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小丫头冒坏水
    :

    秋明月其实已经猜到了。

    这就是分身修炼术。

    修炼速度比同样天赋的人快一倍,这就解释了萧默寒为什么年纪轻轻,修为就已经深不可测的原因。

    秋明月盯着眼前的男人,这就是神秘莫测、倍受尊崇且连院长都不敢直呼其名的御星晗啊……

    嗯,秋明月伸出手,在他脸上捏了捏,手感很好。

    “御星晗和南宫锦溪的婚约是怎么回事?”秋明月抱臂问道。

    秋明月的眼睛微微眯起,眼神危险。仿佛萧默寒一个回答不慎,她就会家、暴。

    萧默寒沉默了一会儿:“南宫锦溪是谁?”

    洞室里。

    除了宫天河,每个人都从洞室里挑了一样自己喜欢的神器。

    他们在入锁妖塔的时候,绝对想不到,自己不仅安然无恙,还能有这样的奇遇,从锁妖塔里拿到珍贵的神器。

    萧默寒直接引着他们到了出口处。

    “我从锁妖塔里出来的消息还请大家先不要透露出去。”出去后,秋明月交代道。

    “单院长认定你有罪,知道你出来后,会觉得你竟敢逃脱处罚,罪上加罪,肯定会用更加严苛的方式处罚你。我们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的。”辛元洲道。

    魏胜道:“明月,你还是要想办法洗清自己的冤屈,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

    秋明月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两位老师别担心,我已经想到办法了,你们等着看戏就好了。”

    “姐姐,那你小心点。”

    “放心,我一定会安然无恙的。云泽,别贪玩了,赶紧回去修炼。”

    两厢道别,分道扬镳。

    ……

    锦溪园。

    月色明亮。

    俊美无双的男人怀里搂着漂亮的女人,走到了她的面前:“锦溪,这是本院的娘子,快叫嫂子。”

    那女人的脸赫然就是秋明月!

    南宫锦溪一下就从噩梦里惊醒了。

    从那一天,秋明月说自己和星晗有肌肤之亲开始,南宫锦溪就开始狂做噩梦。

    这噩梦太恶心了,秋明月那样恶心的臭虫,一次又一次地糟蹋星晗。

    南宫锦溪也有了危机感。

    她一定要想办法宣告自己的所有权,否则连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和她抢了……

    星晗是她的!谁都不能抢!

    虽然知道秋明月那个贱人肯定不能跟她抢,但是恶心啊。一块自己喜欢的肉,总有苍蝇来叮,恶心不恶心?

    南宫锦溪沉吟片刻,眼眸一道冷光,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南宫锦溪再也睡不着了,披衣起身,直接去找了单清水。

    ……

    清水院。

    单清水刚刚修炼完毕,并没有睡。

    “师父,打扰您休息了。”南宫锦溪满脸愧疚道,“徒儿实在有急事,请您见谅。”

    单清水打开门:“进来说吧。”

    南宫锦溪走了进去。

    “师父,我担心星晗。按照惯例,星晗早就该醒了,但是这都过去五六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确实有问题。”

    “师父,这几天,星晗其实一直入了我的梦。他说他的魂魄被困在修炼秘境里,让我去救他。”

    单清水脸色一变,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你进不了御院长的修炼秘境,修炼秘境只有道侣能进,除非……”

    “除非我和星晗成亲。”南宫锦溪道,“师父,为了星晗能醒来,我想和他成亲。”

    南宫锦溪眼里含着泪,楚楚可怜:“师父,我好担心星晗,这今天都担心得睡不着觉,要是星晗一直不醒来……”

    单清水沉吟片刻:“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明日,我召集所有的老师商议这件事。”

    翌日。

    两位院长和全院三十位老师齐聚乾坤堂。

    单清水将需要商议的事说了。

    “御院长的终身大事,毕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这不是决定不决定的问题,而是关系御院长的安全。而且,御院长自己也做了决定,否则怎么会一直入锦溪小姐的梦境呢?”殷长风立即道。

    他知道单清水是希望自己的得意门生嫁给御院长的,所以他这话讨好了单清水。

    “是啊,御院长已经向锦溪口头提亲了,这成亲是早晚的事,我们不过让这亲事提前一些。”单清水道。

    “单院长说的事,也只有锦溪小姐配得上御院长了。”

    众人纷纷道。

    “我觉得不妥。”其中有一个不一样的声音。

    当其他人发现是谁说这句话的时候,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辛老师,哪里不妥了,你是觉得你徒弟,那个秋什么月的,配得上御院长啊。”

    “难怪秋什么月疯疯癫癫的不知廉耻了,原来是你这个老师教出来的啊。”

    “锦溪小姐和秋明月,傻子都知道选谁,御院长不傻,反而绝顶聪明。所以,辛老师你还是别做梦了。”

    “辛老师进了一趟锁妖塔,命是保住了,但是人却傻了,哈哈哈。”

    辛元洲气得满脸通红。

    单清水也开口道:“辛老师,本院觉得有些话,你还是想想再说。”

    单清水其实早就做了决定,这商议只是走个形式而已。

    于是,这成亲的事就这么定下来,日子选在了两天后。

    御兽院。

    “我才不要南宫锦溪做我师娘!”御无双满脸羞愤,想往外跑,奈何小胳膊小腿都在别人手里,动弹不得。

    秋明月一捞,就把人捞进了怀里。

    小家伙的眼睛水润润的,脸颊绯红,全是委屈。

    “我不会让你师父娶南宫锦溪的。”

    “真的?”

    “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骗过你?”

    御无双这才冷静下来。

    御无双乖乖去睡觉。

    御无双一走,一人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房间里,从背后抱住了秋明月。

    “有你这样做师父的吗?把那么可爱的小徒弟弄得眼泪汪汪。”

    “这样才更能衬托出你这个师娘温柔体贴啊。”萧墨寒轻笑道。

    萧墨寒挑着她一缕头发:“小丫头,我都要被成亲了,你怎么一点不心急?”

    秋明月笑着道:“那我去抢亲?”

    将人直接打死多没意思,要将人捧得高高的,捧得和老天肩并肩,再狠狠摔下来,才有意思。

    秋明月的眼睛里闪耀着异样的光彩,像是酝酿着坏主意,虽然在笑,但是笑得很冷。

    萧墨寒看着都觉得自己背后有些发凉。

    小丫头冒坏水,有些人大概要倒大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