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哀求秋明月
    :

    南宫锦溪的脸火辣辣的疼,但是却比不过心里的惊惶。

    什么叫她害了全彩云城的百姓?

    她明明是在救人!是整个彩云城的恩人才对!

    “独孤城主,你在说什么?”

    “你炼的丹药根本不能祛除瘟疫,反而使瘟虫发生了变异!秋明月说对了,整个彩云城都要完蛋了。我为什么那么愚蠢,不相信她,却相信了你!”独孤衡红着眼睛道。

    南宫锦溪是彩云城的罪人,他又何尝不是?!是他信错了人!

    “不可能的!我炼的丹药肯定没问题的!秋明月就是个废物,不可能赢了我的。”南宫锦溪摇头道。

    独孤衡不再理会她,而是道:“来人,把南宫锦溪关起来!停止炼丹,所有的丹药全部毁了。”

    “不能毁!你不能毁了我辛辛苦苦炼制的丹药!”南宫锦溪尖叫道。

    独孤衡一脚就踹倒了她的炼丹炉,紫色的丹药滚了一地。

    南宫锦溪爬在地上,四处去捡她的丹药。

    “这是毒、药,要人命的!”独孤衡道。

    她什么都听不到!

    这丹药才是治病的。

    秋明月说的不可能是真的。

    秋明月不可能赢了她的!

    独孤衡转身离去。

    “城主,不好了,隔离区里的人已经冲了出来了。”

    “城主,不好了,越来越多的人感染了瘟疫了。”

    “城主,不好了,染了瘟疫的人想冲出彩云城!”

    源源不断地坏消息传到了独孤衡的耳里。

    不好了,全是不好了!

    就没有一个好消息吗?

    独孤衡登上了城墙,看着整个彩云城笼罩一片血色里。

    瘟疫迅速蔓延,正常的人越来越少了。

    无数失去神志的百姓涌向城门处。

    砰!

    砰!

    他们用自己的身体奋力撞着,想要冲破城门,去寻找更新鲜的食物。

    “父亲,您已经十天没睡觉了,休息一下吧。”独孤衡之子独孤钰劝说道。

    独孤衡眼睛血红:“这让我怎么休息?等死了,就可以长眠了!”

    “父亲!”

    独孤衡的手狠狠地砸在城墙上,手上立即血肉模糊!

    “都是我!是我毁了彩云城啊!要是我不目地相信南宫锦溪,要是我再听听其他人的意见!”独孤衡的拳头改砸向自己的脸。

    砰!

    砰!

    一下又一下。

    “父亲,您再怎么惩罚自己,也改变不了当初的决定了!”独孤钰道。

    独孤衡终于停止了自残,是啊,改不了了……

    他就算是死了,又有什么颜面去见彩云城的百姓呢?

    “绝对不能让人冲出彩云城!要是挡不住了,就毁了整个彩云城吧。”独孤衡做了最后的决定。

    这时,突然传来一个好消息。

    “城主,秋明月没有死,派去刺杀她的侍卫全死了。”

    独孤衡听闻这个消息,猛地站了起来,血红的眼睛里有一丝希望。

    秋明月没有死,彩云城还有希望。

    独孤衡第一次觉得想杀的人没有死是上天的恩赐。

    “本城主一定要把秋明月找回来!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的!”

    秋明月一行三人正在返回乾坤学院的途中。

    他们一路游山玩水的,秋明月和紫歆玉一样,对什么都很好奇。

    “姐姐,我们不是要和南宫锦溪比试吗?现在怎么直接走了?”

    “当然要等着独孤衡来求我们回去啊。”

    秋云泽:“……姐姐,我们都被赶出来了,还被独孤衡追杀,他怎么可能来求我们?”

    紫歆玉作为秋明月的头号迷妹,拍了拍秋云泽的肩膀:“相信明月姐姐的话。”

    秋云泽:“傻子,姐姐肯定是在安慰我们。”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赢的可能性是没了。

    都这样了,姐姐还考虑他们的心情……

    秋云泽突然有些羡慕紫歆玉没心没肺的模样。

    三人在沿途的茶楼里休息。

    “听说了吗?彩云城爆发了更猛烈的瘟疫。那些感染了瘟疫的人像疯狗一样咬人,被咬的人也会变得跟疯狗一样。”

    “乾坤学院南宫锦溪的丹药根本治不了瘟疫!”

    “再这样下去,凤离国的国王肯定会下令毁了彩云城的。”

    “彩云城要毁了,就算是神仙下凡都没办法了。”

    秋云泽听得目瞪口呆,低落的心情瞬间变得欣喜。

    再看秋明月,气定神闲地喝着茶。

    “姐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原来你不是安慰我们啊……”

    “呵呵,把南宫锦溪奉为救世主,现在的结果狠狠打了他们的脸了吧。”

    秋明月这才抬眸:“快喝,要继续赶路了。”

    “秋小姐!”

    三人刚起身,整个茶楼被围住了,一个人从马车上连滚带爬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

    独孤衡早就没了城主的气度,欣喜地看着秋明月。

    “秋小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没死,独孤城主很失望吧?”秋明月嘲讽道。

    独孤城愧疚极了!

    独孤衡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自己的脸上:“秋小姐,我错了,大错特错,求秋小姐救救彩云城的百姓吧!”

    “如果我没记错,是你和你的百姓将我们赶出彩云城的吧。你们说我是疯子,根本不需要我救。”秋明月道,“还是让你们的南宫小姐去救吧。”

    扑通!

    昔日里高高在上的彩云城城主,竟然直接跪在了秋明月的面前。

    “秋小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秋小姐要怎么处置我都可以,只要秋小姐救救我的百姓。”

    砰砰砰!

    独孤衡用力磕着头,很快,他的头上就出血了,脸上满是鲜血。

    他的侍卫们也跪了下来,一群人朝着秋明月磕着头。

    这情景就有些壮观了,只见百余人全部跪着,朝着一个地方磕着头。

    为首的高高在上的彩云城城主独孤衡。

    独孤衡和他的精兵护卫居然朝着一个无名女子下跪!

    “你觉得你这样,我就会原谅你的识人不清吗?”秋明月不为所动,声音凉飕飕的。

    “秋小姐,只要你肯出手,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愿意给你当牛做马,做你的奴隶!”

    彩云城的城主要给一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做奴隶?

    “城主,这不可!”

    “城主,您不能这样?就这么个丫头……”

    “什么丫头?秋小姐可以救整个彩云城。为了彩云城的百姓,我什么都愿意做!”独孤衡厉声呵道。

    独孤衡跪着爬到了秋明月的面前:“秋小姐,我们现在就结契吧,我愿永世做你的奴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