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画像上的人很眼熟
    :

    咔嚓!

    这一次,保护罩裂开之后,秋明月并没有形成新的保护罩。

    妇人露出一个轻蔑的笑。

    没灵力了吧。

    就不信你一个人能敌得过我们几十人!

    聪明点就别白费了灵力,乖乖被巨型蝇咬一顿,反正又死不了!

    妇人一个眼神闪过,其他人都停止了攻击,站在一边,等着看好戏。

    嗡嗡嗡!

    巨型蝇疯狂地朝着秋明月叮去,形成一个巨大的黑球,将秋明月包裹在其中。

    这一下,秋明月每寸肌肤上都会留下巨型蝇的痕迹了吧。

    “高姑姑,快坐。”

    有眼力劲的人,立即给妇人端上了凳子,让她坐。

    高姑姑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准备看好戏。

    “高姑姑,看巨型蝇这么兴奋,秋明月究竟是有多脏啊。”

    “我还没见过被巨型蝇叮咬的人的样子,这一次,秋小姐让我们见识到了。”

    高姑姑脸上带着笑。

    她肯定会让秋明月“好好”去见小姐的,这就是惹小姐不开心的下场!

    轰!

    那密密麻麻的蝇虫突然落了一地。

    高姑姑脸上的笑凝固了,不禁站了起来。

    秋明月安然无恙地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笑,笑容却十分冷:“恐怕要令各位失望了,这些蝇虫还咬不到我。”

    高姑姑目瞪口呆:“秋明月,你做了什么?”

    秋明月撤去了保护罩,却同时用剧毒丹药形成一个毒气罩,所以巨型蝇靠近后,就变成了死的巨型蝇。

    当然,秋明月不会这么说。

    秋明月表情天真而无辜:“你说我身上臭,这些蝇虫大概是被臭死了吧?”

    这话,没毛病!

    气得那妇人几乎暴走!

    她本来想好好教训秋明月一顿,讨好一下锦溪小姐,没想到居然赔上了这么多巨型蝇,而对方却毫发无损,要是锦溪小姐知道了……

    “这些巨型蝇是锦溪小姐的宠物,你居然杀了它们!”高姑姑怒极,“都给我上,好好教训她,否则小姐那里没法交代!”

    高姑姑一声令下,所有的丫鬟都发起攻击。

    轰!

    秋明月躲。

    轰轰!

    攻击越来越快,秋明月夜躲得越来越快。

    一番攻击下来,丫鬟们都筋疲力竭,而秋明月居然安然无恙。

    秋明月出手了……

    她出手太快,丫鬟们只看到她出手,下一瞬,自己的肚子就挨了一拳,身体就飞了出去。

    砰砰砰!

    很快的,高姑姑的脚下就落了一群人,哀嚎声此起彼伏。

    高姑姑刚想起身,秋明月就握住了她的肩膀,笑眯眯的。

    咔嚓。

    高姑姑感觉自己的肩膀碎裂了,脸色瞬间白了,没了血色,疼得颤抖了起来。

    秋明月笑得天真,却如恶魔:“快走吧,要是让锦溪小姐久等了就不好了。”

    ……

    锦溪园,闺房。

    南宫锦溪正在弹琴,她的曲调优雅,绵远流长。

    一曲罢。

    “小姐,您的曲子弹得真好。”

    南宫锦溪含笑:“星晗最喜欢我弹这首曲子了。”

    “小姐,高姑姑在入口处放了巨型蝇迎接秋明月了。”

    南宫锦溪并不觉得意外。毕竟,她身边都是一群人精,她刚有想法,她们就会去做。

    “高姑姑又弄恶作剧,要是人家以为我们不欢迎她怎么办。”南宫锦溪道。

    这样的事被南宫锦溪轻易说成了恶作剧。

    “小姐,不会的。秋明月不会那么没修养吧,因为一个恶作剧就生气。不过,她是从朝月城那种小地方来的,没见识生气也正常。”

    南宫锦溪秀眉微微拧起:“那你去提醒一下高姑姑……”

    “奴婢这就去,小姐真是太善良了。”

    很快的,她去而复返:“小姐,秋明月来了。”

    南宫锦溪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我穿这身衣服见客是不是不太好?”

    侍女岂不知道她的心思,立即接道:“小姐,换一身好一些。”

    南宫锦溪在衣柜的一众衣服里挑来挑去,久久不能做决定。

    门外,秋明月站在那里,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这是南宫锦溪给她的第二个下马威。

    秋明月直接转身就走。

    高姑姑忍着肩膀的痛,追着她问道:“秋明月,你要去哪里!”

    “既然锦溪小姐没空,那我下次再来拜访。”

    闺房里。

    南宫锦溪靠在卧榻上,美目闭着。

    “小姐,秋明月走了。”

    南宫锦溪立即从卧榻上站了起来,推门出去。

    “秋师妹。”南宫锦溪叫了一声。

    秋明月这才停住离去的脚步,转身走了回来。

    秋明月看着南宫锦溪。

    南宫锦溪今天穿着白色的长裙,黑发用丝带束着,露出温婉、绝美的脸,长长的裙尾拖曳在地上,气质如仙。

    南宫锦溪向来是与众不同的,让人奇异的是,秋明月和她站在一起的时候,竟是丝毫不输于她,甚至……

    当然,这些感觉,南宫锦溪身边的人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

    她们甚至不敢往下想。

    这是秋明月和南宫锦溪两人第一次单独见面,烈日灼灼,但是两人之间的火药味更炙热。

    这是缘于女人之间的嫉妒心。

    南宫锦溪看到安然无恙的秋明月,略略有些吃惊。

    她讨厌秋明月,她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狼狈不堪的秋明月呢。

    高姑姑……

    南宫锦溪扫过高姑姑,高姑姑羞惭地垂下了脑袋,根本不敢去看南宫锦溪的脸色。

    南宫锦溪美眸微闪,这女人比她想象的厉害一点呢。

    但是那又如何?更厉害一点的臭虫,还是臭虫。

    南宫锦溪柔声道:“师妹,你来了。我刚在换衣服,耽搁了一些时间,让师妹久等了。”

    装谁不会?

    秋明月精巧的小脸上带着一丝笑,有些天真单纯的意味。

    南宫锦溪打量着她,难以想象,这样一个人,居然可以赢了梦玄灵和夜如绣。

    “师妹,进来坐吧。”

    秋明月跟着她进了屋,入眼的首先是一张画。画上的男人立于树下,玄衣如神,俊美无双,面上覆着银色的面具,脸部的轮廓和棱角十分眼熟……

    秋明月的眼睛微微眯起,眼眸里闪过一丝冷光。

    她抬起手,像是想要触摸那幅画。

    南宫锦溪直接抓住了她的手。

    “师妹,这不是你能碰的东西。”南宫锦溪冷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