪坑里的吧?”

    更有突发奇想的:“秋明月是不是想将我们熏晕了或者熏走了,这比赛就不用进行了?”

    “哼,居然想出这么恶毒的办法,我们是不会中计的。”

    紫歆玉听着这些话,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凑到秋云泽的耳边低声道:“这些人想什么呢?不会是脑残吧?”

    秋云泽特别认同地点了点头:“你‘脑残’这个词用得太好了。”

    时间流转,太阳初升。

    轰!

    秋明月药鼎里的丹药终于炼成了。

    南宫锦溪轻蔑地瞥了秋明月一眼。

    决定命运的时刻终于来了。

    秋明月拖了这么久,还不是得面对?

    很快,星晗和整个乾坤学院就要知道秋明月的真面目了。

    很快,她就可以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了。

    南宫锦溪眼睛闪耀着亮光,特别激动。

    两人的丹药呈给了药王。

    南宫锦溪根本不担心自己的丹药被调包,因为味道相差太远了。

    遇夫子打开了南宫锦溪的丹药盒子,看了看里面的丹药,紫色的丹药,色泽均润,上品丹药。

    再看秋明月的——

    遇夫子第一反应就是捂住自己的鼻子,将丹药放得远远的,看了一眼。黑漆漆的,上面还有凹凸不平的坑,太丑了。

    遇夫子的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

    南宫锦溪看着遇夫子的表情,更加自信了。

    秋明月,果然是你和独孤衡害了我!

    “这两颗丹药,老夫都已经看过了。老夫现在来宣布结果——”

    遇夫子的声音顿了一下,无数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南宫锦溪赢!

    南宫锦溪赢!

    遇夫子清了清嗓子,继续道:“秋明月赢。”

    轰!

    南宫锦溪被炸得傻了,脸色一下白了,难以置信地看着遇夫子……

    “老夫以神级炼丹师的人格保证,这场比试的结果绝对公证。”

    人群一下炸开了。

    “药王说什么?”

    “是啊,药王大人说了什么?我肯定是听错了。”

    “我的耳朵肯定出现幻听了。”

    紫歆玉早就猜到了结果,但是看到这么多人被打脸的样子,还是特别爽快,用手做喇叭状,大声道:“来,我来复述一遍药王大人的话,药王大人说,秋明月赢了!你们没听错,也不是幻听,秋明月赢了!秋明月赢了!秋明月赢了……”

    秋明月赢了。

    秋明月赢了。

    这声音如魔咒一样,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