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本王大概就是御星晗
    :

    宫天河的话一出,其余人的脸色也都难看了起来。

    锁妖塔里本来就是九死一生,还遇上这么强劲的对手……

    一群人顿时失去了主心骨,难道他们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按照他指引的方向走。”秋明月道。

    宫天河愣了一下。

    “现在,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很被动,只有找到他,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秋明月坚定道,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意。

    谁敢挡住她的出路,杀!

    宫天河被她气势所感,点头道:“好!”

    丧气一扫而光,众人都打起精神来,就算是死,也不能等死!拼一把,万一能活呢?

    秋明月给每个人发了一粒抵抗瘴气的丹药,众人吃下后,跟在宫天河的后面,继续出发。

    瘴气越来越浓!

    瘴气之中,魔兽的身影隐隐绰绰的,这时要再遇上魔兽来袭,那就是雪上加霜了。

    好在那些魔兽只是路过,并没有袭击他们。

    一段时间后,他们走到一个洞穴面前。

    “他就在里面。”宫天河道。

    洞穴的大门是八卦阵的形状,八卦是天地阴阳五行之道,是阵法之源。

    秋明月盯着洞穴的门看了片刻,运起灵力,朝着大门袭去。

    砰!

    大门直接裂开了。

    秋明月迈腿就要往前走。

    “姐姐……”秋云泽拉住了秋明月的手臂,有些担忧。

    秋明月给了他一个安抚的表情:“跟在我身后。”

    秋明月一马当先地走了进去。

    一进山洞,瘴气就消失了。

    走了一段距离,突然豁然开朗,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洞室。

    洞室中央的八卦图案上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玄色的披风,帽子挡住了绝大部分的脸,只露出线条凌厉的下巴,他负手站在那里,身周萦绕着涌动的灵气以及冰冷的气息,骇得人下意识想要后退一步。

    压迫的气势、冰冷的气息,几乎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这人的修为至少是玄鬼境,甚至更高,最可怕的是,他的年纪绝对在二十出头!

    如果说之前,众人还觉得可以拼死一搏,杀出一条生路的话,在见到男人的瞬间,这种想法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因为不!可!能!

    这个男人太强了!

    就是让乾坤学院的两位院长来,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他。

    男人轻蔑地笑了一声:“谁先来?”

    谁先上,谁就是送死!

    “明月,这个时候一个一个上就是一个一个送死,我们不如一起上,还能有一点胜算。”宫天河在秋明月的耳边低声道。

    宫天河的话音刚落,他就觉得一股冷气扑面袭来。

    轰!

    宫天河的身体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墙上。

    谁都没看清男人是怎么出手的!

    “呵,那就一起死吧,省得本尊一个一个动手。”男人狂傲道。

    不过人家有狂妄的资本。

    辛元洲道:“等下我来绊住他,你们趁机赶紧走。等你们离开,我再追上来。”

    紫歆玉嗤笑一声:“老家伙,你这把老骨头两口就让人啃干净了,绊什么绊!”

    “你这逆徒!”

    “我年轻灵活,还是我来绊住他吧。”

    “紫歆玉,你连为师的话都不停了吗?”

    “你们两人都别争了,还是我来吧。”甄宝道。

    秋云泽更直接,直接朝着男人发起了攻击。

    秋明月连忙拉住了秋云泽,一摔,就将他和宫天河摔在一起,自己朝着男人走了过去。

    “姐姐!”

    “明月!”

    众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秋明月走了过去,没有用灵气,而是采取了最简单的攻击方式,一脚踹了过去。

    接下来,令人大跌眼镜的事发生了,那深不可测的男人竟硬生生地挨了秋明月一脚!

    他的反击方式也很奇怪——抓住了秋明月踹过来的脚,一拉,秋明月就跨坐在了他的腿上。

    旁观的六张脸都懵了。

    两人之间没有你死我活的战斗,反而有一丝若有似无的暧昧。

    “姐姐……”

    “明月……”

    众人对这一变化都很懵。

    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做?

    秋明月道:“这是我一个故人,他刚刚该是和我们开玩笑的。”

    开玩笑?!他们都快被吓死了好不?

    夺命的阎罗王变成了友方?

    不用打个你死我活了?

    众人花了一会儿消化了这个事实。

    秋明月推开了放在她腰上的手,站起身来。男人也起身,手却搭在她的腰上。

    这一下,众人便知道,这不仅是故人这么简单了,恐怕还是情郎吧。

    秋明月,居然有个这么深不可测的情郎。

    男人凑在秋明月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秋明月笑了:“诸位,跟我来吧。”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然后进入另外一个洞室。

    这洞室里都是各种各样的神器,琳琅满目,目不暇接。

    辛元洲和魏胜见识多一些,还有些克制。紫歆玉和秋云泽几人完全绷不住了。

    “这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头饰了,居然还是七品神器。”

    “师父,快来看啊,这可是神云药鼎!”

    单院长的本命药鼎就是神云药鼎啊!这对于辛元洲而言,完全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辛元洲忍不住走到药鼎面前,伸出手,想要摸一把。

    “我这故人说让大家在这里面挑一样自己喜欢的东西带走。”秋明月道。

    “这……这不太好吧。”

    “是啊,这样珍贵的东西,就这样不劳而获。”

    一直沉默的男人终于开口道:“你们为了明月可以不惧生死,这是我的谢礼。”

    秋明月也道:“客气什么,不拿白不拿,这个世界还惧怕变强吗?”

    秋明月这话一出,大家也就不客气了。

    秋明月和萧默寒站在洞穴的门口,那里有一方小天地。

    “乾坤秘境里有你制造的幻境,锁妖塔里你控制的阵法—萧默寒,你和乾坤学院、和御星晗,究竟是什么关系?”

    萧默寒道:“我大概就是御星晗。”

    秋明月:“……”

    萧默寒道:“从我记事以来,每隔两年,我就会进入长期入定修炼状态,那时,我的灵魂就会寄居在另一具身体上。我和御星晗,其实就是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