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谁吊打谁?
    :

    南宫锦溪的心狂跳不止!

    两人退了出去。

    单清水问道:“无双,这段时间,你师父可有醒来?”

    御无双摇了摇头:“没有。”

    单清水的脸色彻底冷了下去。

    秋明月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骗他!

    南宫锦溪和单清水离开了御兽院。

    一出御兽院,南宫锦溪道:“师父,秋明月居然敢让人假扮星晗,还骗过了您和擎院长。她这样胆大妄为,不仅侮辱了星晗,还不将您和擎院长放在眼里啊!”

    单清水的脸上满是怒气:“为师本来还挺欣赏秋明月的,还赏给她竹林小筑,没想到是个江湖骗子。为师绝对不能轻饶了她!锦溪,随为师去竹林小筑!”

    竹林小筑。

    “秋明月,出来。”

    单清水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威力十足,震得整个竹林小筑抖了一抖!

    “师父,秋明月不在,会不会是知道事情败露,畏罪潜逃了吧?”南宫锦溪不禁道。

    单清水浓眉一拧,这确实有可能,他运起灵力,朝着小筑袭去!

    单清水玄鬼境的修为,稍稍出手就可以让小筑碾成灰烬。

    砰!

    就在他的灵力要掀翻小筑的同时,一股力量与他的灵力相撞,将他的灵力完全化解了。

    单清水双手负在身后,盯着从里面走出来的秋明月。

    “秋明月,你竟然敢反抗师父!”南宫锦溪眼神里带着谴责,仿佛她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她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单清水冷哼一声。

    “这竹林小筑建得相当精致,想来是单院长的心血,我只是不想单院长毁了自己的心血。”秋明月道。

    “这般时候还一派花言巧语!”单清水气得胡子都跳了起来。

    秋明月挑了挑眉:“单院长,这般时候是什么时候呀?又是畏罪潜逃,又是什么不敢做的,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呀?”

    单清水的修为远在她之上,秋明月本来是不想树立这么强大的敌人的。

    但是现在,单清水明显认定了她有错,她说什么都是狡辩。

    秋明月不想树敌,但也绝非逆来顺受之人。

    “御院长根本就没醒,你让人假扮御院长!”

    “星晗自幼在乾坤学院长大,你入乾坤学院后,他一直在昏迷,所以他不可能认识你。就算他醒来,也不可能救你。”南宫锦溪道,“秋明月,你的计谋太拙劣了。”

    秋明月笑盈盈的,眉眼之间竟是多了一丝妩媚:“如果我说御星晗对我一见钟情呢?”

    单清水和南宫锦溪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其他弟子都一幅吞了苍蝇的样子。

    “这贱人在说什么?御院长对她一见钟情?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御院长喜欢的明明是锦溪小姐。”

    “她和锦溪小姐比起来,就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

    “这女人是疯了吧,胡说八道的。本来还觉得她挺厉害的,打赢了梦玄灵,没想到是个疯婆子。”

    污言秽语如弹珠似的砸在秋明月的耳里。

    秋明月浑不在意。

    秋明月看着南宫锦溪越生气,自己就越开心。

    南宫锦溪被气得不能维持优雅:“星晗不可能看上你这种下贱之人的。秋明月,你是没有男人,产生幻觉了吧。”

    和她口舌之争?呵!

    秋明月做出娇羞的样子:“御星晗不仅对我一见钟情,还和我有了肌肤之亲呢。”

    南宫锦溪气得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秋明月,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竟敢这样侮辱星晗!”

    “哎呀,你是在嫉妒我吗?御星晗的胸口上还有一颗痣呢,这些你都不知吧。”

    南宫锦溪气得直接拔剑,吼道:“秋明月,我杀了你!”

    电光火石间,秋明月的脑海中闪过很多思量。

    如果她和南宫锦溪单挑,自己有六成把握赢南宫锦溪,但是南宫锦溪身边有单清水,硬碰硬,她赢得可能性连一成都没有。

    所以,不能硬拼,只能智取,短短的时间里,秋明月就想到一个计谋……

    南宫锦溪愤怒之下的攻击毫无章法,秋明月躲过了致命一击,但是却承受了她的其他攻击。

    当然,秋明月不会任打,而是在自己身上形成一层保护罩。

    她看起来被打得凄惨无比,但是身上却一点疼都没有。

    南宫锦溪攻击她的时候,秋明月也在趁机攻击她。

    秋明月的攻击看起来很无力,实际上攻击的却是致命的地方——南宫锦溪的丹田。

    因为秋明月的刻意为之,这场打斗在其他人看起来,完全是南宫锦溪在吊打秋明月。

    实际上,南宫锦溪比秋明月伤重了很多。

    但是,南宫锦溪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比她弱的,所以不会向单清水求救。

    单清水见南宫锦溪吊打秋明月,当然不会出手,只会做一个旁观者。

    轰轰轰!

    砰砰砰!

    “啊!”

    “好疼!”

    这些哀嚎声全部是秋明月发出来的。

    “啧,没本事还敢胡说八道惹怒锦溪小姐,秋明月真是活该。”

    “是啊,这种人就是欠教训。锦溪小姐,打死她!”

    秋明月鼻青脸肿地蜷缩在地上,还是有一点骨气的,竟然扛住没求饶。

    南宫锦溪一脚一脚地踹在她的身上,踹得自己的脚生疼,都不肯停。

    气死了!

    气死她了!

    这贱人竟然敢污蔑调戏她心中的男神!

    “锦溪,别打了。”单清水出声阻止了南宫锦溪,“锦溪,她罪当诛,死了没关系,但是你杀了她,脏了自己的手就不值得了。”

    南宫锦溪这才停下了攻击,站在那里,气喘吁吁,如泼妇一般,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仙子了。

    秋明月本来对单清水还是有些尊重的,但是他今天的表现真叫自己刮目相看,不过一个道貌盎然的伪君子罢了。

    “将秋明月押入锁妖塔。”单清水下命令道。

    秋明月被带走后,单清水带着南宫锦溪回到了清水院。

    “锦溪,你冲动了,那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你动手。为师让她进锁妖塔,去和夜如绣作伴。夜如绣肯定不会‘亏待’她的。”单清水道。

    “师父,徒儿实在气不过,她用那样的话侮辱星晗。”

    南宫锦溪除了愤怒,其实还有一丝害怕。

    因为,星晗的胸膛上确实有一颗痣,那是她无意间看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