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最浪漫的事?
    :

    锁妖塔里。

    秋明月的处境和秋云泽想象的有些出入。

    四周白茫茫的一片,这瘴气是有毒的,秋明月一进来就服用了一颗清瘴丹,所以,除了空气难闻一些,这瘴气对秋明月并没有伤害。

    吼!吼!

    魔兽的轰鸣声此起彼伏。

    秋明月坐在那里,怀里抱着剑,方圆一里之内,四周都无魔兽。

    那些凶残的魔兽,看到秋明月,就像老鼠见了猫,夹着尾巴跑了。

    当然,更准确点说,不是秋明月,而是萧默寒。

    也有视力差、反应迟钝的巨型蠢魔兽,傻乎乎地走到了两人的面前。

    吼吼!

    好兴奋,找到美食了!

    巨型魔兽张开血盆大口准备一口吞了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美食好可怕,舌头要被冷气冻住了!

    吼吼吼!

    救命!

    下一瞬,它巨大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砰!

    巨型魔兽重重地砸在地上,四脚朝天,想要逃跑,但是根本翻不过来。

    救命救命!

    巨型魔兽四肢晃动了很久,才终于翻了过来,慌不择路地跑了。

    秋明月忍不住笑出声:“你这是欺负兽。”

    萧默寒笑得有些痞性:“自己送上门来的,不欺负白不欺负。”

    秋明月道:“无耻!”

    “难道小丫头不想看到我吗?”萧墨寒露出伤心的表情,“那我就走了。”

    萧墨寒往前走了两步,秋明月抱臂看着他。一点都没有挽留的意思……

    萧墨寒装不下去了,只能乖乖回来。

    秋明月挑眉:“怎么不走了?”

    萧默寒的手搭在她的的肩膀上:“我怕小丫头舍不得得我,等下我走了,一个人偷偷伤心。”

    秋明月不屑地笑了一声。

    ——当秋明月被扔进锁妖塔的时候,本来以为要面临一场血雨腥风,结果没走两步,那些魔兽都见鬼似的绕道走。秋明月一转身,就看到有一道身影跟着她……

    那个时候,秋明月开心极了。

    所以,萧默寒要是真走了,她肯定会伤心。

    但是,秋明月知道,萧默寒不会走的。

    她喜欢的人呀,她最了解了。

    秋明月看着乖乖走回来、一脸郁闷的萧墨寒,踮起脚尖,在他的下巴上亲了一下。

    萧墨寒脸上的冷气瞬间消散。

    “小丫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萧墨寒一手扣住秋明月的腰,两人的身体就腾空飞了起来。

    两人落在一座高塔之上,塔上点着灯笼,驱散了白茫茫的雾气。

    秋明月往下看去,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浓雾散开,远处的山林、小溪,近处的房屋,奔走的魔兽,尽收眼底。

    锁妖塔里便是一方小天地,危险之下藏着这样静谧的美景。

    良辰美景,适合表白。

    萧墨寒取出一本书,递给秋明月:“小丫头,看看。”

    萧墨寒一出手就是绝品神器,秋明月本来以为是什么修炼秘籍,结果看到封面上的“春宫秘史”四个字,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打开书,看见里面的内容,秋明月的脸当场就黑了。

    抬起头,看着萧墨寒一脸羞涩的表情,秋明月的气撒不出来,又觉得有些好笑。

    “小丫头,我想和你试试上面的姿势。”萧墨寒紧绷着脸部的肌肉,下颚的线条十分冷硬,俊朗无双的脸上无比认真,又有些紧张。

    秋明月:“……”

    萧墨寒的表情严肃,眼眸里暗光涌动着,似乎在期待她的答案。

    秋明月将手里的书砸了过去。

    纯情男人到老流氓的转变只需要短短几天时间!

    “姐姐!”

    秋明月突然听到叫声,低头看去,就看到塔下居然有很多熟悉的人!

    每个人都受了伤,鼻青脸肿、满身鲜血,但是秋明月还是一个一个认了出来!

    秋云泽、甄宝、辛元洲……

    他们为什么在这里?

    秋明月想到一个可能,心里暖烘烘的。

    秋云泽近乎狂喜地看着安然无恙的姐姐!

    秋云泽想要扑上去,又发现自己一身血污,所以硬生生地停住了脚步。

    秋明月走过去,抱住了他。

    “明月,你没事就好。”

    “我以为是来替你收尸呢。”

    “我就知道你命硬,没事!”

    “没事就好。”

    众人纷纷道。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欣喜。

    秋明月的鼻子酸酸的:“锁妖塔里这么危险,你们还进来……”

    辛元洲道:“人多力量大,我们这么多人总不能让你一个小姑娘被魔兽啃了啊。”

    紫歆玉笑得天真无邪:“是啊,到时就让辛老师挡在前面,他皮粗肉糙的,要啃好一会儿,我们就可以趁机逃跑了。”

    辛元洲怒道:“师门不幸,竟然出了你这样的逆徒!”

    这两人拌起嘴来,你一句我一句,没有杀气,反而很温暖,驱散了锁妖塔里的可怖。

    秋明月的目光扫过在场的人,将他们的名字记在心里,今日,他们可以为了自己不顾生死,来日,她定会涌泉相报。

    魏胜道:“锁妖塔里太危险,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

    辛元洲的面色也认真起来:“锁妖塔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法阵,进来容易,出去难。”

    宫天河不发一言,一直默默地看着秋明月,见她安然无恙,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

    “我修习过阵法,我来带路吧。”

    宫天河在前面带路,一行人跟在他的后面。

    宫家兼修阵术,宫天河又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所以他在阵法方面还是很厉害的。

    他在进来的时候,就发现锁妖塔其实是一个四级的阵法,他要破,很难,但是也不是不可能。

    宫天河很快算出了生路的方向。

    但是走了一段路后,宫天河突然顿住,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不对劲!”

    秋明月也觉得不对劲。

    “刚刚的瘴气都在消散了,现在突然浓了起来。”秋明月道。

    “是啊,这是因为刚算出的生路变成了死路。”宫天河道。

    “这阵法难道是在变化的?”秋明月有了一个猜想。

    阵法大乘者,会根据破阵者的破阵方式而自行调整,这种阵法最可怕。

    很快,秋明月就发现自己想多了,玄沧大陆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阵法。

    宫天河摇了摇头:“不是,是有个人在和我较量,他对于阵法的掌控远远在我之上。”

    宫天河觉得自己就像个傀儡,完全被玩弄于股掌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