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萧默寒生气了
    :

    翌日。

    玄鸟马车停在乾坤学院门口,秋明月三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这就回来了?难道是知道解决不了瘟疫,弃权直接回来了?”

    “但是这玄鸟马车不是彩云城城主的座驾吗?怎么给了他们?”

    “可能是死缠烂打求来的吧。估计是彩云城城主为了赶紧送走三个祸患,把玄鸟马车给他们的。”

    三人一进来,就有人议论纷纷。

    总而言之,他们就不相信秋明月能解决瘟疫问题。

    药王遇夫子也是这么想的。

    秋明月这丫头的炼丹品级太低了,根本解决不了那么复杂的瘟疫。

    只是,御星晗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所以给了秋明月一个机会。

    御星晗这小子最阴了,遇夫子可不敢得罪他。

    秋明月踏入药王院的时候,遇夫子正抱着一只鸡在啃着。

    “回来了?解决不了是吧?没关系,你还年轻,知难而退就好了。跟着辛元洲好好学习基础知识,过几年就能赶上锦溪了。十年后,老夫肯定收你做徒弟。”遇夫子一边啃着鸡腿,一边道。

    秋明月将一封烫金书帖扔在了遇夫子的面前。

    这是彩云城城主的书信。

    遇夫子用脚丫子翻开,瞥了一眼书信上的内容。

    砰!

    他咬着的鸡腿掉在了地上。

    “你你你……”遇夫子惊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秋明月道:“你没看错,就是我解决了彩云城的瘟疫。我赢了,师父。”

    秋明月和南宫锦溪的比试,秋明月居然赢了!彩云城城主感念秋明月的恩情,以玄鸟马车送他们归来!

    这件事很快在乾坤学院传开。

    那些觉得南宫锦溪必赢、秋明月只是个炮灰的人被狠狠打了脸!

    秋明月,究竟是凭什么本事,以七品的修为赢了九品炼丹师南宫锦溪的?!

    这一度成为乾坤学院的学生们热议的话题。

    御兽院。

    “师父师父,师娘回来了。”御无双一阵风一样冲进了萧墨寒的房间。

    萧墨寒正盘腿修炼,黑发散落下来,并未挡住绝世容颜,他睁开眼睛,冷酷的眸眼里带上一丝温情。

    “回来了?”

    “是啊,师父,您知道谁赢了吗?师娘赢了!师娘真是太厉害了。师父,你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吗?”

    萧默寒面色淡淡的:“有什么奇怪的?”

    “师娘才七品啊,南宫锦溪已经九品了!”

    “这么点事就奇怪了?”

    “为什么?”御无双有些困惑,“师父,你难道给师娘留了什么后招?”

    萧墨寒轻笑一声:“因为是你师父看中的女人啊。”

    御无双:“……”小家伙被秀了一脸血,吃了满嘴的狗粮。

    秋明月拜见药王后,一出来就遇到一群人。

    是她的亲友团——

    魏胜、辛元洲、甄宝……

    甄宝红着脸:“明月,恭喜啊。”

    辛元洲欣慰道:“明月,你真是丙班的骄傲。以后跟着药王要好好修炼,争取成为玄沧大路第一炼丹师。”

    魏胜一脸惋惜:“看来我们纪律院是没这个福分了,你这个人才是轮不到我了。”

    秋明月接受亲友团的恭喜后,才去了御兽院。

    “你师父呢?”

    御无双挤眉弄脸,语气却坚决冷酷:“师父闭关了,师娘还是请回吧。”

    然后用嘴型道:“师父生气了,师娘快去安慰他。”

    秋明月走了过去。

    “师娘,您不能进去!师父说了不见您!您怎么能解开无双的禁制?师父会生气的!”御无双嘴里拦着,身体却很诚实,却将门推开了。

    秋明月对着他竖起大拇指。

    御无双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卖师父卖得毫无压力。

    房间里。

    萧默寒盘腿坐在那里。

    “默寒。”

    萧默寒睁开眼睛,冷笑一声:“哟,小丫头,你还记得有我这个人啊?”

    秋明月认真地看了他一眼:“不记得了,这位公子,你是谁啊?”

    萧默寒冷酷的眉眼转为震惊。

    这女人回来先去找其他人,最后才来看他,也就算了。

    现在居然说不知道他是谁!

    萧默寒心里愤怒而委屈,这小丫头敢做出这么无情的事,他就,他就……

    不理她!

    萧默寒直接转过身,背对着她打坐。

    秋明月走了过去,刚伸手要碰他,手腕突然被一股大力拉着,甩在了床上,下一瞬,男人就压到了她的身上。

    萧默寒捧着她的下巴,霸道的气息扑面而来,直接吻了上去。

    萧默寒吻得她神色迷离,漂亮的眸子里泛起了水光。

    秋明月被他吻得透不过气来。

    萧默寒离开她的唇。

    “小丫头,我是谁?”

    秋明月浑身发软,根本说不出话来。

    萧默寒又吻了上去,秋明月再次陷入了漩涡里。

    “小丫头,我是你男人,你要是再敢问刚刚的话,我就用另一种方法让你记住。”

    迷迷糊糊间,男人炙热的气息呼在她的耳边,像一只饥饿的野兽,很危险。

    秋明月本能地点了点头。

    三日后。

    南宫锦溪一行人才灰头土脸地回到了乾坤学院。

    “风风光光去,灰头土脸回,乾坤学院第一女神的位置是保不住了。”

    “连秋明月都比不过,真丢脸。”

    大家对着南宫锦溪指指点点。

    南宫锦溪面色苍白,羞愧地差点无地自容,凭着毅力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她不能倒下!

    她倒下了就彻底如了秋明月的愿了!

    “话说,你们小姐到底是怎么输给秋明月的?”有人甚至追到了南宫锦溪的院子门口。

    高姑姑心里闪过一个恶毒的念头,突然一笑:“谁叫我们小姐正直呢?辛辛苦苦炼药还不如人家往城主的床上一躺,这一下,功劳就成了别人的了。你们不是好奇御院长为什么喜欢秋明月吗?这是一个道理……”

    高姑姑的话引起了无数的遐想……

    “据说这次治疗瘟疫的丹药是锦溪小姐炼出来的,但是秋明月勾引了彩云城的城主,那城主就说锦溪小姐的没用,还说是秋明月炼的丹药救了人。”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御院长还喜欢她,真想让御院长看到她的真面目。”

    “锦溪小姐真可怜,辛辛苦苦的功劳就被人抢了,还失去了成为药王徒弟的机会。”

    “一想到御院长那样如谪仙一样的男人居然喜欢秋明月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我就觉得很气愤。不行,我们一定要去揭穿秋明月的真面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