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自食恶果
    :

    翌日,南宫锦溪将一百颗除瘟丹交给了独孤衡。

    “这一百颗就给病重的人先服下吧。”南宫锦溪道。

    独孤衡看着丹药,几乎痛哭流涕:“太好了。南宫小姐,辛苦了。”

    南宫锦溪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精神依旧矍铄:“这是我应该做的。我继续去炼丹了,独孤城主赶紧去救人吧。”

    南宫锦溪一点都不辛苦!

    一想到只要救活彩云城,她会名扬天下,并且成为药王的徒弟,还可能得到星晗的喜欢,南宫锦溪就觉得充满了斗志!

    秋明月,和我斗?到时,我荣宠加身,而你则变成一抔黃土,死在这异国他乡。

    彩云城的百姓按照病重程度被隔离。

    独孤衡从病重濒死区选了一百人左右,给他们服下了丹药。

    那些人知道有了解药,都懒吞虎咽地将丹药吞了下去,然后又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独孤衡静静地等着。

    “城主,怎么还没反应?难道昨天那个女子说的……”独孤衡的属下问道。

    独孤衡摆手,制止了他的话:“南宫小姐说了要等一个时辰左右。你跟在本城主这么多年了,怎么会相信一个疯子的疯言疯语?”

    那人露出惭愧的表情:“城主,属下愚钝了。南宫小姐的话才有可信度。”

    一个时辰后,那奄奄一息的人终于有了反应。

    他们动了,从地上爬了起来,似乎有些难以相信。

    “我好了?”

    “一点都不难受了,头也不痛了!是真的好了!”

    “谢谢城主大人,城主大人,您救了我们的命啊!”

    那些人争相爬到独孤衡的面前,朝他不停地磕头。

    独孤衡道:“你们该谢谢乾坤学院的南宫小姐,是她研制出的丹药治好了你们。”

    “谢谢城主!谢谢南宫小姐!”

    “两位都是活菩萨。”

    独孤衡看着这些濒死之人,陆续得救,压抑很久的心终于雨过天晴。

    百姓们终于得救了,终于可以解决这场瘟疫了,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他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南宫小姐确实是彩云城的活菩萨啊。”

    “那秋明月还想混淆视听,还好城主您明智。”

    “本城主要是被那样的废物骗了,是非不分,那不是白活了这么多年。”独孤衡冷哼一声。

    啊!

    一声痛苦的尖叫声!

    独孤衡身边的一个侍卫突然倒在地上。

    变故突生!

    只见刚刚还磕着头、满怀感激的人,瞬间就将侍卫扑倒了,在他喉咙上咬了一口,咬破血管,鲜血喷洒而出!

    血腥味刺激了其他人,刚刚恢复的人,全部像失了神智,朝着独孤衡身边的侍卫咬去。

    而被咬的侍卫,变成了感染瘟疫的百姓一样,开始攻击正常的侍卫!

    “保护城主!快保护城主!”

    “城主,快离开这里!”

    独孤衡被人护着离开隔离区。他身边的侍卫一个一个倒下去,短短的一条路,现在走的格外艰难。

    当独孤衡离开隔离区的时候,身边原本的五十个侍卫竟然只剩下五个人了!

    轰!

    轰!

    轰!

    门后无数人撞击着隔离区的大门,像是一只巨大的野兽,要破门而出!

    独孤衡在隔离区大门上加固了好几层灵力,大门没有晃动地那么厉害了。

    独孤衡将脸上的血液抹去,露出惨白的脸:“这究竟怎么回事?”

    “城主,瘟疫初期的表现就是神智不清,个别严重的会咬人。这些人吃下丹药后,恢复了瘟疫初期的表现,并且更可怕了。”

    独孤衡一下从云端摔到了地下,他以为彩云城得救了,他的百姓有救了,为什么转瞬就变成这样呢?

    独孤衡依旧有些难以相信:“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城主,南宫锦溪给的丹药有问题!”那人大声道。

    “不会的,南宫锦溪是乾坤学院派来的……”

    “如果没问题,您怎么解释刚刚发生的事?”

    独孤衡哑口无言。

    轰!

    轰!

    身后的撞击声越来越激烈!

    “城主,重症隔离区的病人突破隔离带进入一般隔离区了!”

    “城主,这些百姓像是疯了一样,见人就咬!”

    “城主,被咬的也疯了,疯子越来越多了!”

    不断有人向独孤衡汇报。

    独孤衡完全没了城主的威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黄泉草至烈,确实可以杀死瘟虫。但是,这也是暂时的。这反而会激发瘟虫的本能变异,让它成为更强大的变种。变种的攻击能力和传播能力都比原来的强,那时,彩云城是真的没救了。”

    ——“我提醒过的,到时候惹出祸端可别来求我。”

    独孤衡的脑海中闪过秋明月的话。

    难道那丫头说的是真的?

    怎么不是真的?

    这不就酿成大祸了?

    过不了多久,这些疯子就会冲出隔离区,疯狂肆虐,所有人都会变成这样的疯子。

    那时,别说彩云城了,整个凤离国都完蛋了。

    而自己,将成为千古罪人。

    “昨天那姑娘,秋明月,对,去把秋明月给本城主找来!”独孤衡对身边的人道。

    “城主,秋明月不是已经被我们杀了吗?”那人道。

    独孤衡脸上的表情彻底僵住了,他都做了什么呀?!他居然杀掉了唯一可能拯救彩云城的人。

    城主府。

    贵客房。

    百名七品炼丹师盘腿坐着,一起炼除瘟丹。

    南宫锦溪叫来了管家:“去把你们府里所有的仙灵果摘来,本小姐要炼制灵力丹,给炼丹师门补充灵力。”

    管家为难:“刚刚不是已经拿了一百颗来了吗?”

    仙灵果只有彩云城有,其中城主府的又是上上品。南宫锦溪垂涎许久,现在刚好借这个机会拿到手。

    “没有灵力,炼丹师们炼不出丹药,彩云城的百姓怎么办?”

    管家精明,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南宫锦溪炼一天丹,都要把城主府的东西搜刮完了,而且借口特别合理,他根本挑不出刺来。

    管家被怼地哑口无言。她毕竟是彩云城的恩人……

    管家准备往外走去,就被人拦住了。拦住他的正是独孤衡。

    “本城主来负责。”独孤衡沉着脸进来。

    南宫锦溪温婉笑道:“独孤城主,这些炼丹师辛辛苦苦炼制拯救彩云城百姓的丹药,费的是他们一点一点修炼起来的灵力,所以我想炼制一些灵力丹给他们……”

    “这丹药不用炼了。”

    南宫锦溪愣了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

    独孤衡一巴掌就甩在了这个之前被奉为女神的女人脸上:“南宫锦溪,你害死了整个彩云城的百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