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打脸南宫锦溪
    :

    御星晗醒了!

    南宫锦溪第一反应就是心虚,毕竟,婚约的事是她虚构出来的,星晗并没有说要娶她。

    她因为秋明月有了危机感,想要趁这个机会和星晗生米煮成熟饭,那时,全天下都知道他们成亲的事。而她也可以借口自己是为了救星晗的命才和他成亲的,星晗不仅不会怪她,还会感激她。

    南宫锦溪的计划很完美,唯一没算到的就是星晗会在这个时候醒来。

    “锦溪小姐说的果然没错,御院长的魂魄肯定被困在修炼秘境了。今天成亲,御院长不忍锦溪小姐受委屈,所以就冲破禁锢,醒来了。”

    “御院长对锦溪小姐确实一片真心啊,用时下年轻人的话来说,这就是‘爱的力量’啊。”

    “哈哈,瞧你的酸腐话,民间不是有个词叫‘冲喜’吗?我觉得锦溪小姐就是御院长的喜。”

    “是啊,御院长不忍心看着锦溪小姐和冷冰冰的衣袍成亲,所以决定亲身来做新郎了。”

    “今天真是来对了,居然可以一睹御院长的真颜。”

    大家议论纷纷道。

    是这样吗?

    星晗是因为怜惜她、爱她,所以才在这个时候醒来吗?

    南宫锦溪的心狂跳了起来,脸上露出一抹娇羞的神情,连忙整理了自己的凤冠和衣袍。因为这喜悦,她连对秋明月的恨意都消散了很多。

    “师父,这是我和星晗大喜的日子,还是不要杀生了,放她一次吧。”南宫锦溪道。

    单清水收回了手,而是用灵力形成了一条锁链,将秋明月捆了起来,就扔到了一边。

    秋明月的存在感一下就没了,刚刚的闹剧也被御星晗醒来的惊喜冲淡了。

    “御院长到!”

    随着这句话响起,所有人都不禁看向门口处。

    男人身上穿着玄色的锦缎长袍,袖口处是流云纹的滚边,腰间系着银色的腰带,身型高大伟岸,脸部的棱角分明,丹凤眼,高鼻梁,薄唇冷厉,象征薄情,眼眸里暗光涌动着,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冰冷气息,贵气和傲慢浑然天成。

    女人恋慕、男人羡慕的眼神,全部集中在男人的身上。

    这男人宛如天神一般,身上都是泛着银光的。

    御星晗从外面走了进来。

    南宫锦溪痴迷的眼光落在他身上。

    秋明月也看着他,在场的所有人中,秋明月的想法大概是最特别的。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这男人装得还挺像的。

    明明是嗜血冷酷如野兽一般的男人,非要装成优雅贵气的贵公子。

    御星晗走到了南宫锦溪的面前。

    “星晗哥哥……”南宫锦溪羞涩地叫了一声。

    御星晗没有理会她,而是看向单清水,声音低沉:“这是怎么回事?”

    单清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御院长,您醒了。今天是您成亲的日子,因为您一直未醒,我们担忧您的安全……”

    “本院知道了。”御星晗打断了他的话,“既然是成亲,那就继续啊,本院刚好醒来了。”

    南宫锦溪小脸激动得通红,差点落泪了。

    星晗真的要和她成亲!

    星晗果然是喜欢她的!

    她不会是在做梦吧?

    南宫锦溪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腿,一股锐痛传遍全身。太好了,不是做梦。

    南宫锦溪走到了他的面前:“星晗哥哥。”

    说着,就将自己手里的红绸另一头递到御星晗的手里。按照习俗,新娘和新郎各执红绸的一段,一起拜堂的。

    御星晗并不接,而是盯着她看着。

    南宫锦溪被看得小脸发烫:“星晗哥哥,怎么了?”

    御星晗道:“你是谁?”

    御星晗这话一出,一片哗然!

    年度大戏啊,婚礼上,新郎竟然不认识新娘!

    “星晗哥哥,我是锦溪啊。”

    御星晗依旧茫然:“锦溪是谁?”

    “南宫锦溪。”

    “还是不认识。”

    南宫锦溪脸上的欣喜僵住了。

    “御院长不会是刚醒来,失去记忆了吧?”有人低声道,“否则,怎么会连自己最爱的人都忘记了?”

    御星晗道:“本院没有失去记忆,这是单院长、擎院长,这些人本院都认识。本院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最爱的人。”御星晗的眼神扫过秋明月,最终定在南宫锦溪的身上,“但是,你是谁?”

    “星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上一次的溶洞秘境里,你还追着我……”

    御星晗像是终于想了起来:“你就是那个偷看本院洗澡,还偷走本院的腰带的流氓?因为你偷走了本院的腰带,所以本院才追着你。”

    四周仿佛响起一阵抽气声。

    女神瞬间变成女流氓!

    御院长真的不认识南宫锦溪?

    那南宫锦溪说的青梅竹马、暗生情愫都是她自己编的故事?

    这婚礼也是南宫锦溪自己设计的?御院长根本不喜欢她?

    真相蕴含的信息量太大,众人一时都反应不过来。

    南宫锦溪的脸面彻底挂不住了,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星晗,你跟我开玩笑的对吧?”

    “本院从来不开玩笑。”

    单清水也僵在那里:“那御院长您刚刚说婚礼继续的意思是?”

    “婚礼继续,但是不是和她成亲啊。”御星晗道。

    御星晗这话一出,在场未嫁的姑娘们都兴奋起来。

    御院长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

    要是能嫁给御院长,那真是,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已嫁的少妇们也蠢蠢欲动,要是御院长看上自己,她们肯定抛弃自己的夫君!

    御星晗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一挥手,就解开了她身上的绳索。

    “这位姑娘,你愿意嫁给本院吗?”

    御星晗的话如一道惊雷一般,炸在了每个人的心中。

    “天啊,我没听错吧,居然是秋明月,御院长居然向秋明月求婚!”

    之前,秋明月说御院长对她一见钟情,所有人都觉得她在做梦、在痴心妄想,但是这痴心妄想的事居然真的发生了!

    御院长居然向她们觉得最不可能的人求婚了!

    南宫锦溪当场晕了过去。

    单清水的脸面彻底挂不住了。

    乾坤学院的高层和老师们都沸腾了。

    但是,御星晗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直直看着面前的女人,等着她的答案。

    秋明月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不愿意。”

    不愿意?

    秋明月居然拒绝了御院长!

    这**一波比一波汹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