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秋明月在撒谎!
    :

    秋明月收回了手,一道寒光却从她指甲里钻了出去,进入画里。

    “你知道这画上的人是谁吗?”南宫锦溪问道。

    秋明月道:“和我一个故人长得像。”

    “你不可能有故人长得像他!这世上没有人会像他!他就是九天之上的谪仙,独一无二!”南宫锦溪冷声道,说完,放缓了声音,“师妹,这是星晗,御兽院的院长,也是我的未婚夫。”

    秋明月的眼睛微微眯起,挡住了眼睛里危险的光芒:“未婚夫?”

    南宫锦溪的语气变得无比温柔起来:“是啊,我六岁就被师父收养,拜入师门,遇到了星晗。星晗比我大几岁,对我很好,什么好的东西都会留给我。星晗自幼每隔两年就会昏迷一次。这一次昏迷前,我和星晗独处一夜,已经定下了婚约。”

    这个顶着和萧默寒一样脸的男人和南宫锦溪有了婚约啊。

    秋明月心里酸酸涩涩的,有些气闷,愤恨地瞪了画上的人一样。

    萧默寒,要是姑奶奶知道御星晗是你的分身,还敢和另一个女人订婚,姑奶奶就剁了你的命根子!

    秋明月愤恨地想着。

    “所以,星晗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师妹,我本来不想为难你的,但是你毁掉了星晗最宠爱的魔兽,我不做点什么,怎么能给星晗交代?”南宫锦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冷光。

    秋明月的眼神也冷了下去:“南宫小姐,御星晗在乾坤学院地位特殊,我杀了他的魔兽,你难道不好奇擎天破和单清水为什么这么轻易放了我吗?”

    两人眼神相碰,噼里啪啦,甚是激烈!

    是啊,秋明月杀了星晗的魔兽,两位院长为什么轻而易举放了她,还不追究她的问题?

    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我觉得南宫小姐还是问清缘由后,再来找我麻烦吧。”秋明月说完,直接转身离去。

    南宫锦溪站在那里,有些若有所思。

    啪啦!

    南宫锦溪转身,突然看到星晗的画像化作灰烬,落在了地上。

    星晗的画像!这是她一直珍藏,每天痴痴看着的画像!星晗昏迷后,自己一直看不到他的脸,只能凭借这幅画来想念他!

    刚刚只有秋明月来过,所以是肯定秋明月毁了星晗的画像。

    好大的胆子!

    南宫锦溪怒极!

    一想到长得和萧默寒一样人的画像,挂在一个女子的闺阁,被那女子日夜观摩和迷恋,秋明月就觉得很不舒服。

    她的心里酸酸涩涩的,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占据了她的心。

    所以她出手毁了那幅画像。

    萧默寒,只能是自己的。

    ……

    清水院。

    单清水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弟子站在门口,有些诧异。

    “锦溪,怎么这么早?”

    南宫锦溪朝着单清水行了一个礼:“师父,叨扰了。”

    单清水道:“你我师徒之间拘泥这个做什么?你我情同父女,为师还不知道你什么本性吗?锦溪,是有什么事吗?”

    南宫锦溪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师父,有急事。”

    单清水被她逗笑了,他这徒儿,也只有在自己面前会露出这么天真幼稚的一面。

    “说吧,什么事。”

    “师父,秋明月杀死了星晗的神级魔兽,你们怎么不杀了她,还放了她?”南宫锦溪一边替单清水捏着肩膀,一边问道。

    单清水有些迟疑:“这件事……”

    南宫锦溪更加肯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大事。

    “师父,事关星晗的事,我有权利知道。师父,告诉我嘛。”南宫锦溪撒娇道。

    单清水的面容变得严肃起来:“锦溪,你之前说御院长要娶你,是真的吗?”

    南宫锦溪的脸微微发红:“星晗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暗示了,星晗这次醒来,估计就会来提亲了。师父,您就是我爹,有星晗这样的女婿,您难道不开心吗?”

    “御院长与我和天破并列为乾坤学院的院长,但是御院长的身份,不是我们能比的,他可是……你要是能嫁给御院长,那真是天大的喜事。但是,锦溪,你不是问我们为什么不杀了秋明月吗?那是因为御院长醒了,还护着秋明月。”

    南宫锦溪脸色一变:“不可能的!星晗怎么会和那样低贱的人有瓜葛?师父,你将星晗的名字和秋明月放在一起提,都是对星晗的侮辱!”

    “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是这是我和天破亲眼看到的,由不得我们不信啊。而且,御院长就在这几天会醒来。”

    “师父,星晗自幼在乾坤学院长大,那秋明月来自大岳朝月城,两人根本没有交集,星晗怎么可能护着她?”

    南宫锦溪坚定一个想法,星晗不可能护着那样一个女人的!

    “但是那晚所见,确实是御院长啊……”

    “师父,眼见不一定为实,也许您看到的那个星晗是别人假扮的呢?”

    单清水沉吟片刻:“你这般说来,确实有些蹊跷,虽然是一模一样的长相,但是御院长冷傲如仙,气质冰冷,而那人浑身戾气,不像是一个人。”

    南宫锦溪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开了:“师父,要验证那究竟是真的星晗还是假的星晗很简单,只要去御兽院看看星晗是否醒来……”

    “如果真有人胆敢假扮御院长,那真是该死!走,立即随为师去御兽院!”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了御兽院。

    御兽院。

    御无双看着上门的一群人,还有些懵,他虽然不喜欢南宫锦溪,但是单清水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单伯伯,发生了什么事吗?”御无双疑惑道。

    单清水温和道:“无双,我们想看看御院长是不是醒了?按照惯例,他这几天就快醒来了。”

    御无双并没有拒绝的理由:“单伯伯,请。”

    等禁制打开,单清水和南宫锦溪走了进去,一进去,他们就压低了脚步声,生怕惊动了里面的人。

    寒冰床上,雾气缭绕,隐隐约约可见一道身影……

    短短的时间里,南宫锦溪浑身冒了一股冷汗,接下来转为狂喜!

    星晗果然没醒来!

    那女人果然在说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