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被药王拒绝
    :

    凌虚境。

    单清水就在里面闭关修炼。

    说是修炼,其实并没有进入修炼状态。单清水的目的不是修炼,而是等,等御星晗来请他。

    他虽闭关,外面的消息还是源源不断地涌到了他的耳里。

    “院长,昨天炼丹院共有二十个老师去向御院长恳求,请您出去主持大局。”

    “院长,今天炼丹院三百名学生联名上书,请求您继续担任炼丹院的院长。”

    “院长,御院长已经彻底意识到您的重要性了,这几天就会来请您了。”

    想到御星晗低声下气来请自己,单清水就觉得十分解气。

    “院长,御院长来了。”守境童子汇报道。

    单清水坐在石床上,双手搭在膝上,闭上眼睛,像是进入入定状态。

    一个时辰后,单清水才睁开眼睛:“御院长还在吗?”

    守境童子道:“在。”

    单清水不由得露出一个笑,御院长愿意等这么久,看来是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了。

    “请御院长进来吧。”

    很快,一身玄衣的男人走了进来,男人身形伟岸,面容冷峻,一靠近,一股强大的压迫气势扑面而来。

    单清水修炼五十载,修为到玄鬼境,在他面前,脸色依旧有些发白。

    “御院长。”

    “单院长。”御星晗开口,“单院长突然闭关,真叫本院措手不及,如今炼丹院上下乱成一团……”

    御星晗亲口承认炼丹院离不开他啊。

    单清水心中得意,面上没显露出半分:“御院长,本院被南宫锦溪所蒙骗,居然做出那么荒唐的事。本院愧对你,愧对乾坤学院。本院没有面目再做这个院长了……”

    单清水故意将话头停在这里,就是给御星晗一个挽留他的时机。

    御星晗沉吟片刻:“单院长既然觉得愧疚,想要潜心修炼,那本院允你辞去炼丹院院长之职吧。”

    单清水:“???”

    单清水一下愣了,这怎么跟他想得不一样?

    难道御星晗不该费尽口舌百般挽留他吗?

    “那您来……”

    “请你交出院长印信。”

    轰!

    一道惊雷在单清水的耳边炸开了!

    这炼丹院院长的位置代表的是权力和地位,要是没了,他会损失很多。

    单清水一下急了,顾不得面子了:“御院长,想来是我太冲动了,就算愧疚,也不该抛下炼丹院不管,如今炼丹院变成这样是我的责任。我会戴罪立功,努力管好炼丹院的。”

    御星晗道:“你心里不舒服影响了修炼,本院怎么好强人所难呢?”

    这就是当初单清水假意辞去炼丹院院长时的借口!

    单清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但是没有人能升任这个职位,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

    御星晗冷声道:“本院已经找到合适的接替你的人选了。”

    单清水浑身发冷:“谁?”

    “药王遇夫子。”

    单清水脸色惨白,久久不能言。

    完了。

    彻底完了。

    什么都没有了。

    他为什么要假意辞去炼丹院院长的职位?!

    他就像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跳了下去,再也爬不起来!

    御星晗直接转身离去。

    御兽院。

    “萧墨寒,你够狠。”秋明月朝着他竖起大拇指。

    萧墨寒面色无辜,上来搂住她:“我不过是满足他的愿望罢了,小丫头怎么说我狠呢?”

    秋明月觉得他这样子特别欠揍,不过就喜欢他这欠揍的样子:“单清水现在肯定毁得肠子都青了吧。”

    萧默寒的脸色冷了下去,身上带着一股王者气息:“伪君子罢了,这人留着,对乾坤学院也是个祸害。”

    遇夫子任乾坤学院炼丹院院长,一时间,止住了所有的流言。

    遇夫子,药王,神级炼丹师,也是玄沧大陆上第一位神级,一粒丹药可起死回生、千金难求。遇夫子达到的境界是很多炼丹师的终极追求。

    这样的大人物来做炼丹院的院长,谁还敢有异议?

    那些请求单清水继续担任院长的人瞬间都没了声息。

    这件事不仅不会损害乾坤学院的名声,还会吸引更多的人来。

    这件事落定后,学院里的人又有闲聊的心思了。

    “我还是想不通,御院长怎么会选择秋明月?锦溪小姐是有些问题,但是论才论貌,都比秋明月厉害啊。”

    “是啊,锦溪小姐是九级炼丹师,而秋明月,最多七级吧,两级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秋明月根本配不上御院长,我总觉得就像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哎,你们说,会不会是秋明月用了什么巫术迷惑了御院长?”

    “娘亲,她们说你是牛粪呢。”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

    刚刚议论纷纷的众人顿时噤声,一转头,就看到秋明月站在那里。

    秋明月漂亮的小脸上含着笑:“继续说啊,我也来听听。”

    那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本来还有些害怕的,见秋明月笑嘻嘻的样子,她们胆子大了一些。

    “我们说你配不上御院长呢,这不是事实吗?”

    秋明月从善如流:“我也觉得,所以御星晗向我求婚的时候,我不是没答应吗?”

    什么叫‘御院长求婚,她不答应’?!

    秋明月这句话气得那些人才能吐出一口血。

    秋明月说完就轻飘飘地走了。

    “娘亲,就这么放过她们?”

    秋明月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灵犀连忙将脑袋缩了回去,开始玩儿蛋。

    “啊,我身上好痒,这是怎么回事?”

    “天啊,你脸上好多红点。咦,我也好痒。”

    “镜子给我一下。啊!我的脸怎么变成这样了?”

    议论声变成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灵犀将脑袋缩得更加紧了。

    “我配不上萧默寒?”秋明月低声道,眼中闪过一道冷光。

    这种话,她还真不喜欢听了呢。

    但是,这又确实是真话。无论是摄政王,还是乾坤学院的院长,她现在的身份都配不上。

    这种感觉,很不好。

    秋明月想要变强,至少要先比南宫锦溪强。

    秋明月心念一动,转身就朝着炼丹院走去。

    “遇夫子院长,你要收徒吗?”

    遇夫子一身白衣,白眉白须,仙风道骨,要不是秋明月见过他的吃货模样,真的要被他骗了。

    老师和师父是不一样的概念,老师负责学生在学院期间的教学,而师父则是终身为师。

    秋明月想要快速超过南宫锦溪,就得找一个厉害的师父。

    玄沧大陆的炼丹师里,也只有遇夫子堪当她的师父了。

    遇夫子扫了秋明月一眼:“不要。”

    秋明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