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群疯子!
    :

    这话,南宫锦溪不敢告诉单清水。

    肯定是秋明月胡言乱语说中的,秋明月根本不可能认识星晗,更不可能和星晗有肌肤之亲。

    南宫锦溪的脸色突然变了,捂住自己的肚子,她觉得自己的丹田处一阵阵的刺疼。

    “锦溪,你怎么了?”单清水担忧道。

    南宫锦溪好面子,是绝对不会承认这是秋明月的攻击造成的,只能将这个闷亏硬生生吞下去,于是借口道:“可能要进阶了,灵气有些不稳。”

    “那好好休息,其他的事就不要管了,为师会处理的。”

    秋明月污蔑御院长、被关入锁妖塔的消息,迅速在乾坤学院传开来。

    秋云泽听闻,整个人都慌了:“我要去救姐姐。”

    说着就要冲出去。

    他还没出门,就被人拦住了。

    “锁妖塔是什么地方?里面到处弥漫着瘴气毒,还有各种变异的魔兽,以及被流放的穷凶极恶之徒,你确定你是去救人,而不是去送死的?”紫歆玉问道。

    秋云泽脑袋乱哄哄的:“那我能怎么办?是单院长下的命令,我连单院长的面都见不到。最多跟姐姐死在一块好了。”

    “傻子,用脑子啊。你见不到,可以去求其他人啊。”紫歆玉比着自己的脑袋道。

    秋云泽的理智渐渐回笼:“你是说……”

    “你姐姐现在可是辛元洲的得意门生,他会眼睁睁看着你姐姐死吗?”

    于是,秋云泽立即去找了辛元洲。

    紫歆玉担心他继续犯傻,也跟了上去。

    等到了辛元洲那里,就发现辛元洲和魏胜在一起。

    “辛老师,魏老师,求二位救救我姐姐吧。”秋云泽哀求道,说着就要朝着辛元洲跪下去。

    辛元洲连忙扶起了他:“我和魏老师正在商议这件事呢。”

    秋云泽有些感动,原来有这么多人都关心姐姐的生死啊。

    “魏老师,我们一起去求求院长吧。”辛元洲道。

    魏胜点头:“这件事不能拖,只能这样了。”

    辛元洲和魏胜带着秋云泽和紫歆玉出门,打算去清水院,又在清水院的门口遇上了被拦在门外的甄宝和宫天河,这一下有了六个人,队伍一下就强大了起来。

    “麻烦通报一下,我们有要事要见院长。”魏胜道。

    甄宝和宫天河两个新生还可以拦着,魏胜和辛元洲毕竟是多年的老师……

    “我进去通传一声。”

    通传的人很快回来:“单院长请几位进去。”

    魏胜和辛元洲走在最前面,带着几个学生进去。宫天河并没有进去,而是想到了什么,转身走了。

    单清水坐在首位,气势威严:“两位老师和几位同学找本院有什么事?”

    辛元洲性子急,直接道:“请院长放了秋明月,这丫头不懂事,冲撞了院长,还请院长不要和她计较。”

    魏胜也道:“院长,这有我管教不严的罪,请您将她交给我处置吧。”

    单清水的脸色冷了下去:“她不是冲撞了本院,而是侮辱御院长!如果你们是为他求情的,那就请回吧。”

    秋云泽急了:“院长,求求您放过我姐姐吧,姐姐犯了什么错,我愿意代她受过!”

    单清水直接甩袖走了。

    辛元洲和魏胜也上了单院长的免见名单。

    “单院长这一次,看来是执意要杀了秋明月啊,这丫头,可惜了。”魏胜道。

    辛元洲转身就走了。

    “喂,辛老师,你去哪里啊?”

    “锁妖塔!”

    秋云泽、甄宝、紫歆玉三人也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魏胜叹了一口气:“罢了,我这个管纪律的,也知法犯法一次吧。”说着,也跟了上去。

    他们一走,宫天河就和擎天破一起到了清水院。

    “单院长,有人求见。”

    “不见。”

    “清水,你连我都不见了吗?”擎天破走到了单清水的面前,道。

    单清水的表情缓和了一些:“天破,原来是你。”

    “我听说你将秋明月关进了锁妖塔?”擎天破道。

    “她胆大妄为,居然敢让人假扮御院长,被揭穿后,还出言侮辱……”单清水说着,就觉得肚子里一股火。

    “清水,你让秋明月进锁妖塔,是彻底断了她的生路。万一我们那天见到的真是御院长呢?我觉得还是留个余地好一些。”

    “我去御兽院看了,御院长根本没醒。一切都是秋明月的阴谋。”

    “那一天,我和他交手了,他的修为比我高很多……”擎天破隐隐觉得,那人就是御院长。

    “擎院长,你是怕乾坤学院受到那个人的报复吗?乾坤学院从来不胆小怕事。而且,这件事是我一人决定的,有人报复,我一个人扛。”单清水道。

    擎天破:“……”

    擎天破叹了一口气,只能离开。

    他走出清水院,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清水,我是怕你后悔啊。如果那日真的是御院长,你杀了他的女人,等他醒来,你该如何承受他的怒气?”

    ……

    白雾朦胧的瘴气塔中,一娇弱的小姑娘在里面独行着,魔兽的鸣叫声此起彼伏。

    一束光照亮了小姑娘的脸,上面全是惊悚和恐惧,漂亮的小脸吓得扭曲了。

    身后的脚步声络绎不绝,小姑娘朝前跌跌撞撞地跑着。

    她不知道的是,前方瘴气的掩盖下,一只巨大的魔兽正张开血盆大口等着她的到来……

    秋云泽脑补了这样的一幕,他姐虽然厉害,但是毕竟是个小姑娘,面对危险的瘴气和凶残的魔兽……

    锁妖塔外。

    秋云泽瞪着拦住他们的守卫,急得眼眶都红了,大吼道:“放我进去!”

    守卫有些无语:“不让你进去是为你好,从乾坤学院立校以来,还没人能从锁妖塔里活着出来的。”

    “我姐姐在里面,我要去救她。”秋云泽说着就朝里闯。

    “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人要找死,是拦都拦不住的。”

    守卫也懒得拦了,就给他让了一条路。秋云泽义无反顾地走了进去。

    “疯子。”守卫忍不住说了一句。

    守卫话音刚落,其余几人也走了进去,甚至包括乾坤学院的两位老师。

    守卫看着他们的背影,半天才冒出一句:“一群疯子!”

    现在流行送死都成群结队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