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御院长醒了!
    :

    整个乾坤学院张灯结彩。

    红绸满天,喜气洋洋。

    “锦溪小姐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药天才,五岁入师门,六岁就成为一品炼丹师,八岁进阶三品,十二岁六品,现在已经是九品炼丹师了。品级越往上越难,整个乾坤学院,除了单院长,哪里还有九品炼丹师?”

    “锦溪小姐不仅是练药天才,而且温婉娴雅,貌若天仙,天下女子加起来都不如她。也只有锦溪小姐配得上御院长了。”

    “是啊,所以这桩婚事真是天赐良缘。”

    “锦溪小姐和御院长生出的孩子,肯定是根骨齐佳的。看来玄沧大陆又要出一天才修士了。”

    乾坤学院上下,都在议论这场堪称旷古一绝的婚事。

    女人们提到的时候,只有羡慕,没有嫉妒。

    嫉妒什么呢?

    她们可没秋明月那样不自量力,还觉得御院长会看上自己。

    不自量力的下场就是死在锁妖塔里。

    两日后。

    宾客满堂。

    南宫锦溪头戴凤冠,身披霞帔,红衣衬得她面容美艳无双。

    南宫锦溪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的举手投足间都是仙气,一喜,如冰雪融化,一笑,顿时春暖花开。

    御院长昏迷在床上,自然不能亲临成亲现场,所以就用御院长穿过的衣袍代替新郎。

    南宫锦溪绝美的脸上闪耀着娇羞和幸福,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星晗的人了。契约成了,就算秋明月真的和星晗有肌肤之亲,那也是过去时了。

    南宫锦溪无父无母,自幼被单清水收养。

    单清水坐在高堂的位置上,他的脸上含着笑,十分开心。

    御院长就要成为他的女婿了,谁能不开心呢?

    礼仪开始!

    “一拜天地。”

    “慢着!”就在这时,一声突然响起。

    众人随着声音看去,就看到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秋明月!

    居然是秋明月!

    秋明月不是被打入锁妖塔了吗?她怎么可能安然无恙从锁妖塔离开,还悄无声息地来到婚礼现场?

    秋明月走了进来,直接在单清水的身边坐了下来。那里本来是属于高堂的位置的,秋明月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坐了下去!

    秋明月身上穿的也是红衣,九天霓凰,正是当初萧默寒送给她的那一套。

    红衣勾勒出她窈窕纤细、凹凸有致的身型,典雅、奢华,她的五官精致,小脸妩媚,竟是丝毫不属于南宫锦溪!

    先不管秋明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她明显就是来砸场子的!

    这场亲事至关重要,可不能被无关的人破坏了。

    单清水当机立断道:“来人,马上把这师门败类带下去!”

    转瞬,四个人就出现在了秋明月的面前。

    这四人是单清水护卫队里的人,修为都在玄力境五阶左右。

    “娘亲,硬碰硬,您不是他们的对手。”灵犀将脑袋从秋明月的怀里缩了出来。

    秋明月的手按在灵犀的脑袋上,将它按了下去。

    “今天是锦溪小姐和御院长成亲的日子,见刀刃不太吉利,秋明月,你还是乖乖跟我们走吧。”

    秋明月翘着二郎腿,从果盘里拈了一枚葡萄放在嘴里,被酸的小脸都扭曲了,将葡萄吐了过去,一把就吐在其中一人的脸上。

    “你!”

    “秋明月,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四人朝着秋明月发起攻击。

    “抱歉,本小姐什么酒都不喝。”

    秋明月的身影动了。

    轰!

    下一瞬,她刚刚坐过的椅子就变成了碎片。

    秋明月踩在了桌子上,抓住果盘,朝着那四人砸了过去。

    啪!

    果盘碎裂,果子落了一地!

    轰!

    秋明月刚刚站过的桌子又变成了碎片!

    四人的攻击越来越密集,秋明月一手抓住红绸,借住红绸的力,从众人的头顶飞过,躲过了四人的攻击。

    哗啦!

    挂着的红绸全部落在了地上!

    “秋明月,有本事别躲!”护卫大怒道。

    “你们没本事追到我,居然还叫我别躲。”秋明月冷嘲道。

    秋明月说的有道理啊,这四人居然连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宾客们纷纷想道。

    那几人更加大怒,攻击变得毫无章法。

    轰轰轰!

    砰砰砰!

    灵力球擦着秋明月的身体而过,全部朝着宾客而去。宾客面前的桌子全部碎裂,饭菜也撒了一地。

    秋明月又躲到了南宫锦溪的身后,左躲又躲,躲避之间,顺手扯下了南宫锦溪的凤冠。

    南宫锦溪一怒,手里的丹药飞了出去,秋明月一闪身,那丹药就落在宾客的脸上。

    砰!

    一声巨响,宾客的脸冒黑烟,头发也炸了开来。

    “新娘子怎么打人啊,以后谁敢来喝你的喜酒呀。”秋明月笑嘻嘻道。

    南宫锦溪气得差点忍不住杀人!

    一时间,整个亲事现场都乱糟糟的,桌椅碎了,果盘散了,红绸落了一地,宾客们狼狈,新娘子也衣裳不整。

    秋明月明显就是来捣乱的!

    “哎呀,我忘了说我是来干嘛的了,我是来抢亲的。御星晗,我要了。”秋明月站在唯一一张幸存的桌子上,居高临下对着众人道。

    “天啊,我没听错吧?她在说什么?”

    “她说御院长是她的。”

    “哈哈哈哈,这是我今年,不,从出生以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秋明月的疯病真是越来越严重了。”

    一时,嘲讽声四起。

    单清水脸色一冷,眼睛里满是怒气。

    “口出狂言!”

    他突然动了,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瞬间出现在秋明月的面前,强大的灵力朝着秋明月袭去,秋明月根本避之不及,生生挨了一下,身体狠狠地摔在墙上。

    秋明月慢慢地爬了起来。

    秋明月体内的灵气汹涌着,血气往上涌着。

    单清水突然靠近,手掐住她的脖子,只要稍稍用力,她的脖子就会断了,他就清扫了师门。

    “呵,就凭你,也想和御院长扯上关系?”

    “本院就看看你死了还会不会做梦!”单清水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意。

    恰在此时,御兽院的人突然来报:“两位院长,御院长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