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欺人太甚高姑姑
    :

    看着娇弱的小姑娘,力气竟特别大,她抵着,几个守卫合力都关不上。

    “姑娘,你是故意来捣乱的吧?”守卫凶神恶煞道。

    秋明月脸色更冷:“我是乾坤学院的人,我要进彩云城。”

    “呵呵,最近来了很多小门派的炼丹师把彩云城的瘟疫当作试炼,最后都死在里面。最后,那些门派的宗主你们几天别想混进去了。”

    “我要进彩云城。”秋明月冷声道。

    “我说姑娘……”

    守卫的声音戛然而止,只见秋明月手里拿着令牌,正是乾坤学院的令牌。

    守卫一惊,真是乾坤学院的人?

    守卫的态度立即转变了:“姑娘,小的刚刚有眼不识泰山……”

    南宫锦溪道:“我就说这位姑娘怎么面熟,我想起来了,这是刚入学的炼丹院的明月师妹。师妹,你们几个怎么跑来彩云城了……”

    南宫锦溪这话一出,守卫的恭敬立即消失了,看来不是乾坤学院派来,而是偷偷来玩的,即使是乾坤学院的学生,也是没什么本事的。

    但是,乾坤学院的面子总得给,就将他们放进了进去。

    一进城,只见面前满目疮痍,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雾气里,死亡笼罩着这座城市。

    秋明月给了秋云泽和紫歆玉各一颗避免传染瘟疫的丹药。

    轰!

    天空中传来轰鸣声,只见玄鸟拉着马车腾云而来,最终停在了城门处。一华服中年男子从上面走了下来,白玉冠,金丝腰带,气度非凡,该是这彩云城的城主独孤衡。

    独孤衡走到南宫锦溪的面前:“锦溪小姐,你来了。快请。”

    独孤衡以玄鸟马车来迎接南宫锦溪,这是迎客的最高规格。

    南宫锦溪一行人走上了马车。

    “明月师妹,你们没见识过什么叫瘟疫吧,就在这里四处看看吧。”

    马车绝尘而去。

    紫歆玉看着玄鸟马车从自己身边飞驰而过,不由得道:“她乘坐威风凛凛的灵兽马车,我们只能靠两条腿走路,这待遇差距真大。”

    秋云泽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笨,我们趁着走路的时候,可以观察一下瘟疫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等我们比南宫锦溪先炼出解决瘟疫的丹药,那才打脸。”

    秋明月的想法和秋云泽不谋而合。

    她的目标是赢了南宫锦溪,拜入药王门下。

    秋明月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四周。她闻到空气中浓烈的阴冷,街市冷清,尸体横盛,幸存者脸上挂着麻木的神情。城主虽然会派人定期清理尸体,但是却比不上死亡的速度。

    当走到城主府的时候,秋明月已经得出结论。

    这瘟疫很复杂,和自己上辈子见的瘟疫很像,那次瘟疫,几乎覆灭了一个国家。彩云城只是个开始,整个凤离国都很危险。

    紫歆玉和秋云泽已经开始敲门了。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出来。

    “我们是乾坤学院的人,要见城主。”

    “城主正在招待南宫小姐,没空招待你们。”管家说着,就要转身离去。

    “我要看你们对于这场瘟疫的记录,这样才有助于我炼出合适的丹药。”

    管家看着秋明月,冷笑一声:“就你?看个一百遍估计都炼不出来!南宫小姐来了,很快就要有解决瘟疫的丹药了。”

    砰!

    厚重的大门一下摔上了,将三人关在了门外。

    秋云泽憋了半晌,才冒出一句:“狗眼看人低!”

    紫歆玉的小脸皱了起来,看着秋明月:“明月姐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秋明月道:“看瘟疫的记录。”

    “但是我们连城主府的大门都进不去……”

    秋明月眨了眨眼,露出一个坏笑:“谁说进不去的?”

    秋明月带着紫歆玉和秋云泽走到了后门,身体一跃,就进入了城主府。

    三人穿行在城主府里,很快到了档案室外。

    三人闪身进去,迅速翻找起来。

    很快,就找到了这次瘟疫的记录。

    秋明月翻开记录,将上面的内容迅速浏览了一遍。她过目不忘,将内容全部记在了心里。

    三人离开了档案室,又潜进了一出上等客房。紫歆玉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还带了好多吃的。

    三人酒足饭饱之后,就躺在床上休息。

    翌日。

    南宫锦溪所居上等客房。

    南宫锦溪靠坐在卧榻上,一所居上等客房。她一边吃着彩云城的特色糕点,一边看着关于瘟疫的记录。

    “小姐,现在城里客栈和酒楼都关了,秋明月三人只能流落在街头,连吃的都没有,想想还有些可怜呢。”高姑姑道。

    高姑姑是七品炼丹师,这次也随行来伺候南宫锦溪了。

    南宫锦溪嘴角勾出一抹笑,将盘里的糕点全部倒在地上。

    “高姑姑,将这些捡起来,给明月师妹送去吧。同出一门,本小姐这个师姐总得照顾他们一下。”南宫锦溪道。

    高姑姑踩了两脚,才捡起来放盘子里:“小姐,这秋明月的炼丹等级本来就不如您,现在连城主的面都见不到,还看不到这瘟疫记录,您赢起来,还真是一点挑战性都没呢。”

    南宫锦溪嗤笑一声:“本小姐根本没将她放在眼里,本小姐只要炼制出解决的丹药就可以了。这次的瘟疫有些复杂……”

    “越复杂,越能显示小姐您的能力啊。小姐,您一定行的,奴婢去给秋明月送吃的了。”

    秋明月在彩云城里晃荡。

    “姐姐,这是什么?”

    秋明月手里拿着一个透明的瓶子,里面有黄豆大小的虫蠕动着。

    “瘟虫,导致这场瘟疫的原因,只要炼出杀死这些虫子的丹药,瘟疫就解除了。”秋明月道。

    “就是这小小的虫子让无数人丧命吗?”秋云泽不禁道。

    “明月小姐。”一人叫道。

    秋明月转头,就看到南宫锦溪身边的高姑姑走了过来。

    高姑姑手里拿着一个食盒:“明月小姐,这彩云城里没有食物,锦溪小姐怕你们饿到,就让我给你们带一些食物过来。”

    高姑姑看到他们有些诧异,这三人红光满面的样子,一点也不像被饿到了。

    高姑姑将食盒打开,放在地上,里面装着脏兮兮的碎糕点。

    高姑姑像招呼小狗一样招呼秋明月:“明月小姐,饿了就快来吃吧。”

    秋云泽怒道:“这脏兮兮的能吃吗?”

    高姑姑道:“哎,你怎么说话的?你知道现在彩云城的食物有多珍贵吗?多少人都吃不上饭?你居然嫌弃这食物脏?锦溪小姐一片好心就被你们当成了驴肝肺,真是太不识好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